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章 人皮娃娃

第四十章 人皮娃娃

  我们就这样,都要因为这个问题发生争吵,这当然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三个人,没有一个想要吵架,那,这架就吵不起来,

  最后,刘天峰直接道:“这样吧,先去看一下,望男带回来的礼物,可以吗?看完之后,这件事儿到底要怎么去操作,我们老继续讨论。”

  这是最中肯的办法,我们当然说成,事情商量到这一步,其实最关键的就是刘望男,她当初的梦境到底是虚幻的,还是冥冥之中有那一种力量,因为有刚才刘天峰的解释,我现在看这个刘望男,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反感,这是一个迷一样的女孩儿,并且是个可怜的女孩儿,特别是刘天峰让她拿出那个礼物的时候,她眼中的可怜劲儿,道:“看可以,敢弄坏一下,姑奶奶跟你们玩命。”

  这是一个非常精致的人偶,而且做的非常像,不同于SD娃娃的那种夸张与可爱,这是一个非常类似于一个真正存在的小女孩儿的娃娃,一个小女孩儿,可以有表情有动作,很可爱,可是,这是一个静止的娃娃,在看到第一眼,给我的感觉甚至像是一个死孩子。

  刘天峰,在刘望男拿出娃娃的时候,回到房间,拿出来了一个相册,很古老的相册,翻开照片给我们看,道:“你们看这个,就会发现点儿什么。”

  我在看到照片之后,就打了一个冷颤,照片里,一家四口,包括刘望男的爷爷,四个人,她的母亲,本身也是个美人,怀里抱着精致的可爱的刘望男。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照片上的刘望男,跟胖子手中现在拿的这个娃娃,长的一模一样。

  几乎就是幼儿时期的刘望男,这更加深了我,这像是一个婴儿死尸的想法。

  胖子显然想的跟我一样,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刘望男对这个娃娃非常的珍惜,娃娃的表面,被套上了一个透明的塑料,像是一个未拆开包装的礼品一样,胖子因为好奇,拆掉了包装,我看到一旁的刘望男,脸色白了,惨白,低着头,都不敢看我们。

  “我操!这他妈的是人皮!”胖子一把把那个娃娃丢给了我,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的脸上写的不是害怕,而是惊奇!

  他这么一说,对于丢在我怀里的这个娃娃,它表面的触感,和它酷似人脸的脸,愈发的让我感觉到诡异了起来,可是我终究是没有把它丢掉,而是盯着它。

  然后我就看到这个娃娃的眼睛里,流出了血泪。

  带血的泪滴,滚滚而落,我一只手举着这个娃娃,道:“这是什么情况到底?”

  气氛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我们四个人一起的盯着这个流着血泪的娃娃,不知道说什么,只听到房间里几个人的心跳声,这时候,刘望男忽然站了起来,一把从我的手里夺过了那个娃娃,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死死的关上了房门,剩下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儿继续呆滞。

  “这位老兄,胖爷我就刚才说的话道歉,现在你说吧,我听你的安排。”胖子直接对刘天峰说道。

  “我想,你们再去一次神农架,如果能带回我的夫人,和小女儿最好,不能,起码我要一个答案,十年的答案。”刘天峰说道。说完,他补充道:“望男会跟你们一起去,不需要向导,你明白的,她在梦里,去过那个地方,她就是一个活地图。”

  “据我所知,除了我们姓林的之外,姓宋的也找过你,并且很明显的是,他们的实力要比我们强横的多,为什么,你选择的是我们,而非他们?”我这时候问他道。

  “因为这件事儿很敏感,他们背后的那个组织,跟很多人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跟他们打交道,真的还经不住某些人咳嗽一声的,而且,我们合作,是各取所需,不是吗?你们需要找到以前的真相,而我,只是找一个人而已,就这么简单。”刘天峰道。

  我对他伸出了手,道:“成交。”

  之后,我们要商议的,就是细节性的问题,比如说路线什么的,这些都好安排,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去的理由,还是以旅游的名义,刘天峰这边儿,除了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刘望男之外,还会有两个卫兵跟我们一起前往,而我们,则要等九两他们一起来,才组团出发。之后,我们互留了电话,说准备好了就开始行动,之后告辞。

