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一章 野人

第四十一章 野人

  这个老头,或许真的如同他自己所说,真的和我爷爷之间关系不错,起码对我,表现出了绝对的耐心,这也是第一次,似乎知道当年真相的人,在跟我说话的时候,可以说的如此的坦荡。

  “说的详细点,求您了。”我说道。

  “你坐下来说,不必在我面前这么拘谨。”老头对我摆了摆手道。说完,他继续说道:“其实,林老头跟宋老鬼最大的分歧,是对那件事情的处理上,林老头认为,他可以自己扛下来一切,而宋老鬼认为不行,所以才分道扬镳了。”

  “当年他们发现了一个秘密,可能是预示着一场灾难,一场令很多人恐慌的灾难,那些狗日的小日本儿在研究狗屁的无敌军队的时候,触发了某个诅咒,之后,宋老鬼活动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办什么事儿,总之是搞的乌烟瘴气,他想的是,当诅咒真的来的时候,一起扛着,这没错,但是总归,是没有林老头有担当的,我还记得当年他在跟一号首长保证的时候,说,多大JB事儿,我一人扛了。话糙的狠,但是听起来却是如此的激昂。”老头说道。

  “您可以再详细一点么?”我可怜巴巴的看着这个老头问道,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秘书朝我走了过来,道:“小伙子,十六分钟了。”

  “有这么快么?!”我有点抓狂,九两叫我来的时候我有点不想来,可是现在我又不舍得走了,我可怜巴巴的看着这个老人,想着能通融一点,谁知道他一摆手道:“走吧,我自愧不如林老么,他都没告诉你的这些事儿,我都不知道告诉你是对是错,听说你要去神农架,你要是能活着回来,老头子我要是还没死,告诉你也无妨。”

  他下了逐客令,我就不得不走,虽然不舍,但是今天我得到的东西已经够多,已经足够我消化很长一段时间,特别是我爷爷跟宋斋之间这种奇怪的关系,终于有了解答,为什么我爷爷暗中的布局,宋老鬼没有去阻止,我爷爷也跟宋老鬼亦敌亦友,而宋老鬼,自愧不如我爷爷。

  原来他们要对付的是一件事儿,只是处理办法的不同。但是蛋疼的就是,这像是一个坑,解开了这个坑,却来了更大的一个坑,我在出门儿上了九两的车之后都还在想。

  诅咒是什么?我爷爷说来需要来扛起诅咒,不会就是看似在我身上谋划了这么多年的我吧?

  我上了车之后,他们问我老爷子找我谈了什么话,我自然是如实相告,这些可都是接下来要跟我生死与共的朋友,没什么好隐瞒的,他们听完之后先是惊叹我爷爷真猛,其次就是看我,胖子更是道:“哪天把我逼急了,非得把你解剖了,看看你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是胖爷我看不穿的。”

  我们说笑了几句,气氛也就缓和了下来,黑三因为职业习惯的原因,去一个地方,必先研究当地的山川走势,风土传说,这是职业病,没救了,他买了很多神农架方面的书籍,甚至在酒店里,在网上也找了相当大的一部分资料出来,抛弃神农架本身的风景构成之外,这边流传最广,让最多的人耳熟能详的事儿,其实就是神农架的野人。

  黑三的资料,写的最多的,也就是这个,各种在那里发现野人的脚印啊,毛发,尸体的资料,但是无一例外,都是没有物证,很多人在那里发现了野人,并且猎杀到了,可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总是无法带样本回来,我开始还想,很多东西都是我等小民不知道,秘密研究的,后来问九两和黑三这俩相对上流圈子的人,他们对我说了一句话,我的印象最为深刻。

  “野人,绝对有,那些目击者,也绝对没有说谎,更真实的有人在那里打到了野人,但是带不出来,似乎冥冥之中有股力量的牵制,让那些尸体无法出神农架这个地方,他们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很多人都认为,这或许不是巧合,但是具体是什么,无从考证,或许我们这次之行,能揭开一个科学的谜团。”

  我们在翻资料的时候,胖子抱着一本书看的那叫一个津津有味,我夺过来一看,发现这是一个报告类型的杂志,是一个人,亲身经历的一个野人的事件,并且这个报告本身,似乎可信度很高。

  这一份报告,是两个故事,第一个故事,听起来比较滑稽,就是一个屌丝的猎人,四十多岁了没房子没老婆,靠喝酒度日,然后呢,有一段时间,他会在睡觉醒来的时候,发现一只女性特征非常明显的女野人睡在自己的身边,并且对自己做出勾引的动作。开始这个猎人很害怕,后来再这个母野人,多次的表达出自己的春心荡漾的时候。

  两个人,貌似跨越种族的,干柴烈火了。

  之后,像一个童话故事一样的,俩人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有了五个孩子,夭折了三个,剩下两个,存活着,当时的记者和专家到这个村落去采访的时候,这件事儿,得到了还未死去的猎人,和他的孩子,包括村民们的承认,这在他们那里不是秘密,那个女人,陪伴了猎人十几年,在大约人类年纪三十几岁的时候去世的。并且按照,人类的规格安葬了。

  当时的专家,认为这是一个研究野人重大的突破,他们最先想的,是打开那个已经下葬的棺材,看是否能取得野人的毛发,骨骼之类的东西,遭到了拒绝,但是他们暗地里,进行了这件事儿,偷偷的掘开了这个野人的坟。

  挖出了棺材,可是在打开这个棺材之后,里面空空如也。——当时他们的理解为,为了防止他们几个的暗地里活动,猎人和他的儿子,已经提前转移了尸体。

  他们退而求其次的,想用工作和城市的生活,骗那两个孩子跟他们回来进行研究,可是他们不肯,后来,猎人,包括幸存的两个孩子在内,全部离奇的消失。

  这个队伍最终带了点在他们家中采集到的毛发回来,可是这些毛发,却在路上的时候,被一场诡异的大火给烧没了,

  这是第一件事儿,听起来更像是一个传说中的故事一样。

  但是第二件,则显的诡异。

  当年神农架野人在炒的沸沸扬扬的时候,无数支考察队进入了神农架无功而返,有一支队伍,在一个神庙里,发现了一个供奉的,野人的尸体。

  这是一个当时的考察队无法理解的宗教,当他们亲眼看到,在这个神庙里供奉的,是一只不朽的野人的时候,和里面的修行者们协商,不管是以什么名义,这群神秘的修行者都不愿意把这个“神像”交给考察队。

  供奉的一个野人,在这些修行者眼中,这是一个神,因为他们亲身经历,亲眼见识了种种的神迹,当时考察队的人问,这个野人的尸体是从哪里来的。

  一个住着神灵的地方,那群修行者回答,他们说,这个野人,是神对他们的馈赠。

  而当时问他们,他们信丰的神是谁的时候,他们回答说,是掌管一切的主神,土伯。

  后来,这群考察队的人无所不用其极的偷出了这个他们信奉的神像,因为有了之前的很多队伍的经验,他们把这个神像,用一个铁箱子装了起来,外面上了十几把锁,并且做好一切的防盗,防火的措施,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安全的把这个铁箱子带回了成立,准备进行研究填补科学空白的时候。

  打开铁箱子,外面的锁,和这个箱子本身,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是里面,却已经空空如也了。

  杂志最后的结论是,当时的领导,当这一批人疯了,但是这件事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看完了这两件事儿,胖子问我们道:“你当胖爷我是在看黄书啊?你们看完,有没有感觉到很奇怪?冥冥之中的力量,神,土伯,一个居住着神的地方?你们能想到什么?”

  我们看着他,他能想到的,我们都想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