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九章 刘望男

第三十九章 刘望男

  接下来的事儿,就异常的诡异和匪夷所思起来,也就是在之后的交谈之中,我们知道这个人叫刘天峰,而他的这个刁蛮任性的女儿,叫做刘望男,在最初的时候,谁家里不希望男丁呢,所以才有了这个名字。刘天峰失踪的夫人,名字叫王久红,也是有着红色背景的女人,久红。

  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刘望男。这些话,都是刘天峰亲口所说。在王久红最初失踪的岁月里,他还会去找人去寻找,可是三个月,六个月,乃至这个十年的过程中,一个消失了十年的人,总会让人去放弃寻找的欲望,除非有百分百的证据证明这个失踪的人还活着,而刘望男,则是这个证据。

  她可以证明,那个失踪的女人还活着,而证明的方式,是梦境,或许这是一种奇怪的逻辑,刘望男从她母亲失踪开始,特别是三个月后,就跟她的母亲在联系,交流着,这是刘天峰在无意之中发现的。

  他在半夜路过女儿的房间的时候,梦到女儿在说梦话,跟一个人进行着交流,时而哭泣,时而大笑,说话之中充满了喜怒哀乐,他在最开始发现的时候,以为当时才十岁的女儿是因为太过思念自己的母亲,所以有了梦境。所以更加去尝试着关心自己的女儿。可是他发现,他无法去组织这一切,梦境还会在每天晚上,准时的找到他的女儿。

  或许这是病,刘天峰在当时这么想到,于是去带着很小的女儿去看医生,吃一些精神方面的药物,接受一些治疗,甚至还请了法师,在家里做法什么的。

  都没用,刘望男还会在每天晚上跟自己的老娘准时的交流,聊天的内容,就是拉家常,有时候,则是母亲在一个神秘的地方玩耍的样子,比如说,她会在睡觉的时候忽然闭着眼睛说大叫一声:“妈妈,有条蛇!”

  可是当时的环境,则是刘天峰在他的旁边。

  治疗无聊,请来风水高人也无法解掉这个局,而且女儿非常排斥抗拒治疗,让刘天峰在后来不得不去放弃,但是到目前为止来说,他还是当女儿的病,是一种病,类似梦游症,是因为思念自己的母亲心切,所以得的一种奇怪的病症。

  直到,在王久红失踪了七八个月后,当时为了照顾好女儿的刘天峰已经和女儿一个房间睡觉。

  “妈妈加油,挺住!”刘望男忽然站起来说道,当时她紧紧的抓着床单,整个人满身的冷汗。

  就这一句话,她叫了很久,直到后来,她忽然高兴的叫了一句:“妈妈,是妹妹诶。”然后,睡梦中的她才算是安静了下来,并且很高兴的叫着:“我当姐姐了,我当姐姐了。”

  当时这个孩子才十岁,什么都不懂的屁年纪,就是这天晚上的事儿,让刘天峰动摇了,如果按照当时王久红走的时候,怀有两三个月的身孕的话,那么,在她失踪了七八月之后,正是分娩的时候。

  十岁的小丫头,如果是假的的话,她起码要知道十月怀胎。

  当时,她在梦里,见识到了她母亲的分娩,并且确认,妈妈生的是一个女儿。刘天峰其实也担心,走掉的王久红身孕问题,所以,第二天,他也算是在好奇之下,询问了刘望男整个过程。

  而这个过程,十岁的刘望男,可以详细的复述出来,包括给小孩子剪脐带,等等她不可能知道的细节,她都可以形象的描述出来,也就是这天,刘天峰跟刘望男有了一次跨越年纪的交流,他问她,这么长时间的梦里,到底看到了什么。

  她说,那个地方有很多石像,有很多的死人,各种各样的,但是不可怕,妈妈说,没必要去害怕他们,那边还有个花园,妈妈每天,都会带她在那个花园里玩。

  “那你妈妈有没有告诉你什么?”刘天峰问她道。

  “妈妈说,等孩子生下来,就去里面去,她说她已经知道了里面的真相,就等去解开了。”

  有很多神像,有很多死人,这些都是刘望男不知道,也算是档案之中的内容,可是刘望男却说个八九不离十,那时候的刘天峰彻底的动摇了,他已经开始,相信在冥冥之中,或许真的有这么一种力量的存在。

  他开始继续奔走,想要继续探寻整个事件的真相,谁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会好奇,可是这时候,他却收到了警告,差点因为丢掉了仕途,圈子决定眼光,我们看他已经是极其厉害的存在,而靠着五分父辈的余荫三分打拼两分运气走到今天的刘天峰,自己知道自己的斤两,当时是有个绝对重量级的人物直接给他了一句话,那边儿的事儿,再去追寻一下,直接滚蛋。