  除了他家的小别墅,还是被蒙上眼睛带离,这一次,直接被送到了酒店,我跟胖子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寸步不离,因为宋斋,这次等于是我们夺了他们的机会,我怕他们做出什么事儿来,这也算是戒备。我跟胖子也商量了那个娃娃的事儿, 可是胖子根本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说蹊跷, 非常的蹊跷, 那很有可能, 就是个死孩子。

  第二天的时候,九两他们来了,黑三林二蛋加上九两,这是我们的老牌阵容,二叔在意料之中更在意料之外的没有来,因为九两说,在他去林家庄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我们已经习惯了他的神出鬼没,所以也没有说什么。之后,我参加了我同学刘泽森的婚礼,新娘很漂亮,也没有他口中的那么粗鄙势力,忙完这一切,我们就准备出发。

  可是在这个时候,九两忽然对我说,有个人,想见我一下,我问是谁,他说是他外公,我当然问她外公是谁,她说在之前,本来她请了她外公帮忙调查老档案的事儿,现在有了眉目,至于外公为什么要见我,她也不知道。

  “见,还是不见?”我问黑三和胖子,他们俩直接轻笑道:“你们俩的家事儿,问我们干嘛?”

  这句话,搞的我们俩都尴尬了起来,九两更是红着脸捏着我的耳朵道:“见还是不见?你知道每天排着队要见我外公的人有多少么?”

  “见,这就去见,妥妥的!”我举手投降道。

  这一次,是我们一起去的一个四合院,我这才明白为什么黑三会说九两老娘背后的底蕴非常强大,敢情根基是在京城呢,到了之后,九两打了电话叫通报了一下,不一会儿,出来了一个带眼睛的中年人,微胖,脸上挂着职业的笑意,道:“等一会儿,首长刚刚睡下。”

  然后,这个微胖的中年人就跟我聊了起来,语气平缓,没有半点的盛气凌人,说道最后道:“上次你那个二叔,林八千来京城,可着实的搅的满城风雨,是个人物。”

  我点头,也对他笑,二叔跑到京城对一群位高权重门生遍天下的老头子说,有一个返老还童的办法,不搅的天翻地覆才怪,谁不怕死?返老还童谁又不想?

  过了一会儿,这个秘书接了个电话,道:“首长醒了,记住,最多给你十五分钟,他需要休息。”

  四合院里布置的很简单,唯一的亮点就是有一个小水塘,里面养满了红鲤,一个骨瘦如柴坐在轮椅上的老头正在水塘边儿上往里面丢着鱼饵,引的红鲤戏水,看起来安静而和谐。

  “爷爷。”我叫了一声,最终还是没有跟九两一样叫外公。

  “你来了,坐。”他指了指旁边的小木凳子道。

  我老实听话的坐了下来,这个老头须发眉毛全白,看起来老态龙钟,但是异常的精神,他在我坐下之后,把手里的鱼饵全部都丢在了鱼塘里,对我道:“今天找你过来呢,是我们几个老家伙的意思。本来他们都想见见你,后来琢磨着,别吓着后生,所以,就让我这个老头子来扮个黑脸,谁让当时我跟林老么那老家伙熟呢?他还欠我三斤明前信阳毛尖呢。”

  “首先我要跟你说的事儿就是,我们几个老头子琢磨了,还是支持林老头,所以你想要干啥,放心的干,前几天你被砍的事儿,我知道,已经警告了他们,在乱来的话,我们也不答应,林老头是个有担当的人,这点我们信他。”老头一开口就说了这么多我听不懂的话。

  “爷爷,其实对于很多事情,我都是一头雾水。”我对这个老头说道。

  “你不用明白,记住,很多人都是站在你爷爷这边儿的,不过,也不能说宋老头就错了,看情况,你撒手去干。”老头道。

  “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我忽然之间站了起来,或许是感觉这个老头对我没什么敌意。有点放肆,接下来看到了远方站着的那个笑面虎看了我一眼,我马上蔫了,道:“我问您一句话,也是我一直都不明白的,明明宋斋的人掌握天下龙脉,像您这样的人应该更接近于他们才对,为什么反而是更加的支持我爷爷?”

  他看了我一眼,道:“你当谁都想去呢?你又怎么知道,去宋斋,得到一条似是而非的龙脉,他们拍卖出去的又是啥?”

  我看着这个老头,鼓起最大的勇气道:“我求您告诉我!”

  “人命。”老头看了我一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