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四章 二叔

第四十四章 二叔

  我们来的时候没有坐飞机火车,而是选择了自驾,就是为了我们来,别人不知道,可是现在大熊的一两句话就告诉我们,在我们之前,还有别的人进山,甚至还有一波,日本人,这让我跟胖子马上就响起了刘天峰的话,这件事儿的起源是日本人的一项绝密的计划,现在看到了日本人的身影,可以说是终于看到了,这意味着什么,我们俩心照不宣。

  不管咋说,这个大熊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儿马上水涨船高,并不是因为他告诉了我们了一个我们不知道的消息,而是说他的那句,当年他的爷爷曾经给一批军爷当过向导,我隐约着就琢磨,他口中的军爷,莫不成是我爷爷当年的队伍?

  我们用了一天的时间穿越了人流较多的景区,之后,就没有什么好路可以走,只能沿着当地山民走出来的小路,很多青苔,非常的难走,时不时的就要摔倒一下两下的,当天晚上,我们要休整,没有搭帐篷,而是在一个小白房子里面,用大熊的话来说,来神农架进深山,根本就不需要拿帐篷,因为之前的野人迷踪,吸引了很多人来,这其中不乏在这里建观察站的,只是后来大多遗弃了。

  我本来还担心这种深山里的建筑会被走过来的游客当成厕所,进去之后发现里面还很干净,大熊说,这里面有个规矩就是,谁在这里住,就负责在走的时候搞好这里的为生,甚至以前这里面还有被褥,给在山里的猎人们晚上休息用,这里面我们还真的见到了被褥,就是脏的可怕,最后,被垫在了地上,我们铺好了简易的床铺,就各自休息,睡觉之前,大熊跟我们说道:“几位老板,我是拿了你们的钱,今天这些就算了,明天才算是真正的进山,记住,大山里面有大山的规矩,从明天开始,很多事儿,你们得听我的。”

  “我明白,之前我进过山,这些都是小事儿,早点休息。”黑三这次却格外的开明,走了一天的路,体力上我们也是不小的消耗,吃了点东西,我就沉沉的睡去,可是半夜的时候,忽然被一阵阵的大叫声给吵醒,我一个咕噜翻了起来,发现我身边儿一个人都没了,出了门儿一看,发现大家都在外面,盯着远处的山林。

  “是熊,白化熊的声音。”大熊道。

  “不会吧,神农架这边儿的白化熊,不是说跟大熊貌似的,很温顺么?”黑三问他道。

  “温顺?我的这条腿,就是遇到这玩意儿的时候瘸的,山里的畜生,没有什么是绝对温顺的,不过,不应该,这里不应该会有熊才对啊。”大熊道。

  “是有人在跟他们干,你听,还有枪声。”胖子说道。

  “会不会是偷猎的人?熊掌那玩意儿挺值钱的。”我说道。

  “那几位老板,你们说我们是现在过去看看呢,还是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熊问我们,而我们这群人,又都不是什么善茬,一听这个,就都决定去看看,我们火速的收拾了装备,循着枪声和熊叫声往那边赶去,声音没有持续多久就断掉了,接下来的路,由大熊带着我们,等我们到了那里之后,发现了白化熊的尸体,三只,两大一小,这种熊是白色的,看起来很是可爱,搞的我一看到他们的浑身都是血迹的尸体,都有点不忍心。

  “不是偷猎的人,熊掌还在。”大熊对我们说道。

  “看来在我们之前的人,也没走多远,并且他们的装备,要比我们精良的多了,你看这弹壳,日本人来中国,现在可不是旧社会了,他们不可能有这武器,我估计这一批人马,是宋斋的人。”黑三说道。

  这时候我很自然而然的看了看那个刘望男,别说胖子看她不顺眼了,就连一开始都决定要同情这个失去母亲的小丫头,现在也都没了好感,我们来神农架,本应该是一个秘密的行动,可是竟然泄密了,而泄密的人,肯定只可能是她,难道说刘天峰把我们都耍了一遍,其实他对我们说的话,对每个人都说了?

