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八章 神农架

第三十八章 神农架

  “他们非常的疯狂,放弃了占领区,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用我父亲事后回忆的一句话来说-当时我们想,就是这支队伍的人,难道说是强奸了天皇的女儿?才招致了日本人这么大的怒火?”

  “当时日本的强大,在他们想要发力对付不到一个团的队伍,这几乎是不可抵抗的,但是这个团的人也在想,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招来了这么大的怒火,后来,他们终于注意到了文件,药品和枪支,不是他们被重点照顾,问题在文件身上。”

  “所以,他们殊死的抵抗,却被碾压,但是这个文件,却被送了出来。”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会轻视这份儿文件,很快,就有人找人翻译,但是得到的结果就是,日本人有一个绝密的计划,已经悄然进行了很多年,他们称这个计划为‘侍神’。这个计划的内容就是他们在研究一个东西,可以缓解占线太长,兵力上的紧张等各种问题。利用的,不是科技,而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力量。”

  “文件被精通日文的战士翻译了过来,找了俘虏来翻译,也是如此,可是,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一部分的文件,上面不是中文,也不是日文,而是奇怪的文字,看起来如同鬼画符一样。”

  “这看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一样,但是日本人疯狂的表现,似乎在告诉人们,这计划是真的,并且已经取得了重大的突破,谁都会眼馋这么一个资料,所以这些无法破译的文件成了当时的一个核心,找各种人,想各种办法,最终别人推荐的,就是宋,和林这两个人,他们看懂了。”

  “这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文字,已经消失的一个世界,如果说全部翻译过来的话,也就是说,日本人发现了一堵墙,只要对着这个墙,许下一个愿望,你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在同时,你就会得到一个另外的自己。”

  “但是,你在得到一件东西的时候,会失去一件,而且是不能承受的后果。”这个人缓缓的说道。

  我吞了口口水,他这一句不能承受的后果,把我吓的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他,紧紧的握着拳头,道:“什么后果?”——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也是按照这个方法做了。

  “不知道,那份文件上面没有提,这也是当时日本人在研究的重点,不得不佩服他们是一个执着的民族,他们甚至尝试用科学来解释这件事儿,并且做了非常多的实验,都无法去消除这个后遗症,这就是那个文件的内容,而在之后,这两个可以破译内容的常胜将军,则被派去执行任务,彼此心照不宣的就是,肯定跟这个所谓的日军计划有关。”

  “只是后来,这件事儿就被搁置了起来,所有的档案,被单独放置在一个四合院里,这些属于永久封存的,不会被销毁,更不会被曝光,并且被严密的看守着,所以,你们应该可以想象烧毁这些文件的大火,它本身就有多蹊跷。”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喝了一口茶。似乎是给我们消化的时间。

  可是过了很久,我们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

  “没了?”我问他道。

  他点了点头,道:“难道还要什么?”

  我瞬间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难道就这些?可是这些都是我们知道的东西啊!胖子这时候翻着白眼儿问这个人道:“你说的这些,既然是绝密的东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所以我说,这东西,是起源,我更要说,他们带回来的东西,是一个诅咒,当然我老爹有幸跟那两个人在一个队伍之中,他很佩服他们两个,在他认为,不管是利用的兵法地形,还是利用的风水秘术奇门遁甲,这两个人就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传奇人物,他不可能了解整个真相,可是他却在退休之后,终日的无聊,去想象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加入这两个传奇一样的人,编织了一个非常绝妙的故事,他讲给我们听的时候,认为,那才是两个真正的有大本领的人,我可以把这个东西当成故事来听,可是有一个人,她没有,那就是我的夫人。”

  “她是一个酷爱冒险的人,政治婚姻,你们也可以理解,她是一个勇敢的女孩儿,也完全不必要为世俗的东西羁绊,她在听完这个故事的时候,非常着迷,在那场大火之中,她趁乱,得到了一些资料,这件事儿,是十年前发生的,她在得到了这些资料之后告诉了我这些,她说,她要去寻找这个真相。她非常的好奇,几乎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

