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二章 超度

第四十二章 超度

  这两件事儿,牵扯到最多的,就是胖子说的这几个词,但是如果把这几个词串起来的话,似乎跟我们要追寻的东西,总是有那么一点点的联系,不紧密,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所以我们在还没出发去神农架的时候,最先琢磨的就是,野人,这一切跟野人有关的东西,知道刘望男那边儿终于搞定,刘天峰这个两杠四星的虽然在京城并不能给我们太大的帮助,那也是相对而言,在之后,也正如九两的外公所说,我们没有被宋斋的人给骚扰,之后,我们两辆车出发,因为这边挤不下,九两就上了刘望男的车,车上,是两个卫兵。我其实挺好奇,这两个似乎都很牛逼的官二代,能不能擦出什么火花呢?

  要说这刘望男,非常的奇怪,我在最开始认识她的时候,她完全就是一个逗比的形象,从侧面上来看,其实还可以算的上事一个刁蛮任性可爱的孩子,可是现在看来,更像是一个神经病,她没有刚认识的时候那么多话,见到我们之后,似乎成了一个冷酷的公主,最主要的是,她明知道我们接下来是去探险,还搞了一个超短裙,加个肉色丝袜,上身穿了一个上露乳沟下露赌气的白色短袖,胖子看到之后说道:“看了那个故事,我真他娘的担心,这家伙到了神农架是勾引公野人去的。”

  当然,人家有人家的自由,我们也管不着,毕竟刘天峰那句话说的对,在接下来的路上,这个小丫头还会是我们的活地图,而我们的车在上了高速之后,也没有太多的交流,直接往湖北那边赶,路上休息的时候,我们跟其他的驴友一样的,搭帐篷睡觉,跟旅游也没什么两样儿,这样做,最主要的,还是为了躲避宋斋的跟踪,毕竟买票什么的话,太容易暴漏踪迹,因为这个,我们甚至在能不走高速的时候都不走。

  我们在有了两次休整之后,赶路很快,也就是在那次休整之后,九两死活不肯上刘望男的车了,我还以为这俩小公主一样的人在一起闹了什么矛盾,看九两的样子都非常的憔悴,似乎都没休息好。

  “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她欺负你了?”我一想那辆车里三个他们的人,就问九两道。

  “那倒没有,只是我自从坐了她的车之后,这几天,天天做噩梦,梦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女孩儿在死死的盯着我看,想醒又醒不过来。”九两皱眉说道。

  “红衣服的小女孩儿?”我跟胖子对视了一眼,这东西我们没对他们说,毕竟太过诡异,既然九两提起了,哦我们也没啥隐瞒,对他们说了这事儿,说完,九两的脸色就变了,道:“我说呢,我从来就没有见过那个孩子,可是她为什么看我的眼神儿那么怨毒呢?”

  “他娘的,那人皮娃娃就是邪性,这东西一看就是邪教的,可比古曼童要恐怖的多了,刘望男这小丫头说不定随身带着呢,要不这样,胖爷我把她给超度了,偷偷的来。”胖子说道。

  “能成么,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都到这里了,要不我去那辆车上?哥们儿身上有龙气,万邪不沾身,你上次亲眼所见,我摸到她,都把她吓的流了血泪。”我说道,因为我也感觉到那个人皮玩偶的不凡,不建议胖子轻举妄动。

  “啥事儿胖爷我没干过,这点,我还是有把握的。神农架那地方本身就邪性了,带着这么个娃娃,你不恶心?”胖子说道。而且他还是个说干就干的人,在路过一个镇上的时候,刚好看到个小土地庙,他还进去拿了点东西出来。

  当天晚上我们在休整的时候,胖子就行动了。

  而所谓的超度,现在基本上都是佛家和尚的事儿,在佛家的说法中,掌管这个的,是地藏王菩萨,想要超度亡灵,需要诵读《地藏菩萨本愿经》,这个非常简单实用,但是胖子自称紫府山的真人,他肯定不会用佛家的东西,而道家超度亡灵,所颂唱的是《度人经》,全名已经是《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来头甚大,相传是道教灵宝天尊所著,这天晚上大家都睡着的时候,我想拦着胖子,可是根本就拦不住。

