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一章 同病相怜

第六十一章 同病相怜

  不仅宋斋的少主人吃惊我身上的白毛为什么不见了,因为现在的天气原因,我一直都穿的相当的厚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出现了什么变化。

  她拉着我的衣服,一只手放在我的肚子上,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奇怪,似乎是五味杂陈的感觉,口中一直在念叨着:“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我看着她,说实话,我非常理解他现在的感觉,正如我这个人一直以来都喜欢换位思考一样的,两个人,都得了绝症,自己快死了,结果对方却生龙活虎的,这种情况就算是谁遇到了都不会好受,或许是同病相怜的原因,我忽然看这个宋斋的少主人,也没有那么可怜了,甚至我比她要幸运的多,她爷爷给她很多的帮手,这不假,但是却没有陪她到任何地方,我身边就这么几个人,却一直可以跟我同生共死。

  “虽然我并不想跟你说太多的话,也跟你不是很熟,但是我还是要说,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你明白么?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白毛已经不见了。”我对宋斋的少主人说道。

  “龙,一定是那声龙吟,我明白了,我可算是明白了!”宋斋的少主人,像是要疯狂了一样。

  本来就是夜色之中,身边有一个女人状若疯狂的样子,显的这个夜都诡异了起来,搞的哥们儿全身起鸡皮疙瘩,我摁住她道:“我承认,很多东西就是你想的那样,可是咱们完全没有必要扮成一个女疯子吧?”

  “你可以这么说,我呢?!我呢?!”宋斋的少主人开始去拉开自己身上的拉链,脱掉自己的冲锋衣,里面是一个黑色的紧身保暖衣,她像是一个女疯子一样,一把把保暖衣给拉掉,我立马的就醉了。

  脱掉了上衣的她,脱掉了保暖衣之后,整个上身就只剩下一个黑色的文胸,出于男性的本能,我一眼就看到了每个男人都会想去看到的地方,不大,但是很挺拔,看起来就很结实,宋斋的少主人跟我身边儿的任何女人都不同,九两,小妖,包括我见识过的吴妙可,他们都很丰满,白皙,我都看过他们的胸膛,是那种让人看了就无法挪开的挺圆,白皙之中加上那一抹嫣红。

  可是宋斋少主人的完全不一样,她的肤色,本身就接近小麦色,一身黑色的文胸,更显的英气勃发,不得不承认,这是我见识过的,不包括石女在内的第四个,可是愣是让我没生出半点淫邪的念头。

  她指着自己道:“你看啊!你看啊!”

  好吧,我承认,我走神了,黑色的文胸不是重点,那盈盈一握小麦色的挺拔乳房也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女人,她从小腹开始,到那乳房之上,已经长满了白毛。很长,胳膊上的肌肤润滑,咋一看,还会误以为她穿了一个长毛的肚兜,给人的感觉非常的怪异。

  “这个,你爷爷那么厉害,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只能这么说道。

  她蹲在了地上,环抱着胸膛,这个动作,这个表情,加上我看到了她的半裸,可以说,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算是第一次把这个女人真正的当成了一个女人来看。我捡起地上的冲锋衣,披在她的身上,道:“穿上吧,凉。”

  我给她披上,她马上一把甩开,我继续披,她再一次甩开。

  “够了啊你,别人看到我们俩这样子,还他娘的以为我对你怎么样了呢,哥们儿口味还没那么重。”我对她说道。

  “就凭你?”她抬头斜了我一眼。

  “操,我好心好意安慰你,你竟然还来鄙视我,神经病,快穿上衣服。”我说道,说完,我要假装离开,哥们儿真的非常不习惯与忽然变成女人的这个宋斋少主人相处啊!

  我还没走两步呢,身后忽然响起了一句话,一句女人几乎带着哽咽的一句话:“林小凡你个废物到底哪点比我强?!”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这英气勃发的女人,正倔强的瞪着眼睛,双眼通红的看着我。她那一句话虽然说的难听,但是我还是尝试去理解她的感受,而且哥们儿有个烂毛病,就是死活不能见到女人掉眼泪,虽然这个女人,我也是第一次拿她当一个女人来看。

  “我没有任何地方比你强,你也别难过,总会有办法的,二叔也正在想办法,不是么?”我走到他身边,拿起那个冲锋衣,披在她身上,这一次,她没有拒绝,而是坐在雪地里,把头埋在膝盖上,我越劝,她越哭的稀里哗啦。一边哭一边对我说道:“从小我就知道有个你,我爷爷老是说我,为什么你是个丫头呢?他没明说,我就知道,其实从他的心里,我就输给了你一截,我知道你,你从出生到上学的所有资料我都知道,我知道你就是个屌丝,甚至你大学的女朋友我都知道,那个开始帕萨特从你身边抢走她的男人也是我的人,我看你像个小丑一样的从杭州混不下去跑回林家庄,你哪点比我强?就因为比我多长了一个鸡巴?”

  她这一句话说的我蛋疼心惊的,都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我的感受,最后张了张嘴巴道:“你冷静点,别忘了你的身份。”

  她从地上抓起一把雪,砸在了我的脸上,事实证明,生气的女人是不讲理智的,你跟她讲道理完全没用,甚至你连跟她生气的心都没有,她止住哭几乎是对我咆哮道:“我可以把一切做的好,就是不想让爷爷认为我输给了你,到现在,我自认为我的一切都比你强,可是为什么一切都是你的?昆仑龙胎是你的,鬼道掌门是你的,石女是你的,那颗种子也只能给你?!到现在,我们一起长了白毛,你却能好,我就要长满全身?!”

  我听完之后,根本就无法回答她这个问题,挠挠头道:“或许是真的,我比你多长了个那玩意儿?”

  可是转念一想她说的话,我操,她一激动,竟然暴漏了信息出来啊这是!马上就忘记了这还是一个伤心欲绝的小丫头,抓着她的肩膀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真当自己就心地善良,一切的狗屎运就都是你的?那是姑奶奶让给你的你知道不知道?!”宋斋少主人对我说道。说完,这女人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再一次抓了一把雪砸在我身上,骂道:“你给我滚!”

  “我操,这习惯不好,有话咱可以慢慢说,详细的说,什么昆仑龙胎是我的?鬼道掌门跟石女也是你让给我的?”我纳闷儿道。

  “你滚不滚!”她忽然歇斯底里的大叫了一声,搞的回音都出来了,这边儿离我们驻扎的营地并不远,我还真怕九两他们被声音给招了过来,马上举手道:“好,我滚,马上就滚,姑娘请自重。”

  我转身这次是真的想要回营地去,可是刚转身,我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阴森空气,气若游丝。

  “小凡。。。”

  我扭头看了看宋斋的少主人,道:“你搞什么飞机?”却刚好看到她拿着保暖衣往身上穿,看到我看她,她抓了一把雪再一次的砸在我身上,骂道:“你还看!”

  “我看你妹啊,你叫我干啥?”我怒道。

  “我什么时候叫你了?”她作势又要砸。

  话刚落音,马上这个声音再一次响起。

  “小凡。。。”

  我跟她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