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三章 抵达

第四十三章 抵达

  胖子的话,我是在清醒之后想明白的,当然,这有点先入为主的成分在里面,那个失踪的女人,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刘望男,第二个,则是刘望男梦境中的那个妹妹。

  而刚才胖子梦境中,变身为那个女人,说了一句话,救救我的女儿,求求你。

  救哪个,是胖子想了半天之后问出来的问题,是这个人偶一样的人皮娃娃,还是说救这个似乎陷入了梦魇之中的刘望男呢?

  超度失败了,这是很显然的,胖子为此非常的懊恼和不解,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也没有时间去进行第二次,因为在第二天,我们的车队就算是穿过了湖北大半个省,到达了神农架的林区,到了这里之后,更是不能得罪刘望男了,接下来的行动,完全要靠她了。

  神农架,顾名思义来说,肯定要跟那个尝遍了百草的神农联系到一起去,而当地也有传说,神农架,就是老百姓为了祭奠神农尝遍百草的功绩,把这一片茫茫的林海,称为“神农架。”

  我们到了之后,神农架林区,这其实是一个行政单位,一个以神农架命名的区,下面分为几个县,兴山,巴东,房县,看到了钱其琛先生题词的神农架三个字之后,我们算是彻底的到了这边儿,因为现在是冬季,所以来旅游的人并不是很多,到了这边儿之后,刘望男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就有一个看似黝黑的年轻人开着车来到了这边接到了我们。

  “有权真他娘的好啊。”胖子看着啧了啧嘴巴,我们之前到一个地方的话,都是直接去,而这一次,刘天峰似乎在这边儿给自己的女儿安排了很多东西,这个人,就是在此地接引我们的人,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林区之内的一个山村,神农架这边儿的风景的确好,重山叠嶂,看起来云雾缭绕的,这边旅游的人现在虽然不多,但是中国的人口基数这么大,也绝对不算少数,在路上,就看到了不少背着相机的旅游人士,当然,也有很多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带着小姑娘,最后,我们落脚的地方,是这个黝黑年轻人的家。

  “枫林旅馆。”这是这个家门前的简易招牌,这就属于旅游业的附加产业,当地的农民,特别是山脚下的农民,很多都在家里搞了家庭旅馆,倒是热水暖气都齐全,我们在一人洗了个热水澡,赶去了一路上的舟车劳顿,在各自的房间休整之后,吃了一顿异常丰盛的晚餐,之后,算是正儿八经的开了一个会。

  这个黝黑的男人,他的名字,起的挺有诗情画意,徐北上,说是他老爹老娘当年也做过一段时间的北漂,在去北京的路上生下了他,所以才有了这个名字,这个人是个退伍军人,以前想要跟刘天峰说一句话都难,这一次接到首长的电话,都差点要吓尿,所以一切安排的你叫一个尽心尽责。

  我们就这么坐着,说要制定计划的时候,徐北上出门带了一个人回来,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二赖子的翻版,秃顶头,还掉了俩大门牙,走路一瘸一拐的,徐北上介绍说道:“这个人,你们可以叫他徐大熊,这个时节,敢进山的人多,但是大小姐说的那个地方,敢进去的人不多,一场大雪下的,所有的人就都回不来了。”

  徐北上的一句话,让我们把目光看向了终于不穿超短裙的刘望男,我们到了这里的时候,只知道这里是神农架,完全不知道自己去哪里,而她则根本就没跟我们商量,就已经确定去了哪里,并且找了向导。

  “我说大小姐,你说,我们要去哪里,作为队友,你是不是应该在之前打个招呼的话比较妥当一点儿?”胖子看着刘望男说道。

  “我早前根据我的记忆,圈了个地图出来,甚至不知道这个记忆中的地点是否存在,怎么跟你说?万一没有,你会不会当我是傻逼?”刘望男说道。说完,她问徐北上道:“这大叔的长相我就不做评价了,问题是这腿,真没问题?”

  徐北上说道:“这大小姐您放心,大熊绝对是方圆十里之内最好的猎手,没有之一。”

  我们也没说什么,此次之行,刘望男是主角,一切都他来安排,接下来我们在这里逗留了一天,在这一天的时间里,采购了进山的装备,按照刘望男的回忆来说,她圈的地图,已经在林区的核心,那里的温度很低,并且我们还要预防大雪啥的,之后我们出发,一直到了车再也没办法开的地方,我们找了个地儿,把车停好,开始往神农架进发。

  一路上风景不错,可是一上午时间就足以让我们看腻,就只能闷头赶路,可是发现闷着头也不是个事儿,大家就找着话题聊天,刘望男越发的沉默寡言,跟我们格格不入,反倒是她的两个卫兵跟我们混的挺熟。

  后来得知,他们俩一个人叫阿力,一个人叫国宝,都是刘天峰队伍里的尖子兵,负责刘望男的安全,黑三眼尖,对我们偷偷的道:“这俩人装备带的可真齐全,背包里有啥看不出来,估摸着都得有手雷之类的,腰里,一人起码带了两把枪。”

  “你也别把她当外人,都是朋友,她带的多,我们也安全不是?别被胖子那家伙给传染了。”我说道。

  “你给老子滚蛋,现在你告诉胖爷我,接下来我们去哪里你知道不知道?她把你领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给你来个埋伏你就知道厉害了。”胖子说道,就在我们七聊八聊的时候,一直以来都不咋跟我们交流的徐大熊忽然说话,他说的普通话,带着很浓郁的本地口音,他问道:“这几位老板,你们这个时候进山,是要干啥呢?”

  黑三瞪了他一眼,道:“你们这行的规矩,是啥?”

  “不是,我带过进山倒斗儿的手艺人,可是也没人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山,再说了,几位老板的气质也不像,我就是好奇问问。”大熊被黑三一瞪,也有点不是滋味。

  “我们是进山,找野人的。”我不想气氛尴尬,就打了个圆场说道。

  “难道深山里,又出来野人了?我说呢,都消停好多年了,怎么最近不少人都要进深山。”大熊低声念叨了一声。

  “嘛情况?!”我一听这个打了一个激灵,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人进山?——这几乎是一种本能的警觉,因为我们这次来,一路上都在防备另外的人。

  “两拨吧,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两拨,说到这个你们也别怪大熊我吹牛,这一次,要不是北上是我本家兄弟,好说歹说的,我都不愿意带你们进山,这年头,谁愿意拿命换钱?第一波人找我的时候,我没答应,后来有第二波人,给的价钱高的我都眼馋,可是那时候我都答应了北上了,就没去,不过后来听说,他们也是要进深山里面,是不是你们说的这个地方,那就不知道了。”大熊道。

  “那你没带他们,那他们人呢?”这下,我更感觉奇怪了,马上问道。

  “找了别人,但是他们到不了那个地方,我能去,还是因为我爷爷,当年给一批军爷当过向导的,所以才知道这里,还有啊,几位老板,要是你们真的是为了野人的话,那可得抓紧,这东西是国宝,别落在小日本手里了。”大熊对我们说道。

  “啥?小日本?”我彻底震惊了。

  “对,第二波来找我的人,我听到他们说话,应该就是日语。”大熊说道。

  我们彼此对视,相对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