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五章 诅咒

第四十五章 诅咒

  这是我当下最怕的,也是最后悔的一件事儿,当时在看过二叔在墙边儿许愿,真的搞出来一个二奶奶之后,我好奇之下许的愿,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儿,这造就了我现在心里深处最大的两个秘密。

  第一个是我是谁,我到底是不是原来的我自己。

  第二个,是诅咒是什么,到底什么时候来。

  我身上的诅咒要来了,这几乎把我吓的惊慌失措,所以一口吞掉了那个字条,这个举动让他们几个看我的眼神儿都一下子变了,胖子更是要抠我的嘴巴让我吐出来,骂道:“林小凡,你这么做真的不厚道啊,你们叔侄俩说的什么话,不能让我们大伙儿看看?”

  “没没,二叔说,吃了这团纸,能成仙,没想到他竟然骗我。”我挣脱胖子说道,最后,他们也没有为难我,胖子甚至安静下来道:“我知道,你小子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原因,我不逼你,记住,有什么事儿跟大伙儿说,既然能不怕死的来这里,还能不替你扛事儿?”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继续赶路,接下来的过程中,诅咒没有来,我们也没有再遇到宋斋的队伍,一路上走的沉闷而平静,雪没有下大,但是小雪融化之后造成的泥泞只会让我们更难走,我们最后到达停下来的地方,是两面绝壁一样的山崖。

  大熊到这里之后,说要么他回去,要么就是他在这里等着我们,可以等我们一星期时间,看在北上的面子上,也不需要我们多加钱,一星期之后,如果我们还没有回来的话,他就一个人回去。

  “难道你到了重要的地方之后,就想要加钱了?”国宝就是那个军人问大熊道。

  “不是这样,因为我爷爷,当时就把那些军爷带到了这里,之后他没有进去,但是那些军爷,都没有出来,我爷爷告诉我,记住这条路,以后还会有人去,但是切记一点,只能带到这个地方,不能再进半步。”大熊道。

  他是真的不愿意去,一路上,我们已经见识到了太多这个山里人的忌讳,木桩不能坐,因为他说那是山神爷的脸,吃饭之前肯定要放一点在地上,这是祭奠山神爷,等等非常的小心,我们尝试了加钱,他不愿意,我们理解山里人对大山的敬畏,没有强求,留下了足够的食物,就往里面进发。

  从大熊的表现上来看,这里应该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可是,按照刘天峰的说法,很多神像和死人,这些都还没有见到,这让我们不得不去怀疑刘望男的梦境真实性,也就是在前面看到了二叔,不然,我都要怀疑,我们是跟着一个疯子在走路。

  这里是一个峡谷的,漏斗形的峡谷,两面石壁如同刀削斧劈,这样看来的话,峡谷像是要在那里,形成一个门,门后面,或许就是一个奇怪的世界。

  我们穿过了峡谷,穿过了门,刘望男这时候更是像是一个神经病一样的拿出了那个穿着红色衣服的人皮娃娃,抱在怀里,神色虔诚,搞得我们几个都不敢跟她走的太近。

  穿过了峡谷的那道门,我们马上再一次的卧倒,或者找掩体把自己藏起来,因为我再一次的看到了,宋斋的那群人,我在卧倒之后,心里一片的震惊,因为我看到了刘天峰口中的场景。

  这是还是一个漏斗,刚才我们走的是逐渐的缩小,现在,却是从漏斗口往前面走,两边是山壁,可是已经完全不同于刚才的两面光秃秃的绝壁,一侧,上面我们可以看到巨大的锁链,锁链上面缠着一个个的棺材,有木质的,甚至有青铜的,密密麻麻的,像是一个铁链和棺材制成的帘子挂在山壁上。

  而另一面,则是大神像,一个类似于龙门石窟一样的那种雕像结构,只是,这些不是大佛,更不是我见过的任何一种神祗,当然,我能认出来一个,那就是一个鬼面具的神像,开玩笑,哥们儿身为鬼道掌门人,这个东西都不知道也太说不过去了,这是土伯,我只能认出来一个,其他的,完全不认识,他们不是夜叉,不是那种一看就慈祥的神像,没有悲天悯人,我只是感觉,这些神像的眼神儿,似乎看着对面的棺材。

  对,就是这种感觉,他们更像是在看守那些棺材。

  此时,这个倒漏斗山谷里面,除了这个雕像跟棺材之外,还有人,那就是二叔,宋斋的少主人,包括那个穿着白袍的类似石女的人,他们站在山谷里,甚至还在那里搭建了几个帐篷。

  而他们另外的人,则变成了蜘蛛人,在山壁之上,挂了好多,可以说,他们那个主仆分明的队伍里,除了这几个貌似指挥的人,其他的,都攀上了山壁。

  他们个个手里拿着斧子,看到那些棺材能打开的就打开,不能打开的就劈开。

  “这是找什么东西呢?还有,黑老三,你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墓葬格局?岩葬?”胖子低声的问黑三道。

  “绝对不是,古人强调的一句话是什么,入土为安,就是棺材底,一定得接触地面,我看着,这倒像是埋的一个个的僵尸,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懂么?把棺材吊起来,明显是为了不让棺材接到地气儿!”黑三说道。

  “你说的倒是还有点道理,所以对面搞点神像,顺便镇着这些僵尸对么?”胖子道,说完,他自己都犯了个白眼儿,这个理由都无法说服自己。

  二叔他们,是在棺材里找东西,这是显而易见的,我们退出了那个山谷,在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暗影渣渣避开他们,然后,就轮流的去监视他们。

  棺材那么多,密密麻麻,一个个的翻找,似乎是一个大工程,他们做了长期驻扎的打算。而且看起来,进展似乎并不顺利。

  我这几天都闷闷不乐,因为我担心,诅咒快来了,看到二叔,我就想到这两个字儿。

  可是,并不是我害怕了,它就不来。

  这天晚上,轮到林二蛋跟黑三去值班盯着二叔他们的动静,而我跟九两,还有胖子在帐篷里休息,睡到半夜的时候,我惊醒了,可是我却没办法说话,没办法动。

  我穿着专业的雪山御寒衣,盖着被子,可是我却感觉到冷。冷的全身发抖。

  风,忽然变的很大,非常的大!可是九两和胖子似乎都在沉睡着一样,这样大的动静都不会醒来!我想咬破自己的舌尖,都无法去动一下牙齿。

  风吹开了帐篷,我看到黑暗之中,开始走过来一个人影,一个我在阿扎的山寨之中看到的那种人,那种浑身的皮被剥掉,血淋淋的人,它朝我走了过来。

  我无法动,无法叫,想晕过去都没有可能。

  他就这样走进了帐篷,拉开了我的被子,在我无法动弹之下,开始撕我的衣服,像是对一个无法反抗的少女一样,直到,他把我撕的全身赤裸。

  然后,他整个人都贴在了我的身上。

  那血液的粘稠感,和他身上的臭气与冰凉,接触着我的皮肤。

  他整个人在我身上不停的摩挲,像是猥亵,又像是,想要融进我的身体里。

  “二叔,你真的不来救我了么?”我在心里默念道。

  我不敢看,甚至都无法闭上眼睛,我甚至看到了他的瞳孔,他没有皮的五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我感觉,这张于我近在咫尺的脸,像是被剥皮了的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