  “妈的,我们现在是赶上他们,还是躲的远远的?!”刘望男似乎根本就不看我们,这搞的我更加的恼怒。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就当我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咯。”胖子说道,他说的轻松,对上宋斋的这群人,谁是螳螂谁是黄雀,这根本就说不清楚。

  最终我们也没去追现在肯定离我们不远的人,因为对上了,武器上的落后绝对不可能让我们讨到什么便宜,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何处落脚的问题,不可能走回头路去刚才的岗楼,现在这个点儿,搭帐篷的话睡不了一会儿就要起床也不是个事儿,就决定继续赶路,这时候那个刘望男的卫兵阿力对我们说道:“我虽然不懂你们到底跟谁做对,但是碰上了总是不好,我是侦察兵出身,现在去前面,算是帮你们探路,也省的跟他们遇上了麻烦。”

  这是最好的决定,他走之后,甚至还约定了,会隔一段时间,就在一棵树上画一个X符号做为标记,我们打着手电,在接下来的路上,没有遇到那种小白楼,也没有跟宋斋的人相遇,跟随着记号一路前进,现在看来,这个阿力倒成了我们的向导。

  第二天早上,我们竟然迎来了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比往年来的,着实是更早了一些,大熊满脸的愁容,进山,深山,下雪绝对是第一杀手。

  我意想不到的是,一晚上的相安无事,在第二天,我们要翻过这个山头的时候,看到了一群人,我马上大叫道:“卧倒,卧倒!”

  我们在已经泛黄,上面还有些积雪的草堆上趴了下来,看到前面有一支队伍,甚至那个队伍,看到了很多熟识的面孔,宋斋少主人,包括他身边儿的老头。

  “我操,小凡,你看,那不是你二叔么?!”胖子一指宋斋的队伍对我道。

  其实根本就不用他指,我刚才就看到了,二叔不仅在,甚至还走在他们队伍的最前面,像是一个领队,在二叔的身边儿,跟了一个穿着一身白袍的人,身形很小,看那并不灵活的走路姿态,我都可以想到这个人是谁——她是那个我现在想起来,唯一一个世界颠覆了都会跟我站在一起的石女。

  “林老二整什么名堂,怎么跟宋斋的人混在一起去了?”胖子道,说完,他看了看我,道:“我早就看他不对劲儿,原来他才是宋斋派过来最大的无间道?”

  我想要反驳,却有点无力,因为事实就在眼前。

  “不可能,可能是他有在利用宋斋的人,这谁知道呢?”黑三说道。

  我们就这样趴着,隐蔽着,看着他们一群荷枪实弹的人消失在我们的视野当中,在最后,二叔忽然回了一下头,往我们这边儿看了一眼,他这个动作,让宋斋的一群人都站定了一下,集体看向了我们这边儿。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我们几乎把身子贴在地上,以防被发现,我第一次感觉到,二叔给我带来的威胁,竟然这么强烈。他要真的变成了我们的敌人,那我真的是,连反抗的心都没有了。

  “不会的,石女不是对你忠心耿耿么?她可是也在那个队伍里呢,所以,你要相信他。”黑三对我说道。

  我们在原地趴了小半个小时,才敢站起来继续走,走到了刚才二叔站定看我们的地方,我回头实验了一下,想要确认一下,刚才从这边儿他们是否看到了我们,却发现什么也看不到,天然的掩体把我们遮挡的很好。

  那二叔刚才为什么忽然看了我们的方向一眼呢?

  “刚才他的忽然站定,是为了提醒你,他在这里给你留了字条。”黑三拿着一个东西递给我,道:“我就说要相信他。”

  黑三刚才在地上一直找着东西,这么小的一团纸球都被他发现,我接了过来,看了之后,直接吞到了嘴巴里。

  上面写的是:“小凡,你许愿后的诅咒,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