  他在帐篷里,搞了个可乐瓶插上三支香,洗手洗脸,捏宝瓶印,开始颂唱度人经,胖子念了几遍,道:“这下可以了,我就不信,那个娃娃还有什么邪性。”

  我虽然不支持胖子这么做,超度有没有用不知道,这权当是自我安慰了,只感觉,这一晚上睡的要格外的香甜,可是半夜的时候,我被尿给憋醒,出去在帐篷外撒尿,刚掀开帐篷的莲子,我就看到在我们旁边的帐篷前,有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娃娃站在那里,我看过去的时候,她刚好也在看着我。

  我瞬间被吓出了一身的毛毛汗,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正如九两所说,这个娃娃,惨白的脸,加上一身红衣,看人的表情和眼神都非常的怨毒,我们俩就这么相互对视着,谁都没有动作,过了一会儿,她掀开了那个帐篷的帘子,走了进去。

  而我也不敢去撒尿了,赶紧回到了帐篷,心里却在大骂胖子不靠谱,不是他娘的已经超度了么?!

  我想要摇醒胖子,跟他说刚才我看到的事儿,可是叫了他几声,林二蛋跟黑三都被我叫醒了,胖子还睡的跟死猪一样,我打开手电一看,胖子满脸的冷汗,面色铁青,并且浑身颤抖着。

  撞邪了!我几乎是我的第一反应,我赶紧上前掐着胖子的人中,可是都快被我给掐破皮了,胖子都不会醒来,林二蛋打开了一瓶矿泉水,一下子浇在了胖子的脸上,这种天气这么凉,胖子打了一个哆嗦醒了过来。

  “刘胖子,胖爷?这下强奸不成反被日了吧?被那小丫头找麻烦了?”我嘲笑他道。

  林二蛋却拉着我,道;“别吭声,不对劲儿。你听,胖子在说什么。”

  我一看,醒来的胖子目光呆滞,嘴唇在一张一合,似乎真的在小声的念叨着什么,我凑过去,发现胖子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在这个夜里,我们这里最牛逼的高人撞邪了,一下子让我们六神无主了起来,现在我都想去找到刘望男,烧了她的那个娃娃,用脚趾想都知道,胖子的忽然中邪,肯定跟晚上超度那玩意儿不成有关。

  “这里除了胖子之外,就你一个懂这个,你看着办。”黑三道。

  “我?”我苦笑了一下,他们俩都看着我,显然是对我抱着希望的,我一咬牙,让我做事儿,肯定就是放血,别人做法事是用公鸡血,黑狗血,哥们儿直接放有龙气的人血。

  我直接一用力,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口老血混上口水,喷在了胖子的脸上,我这么做不是冲动,而是按照黑皮古书上来的,舌尖血,本身就是人体至阳之血。

  我喷完之后,胖子大声的打了一个喷嚏,在地上滚动了一下,醒转了过来,然后一个轱辘就从地上翻滚了起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操!”

  “你到底怎么了?”我问道。

  “妈的,欺负了小的,大的来教训我了!”胖子叫道。

  “刚才,我做梦,差点醒不过来,小凡啊,幸亏你机灵,来,血再给我一点,你的血简直是外出旅行居家必备啊!”胖子恬不知耻道。

  “别他娘的废话,你到底梦到啥了?”我问道。

  胖子皱眉道:“我梦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里面有一个镜子,胖爷我一走过去看,镜子里胖爷的脸,竟然变成了一个女人!就是刘望男那个失踪了十年的老娘!看到之后就算了,也不知道是梦里的问题,还是镜子的问题,我看到那张脸之后,差点就把自己当成了她了,那种感觉,心塞,别他娘的提了!”

  “那你刚才叫着,救救我的女儿,其实也是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女人叫出来的对吧?”我问胖子道。

  “我有这么叫?”胖子反问了我们几句。

  看到我们点头之后,胖子陷入了沉思,像是中邪了一样的不说话,我们几个苦等了一会儿,发现不知道他这次冥想什么时候是个头,干脆先睡觉,刚睡了一会儿,胖子忽然把我叫起来对我说道:“胖爷我想明白了,但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那个女人,在梦里借我的口表达的救救她女儿,到底说的救哪个?她可是有两个女儿的!”

  “恩?”我有点迷糊。

  “问题还在这个娃娃身上,胖爷保证。”胖子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