  他就真的消停了,起码,他也无法在明面上做很多事儿。

  直到离刘望男的母亲王久红分娩一个多月后,那天晚上,刘望男忽然大哭了起来,哭的撕心裂肺,刘天峰叫醒了她,刘望男哭着说,妈妈带着妹妹去了大峡谷后面,她不带她去。还说,以后就不会在晚上找她玩了,让她照顾好自己。

  刘望男为此,伤心了非常久的时间。

  可是也正是从那天晚上开始,不管是呓语,还是梦游,都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女孩儿身上,这之后十年,都没有。但是刘望男坚信的一点儿,就是她还会回来的,带着妹妹一起回来。

  就在前几个月,是刘望男的二十岁生日。

  这天晚上,她再一次的哭了起来,而且再一次的跟自己的母亲进行了交谈,这时候,刘天峰肯定无法在跟二十岁的女儿住在一起,他在门外,听到了母女的对话。

  她们娘俩交谈的内容,似乎在问,为什么还不回来?这么多年了,真相是什么?

  第二天,刘天峰和刘望男这对父女,再一次就昨晚的事儿进行了交流,她说,昨天晚上看到的母亲,像是一个乞丐一样,她已经回来了,但是她说她在准备第二次的进去,因为里面有一只恶魔,夺走了她的妹妹。

  她还说,梦里的女人,特别厉害,野外的生存能力,她吃虫子,蛇,和自己在河里抓鱼,只是她非常奇怪的是,那边的石像还在,那些尸体也还在,并且是十年前她小时候看到的样子。

  这是不合逻辑的,刘天峰在十年后,怀疑了这件事儿的真实性,尸体十年没有腐烂,这可能是,一个画面,在女儿的脑海之中定格了十年,事实上,是这个画面定格了十年,而不是十年内没有变化。

  可是刘望男却做出了更加出人意料的举动,她说,她妈妈,在一个地方,给她了一个二十岁的礼物,她要去神农架那边儿,把这个礼物给拿回来。

  这刘天峰当然不肯,可是二十岁的女儿,加上刘望男这个孩子的调皮程度,他管不了她了已经,而她,也终于溜走了,没有像她母亲一样失踪掉。

  她回来了,带着一个礼盒。

  她在梦中的一个地方,真的找到了礼物,她失踪十年的母亲给她准备的一个二十岁礼物。

  “所以这丫头说的话,我信。”刘天峰道。

  “这位大哥,你等等,胖爷,不,我首先说一下,我就是一个神棍,所以我有一点要说的,是非常矛盾的,说了可能惹您不高兴,假如尊夫人还活着,那她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人,是无法跟另外的人,交流的,除非她已经死了,这个我还相信,可是她要是死了的话,一切就都不成立了,不是吗?”胖子道。

  “你跟我当时的想法一样,认为这只是望男的一个强迫妄想症对吧?这个礼物本身,可以是她在事先就已经买好的,然后在自己出去了一圈带回来,告诉我这是妈妈的礼物,对吗?”刘天峰看着胖子道。

  “以我专业神棍二十年的眼光来看,就是这样儿。”胖子说道。

  胖子说的,当然也是我想要说的,我也是神棍,可是这种事儿,我也无法理解,甚至已经超脱了我对丰都那个地方的了解。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望男带回来的是什么礼物,所以你才会这么说,如果你继续表示怀疑的话,我想,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在继续交流下去了,你们在追寻的一个什么事儿,你们自己清楚,你们所经历的一切不合逻辑的东西都可以认证他们存在,但是在这时候却无法接受一个不合逻辑的我们?你来告诉我,你们知道的事儿,哪一件是逻辑可以说的通的?”刘天峰似乎有一点愠怒。

  他的话一说出口,说的我跟胖子都哑口无言。

  我们的确是经历了太多不合逻辑的东西,但是那是我们经历了,我们被迫去相信,那些东西是存在于十万大山之中,再不济也是存在于山村之中,这些地方与科技离的很远,所以接受起来并不太难。

  可是,并不代表我们就可以接受在发生在别的人身上的事儿。

  “这位爷,您也别恼,可能你误会胖爷我的意思了,你告诉我,你的夫人化为厉鬼,回来找您麻烦,我可以信,绝对信,并且胖爷我可以帮你解决掉麻烦,但是你说的,活人,跨越时间和空间等等的交流,这已经不是鬼神的范围了,明白么?当然,胖爷我不是怀疑你,而是提出自己的质疑而已,这都不行?”胖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