  “结果,她走了,一张纸条,说她要去寻找当年所有的谜团,去破掉这个诅咒。我认为,一个女人,她能去哪里闹?更何况,她是一个这么大的孩子的妈了,她在走的时候,甚至还怀有身孕。我以为她只是烦闷了我的忙碌,和一个太太的生活,毕竟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风风火火的人物。”

  “这一走,就是很久,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很久很久,再也没有回来,你应该明白我为了找她,废了多大的力气,可是一无所获。”这个人缓缓的道。

  “你没有动用,特权,去找一下什么的?比如说她最后去了哪里?总要买票的吧?”我问道。

  “她去的时候,纠缠了一大帮的志同道合的人,都是一群酷爱探险的人,一起去,最后消失的地方,是神农架,可是,没有一个人回来,他们所有的人,都消失了,我本来把我父亲说的事儿当成了故事来听,可是这时候,我不得不去调查这件事儿本身,关于宋林两人最后的任务,可是这么多年来,我问了很多当年知情的人,他们都讳忌莫深,没有人对我提起,只是说,回来的,只有两个人,如果你家媳妇儿是去了那个地方,真正的深入到了那个秘密里,那最好,还是不要回来了。”

  “只有一个人,是我父亲的至交好友,他在临死前,告诉了我一个秘密,他对我说,所谓的这一切,都是骗局,土伯的骗局。不要尝试去解读,那真的是个诅咒。”

  “他说完这句话,就撒手西去,我尝试过去寻找,在神农架的外围,可以随便的找,但是一旦深入腹地之中,就回不来了,你刚看到的那个档案,是当时因为一场山洪,冲出来,机缘巧合之下,被我的部下发现的,那上面,是一本儿笔记,其他地方都被水泡烂了,也就只有那么点东西可以摘录下来。”

  “所以,理解望男一下,我知道,她很刁蛮,是我惯坏了,她是一个没有母亲的人,我工作太忙,又没空去照顾她。”他缓缓的说道。

  而我则晕了,按照他之前的说法,是那一堵可以许愿的墙,这玩意儿我见过,是在丰都鬼城名山之后,可是这怎么扯到神农架那边儿去了?

  现在我抓到了机会,肯定要问出来的,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不是跟二叔那样我知道但是我不说的人,可是我问出来之后,这个人告诉了我一个答案:“我知道那个地方在丰都,但是去丰都的人,最后却是从神农架出来的,他们似乎,在地下进行了一个穿越,而我夫人说,真正的秘密,绝对就在神农架,他们一切终结的地方,才是终极。”

  我看了看胖子,发现他也在看我。

  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正如我跟胖子在之前讨论过的一个话题,他跟林二蛋进入的那个神秘的空间,名山的沟子岭,是那个空间的起点,当时我们就讨论过,如果他们俩不是被那个神秘的人送了回来,那么,两个世界,如果有一个交汇的点,会不会有另外一个,如果真的进入了那些雪山的核心地带,他们要怎么出来?他们出来的地方,会是哪里。

  现在,这个暂且就说是答案,与沟子岭对应的,是神农架,一个起点,一个终点。

  那个锁着巨大锁链的乌龟,它会不会也消失,而去了神农架?我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认为一切的一切,都似乎找到了一个答案,起码,接下去,我有了一个方向,那就是神农架,危险?——名山之中一样九死一生,哥们儿不还是回来了?

  我在思考这个的时候,胖子则点上一根烟道:“且不说你说的话的真实性,但是我怀疑你的目的,你为什么跟我们说这个?一个两杠四星的,这是什么级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总归是没有闲工夫帮我们这些小人物的,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现在军方也还在想,构建一个日本人设想的无敌军团?”

  “不,我想你们帮忙,找到我的夫人,把她找回来。”这个人看着我们道。——他的表情,非常认真。

  “我说大将军,你太看的起我们了吧?十年前消失于神农架的人,你让我们去找回来?”胖子看着他说道。

  “她没死。”这个人看着我们说道。

  这时候,我都有点迷惑,这个人不会是疯子,也不会是开玩笑的人,可是他说的话,让人难以理解,我就问道:“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望男。她感觉到了她母亲还活着。”这个人说道。

  “她?就那个疯丫头?她的感觉?”我不可思议的道,这个两杠四星的人,竟然信一个女人的第六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