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一章 甲第

第二十一章 甲第

  我把林登科从林小妖的怀里接了过来,温声细语的对他说道:“小登科,告诉姐夫,你都看到什么了,这个照片。”——林登科是一个不寻常的孩子,这我们都知道,他的不寻常,因为他的生辰八字,同样的,也跟他是我爷爷布局的一部分有关,可是他是一个宝库,还太小,我跟二叔和胖子都商量过他的事儿,他们都建议我,不要操之过急,这还只是一个孩子,就算是一个上好的璞玉,也要慢慢的去雕琢。

  “他就说他要出来,他也很生气。”小登科说道这里的时候,精神接近崩溃,我赶紧捂住他的眼睛,不让他继续看下去,顺便把他递给了林小妖,之后我们几个人,彻底的不知道怎么去办,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想尽了各种办法,但是在军队的武装下,我们任何的小聪明都是无济于事的,而且这次绝对不是军民一家亲你可以去趟趟浑水,有的村民因为好奇去多看了几眼,就被抓了起来,到现在都还没被放出来。

  事情,似乎一下子,跟我们无关了,第四天的时候,黑三的马仔再一次来了,他得到了关于王庄的那个石头最新的消息,有人,想要那里面的孩子出来,但是现在还没有一个准确的办法。——得到了消息的我们也是白搭,现在对于林三水,其实我们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多半已经凶多吉少,我们最好奇的是,这个似乎跟林家,特别是我爷爷有着千丝万缕牵连的石头,他里面的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

  他们要放他出来,是阻止,还是不阻止?

  最后,我只能拿着照片,再一次的找到了林登科,吴妙可很不乐意,因为林登科似乎在上一次听到了这个照片上的孩子说了几句话之后,在几天之内精神都不好,胖子后来分析,可能林登科就是带了一种异能,类似读心术的那样可以跟一些奇怪的东西交流,但是这一种交流却极其的耗费心神,这个孩子还小,用一次这样的能力之后,或许要很久的疲惫,吴妙可心疼儿子,其实我也心疼这小家伙儿,可是现在我们不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么?

  吴妙可总的来说还是一个非常识大体的女人,更何况这事儿其实还算是跟林三水有关,要不是林三水,发生在王庄的事儿跟我们也不会有太大的联系,可是我这一次询问林登科,他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他这一次不说话了。”

  “你真的什么都看不到了么?”我有点不死心的问林登科,吴妙可却已经夺过了孩子,不再让我问,我回到了家之后,非常的疲惫,二叔在身边的时候我比较讨厌他那种有话却不说,现在不在身边儿了,我反倒是怀念他那个一切都在掌握的感觉,回到了房间,林甲第也在床上,自从我回来之后,这小家伙儿不是我老爹带,就是我奶奶带着,尽量的给我和林小妖腾出私人的空间出来。

  我知道,不是林甲第要找妈妈,这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孩子,这是林小妖在跟我无声的抗议,有了小家伙在床上,等于是谢绝了我跟她的亲热,她对我们不能救出林三水,还是有点不满。

  “爸爸。”林甲第趴在我的身上奶声奶气的说道。我揉了揉他的脑袋,在脸蛋儿上亲了一口道:“想爸爸了没?”

  “没有。”他认真的道,气的我都想把他一巴掌呼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这孩子,我是说他实诚呢,还是说他缺心眼儿呢,过了一会儿,林甲第再一次叫了我一下,道:“爸爸,给我看看小舅舅看到的照片,他说里面的人会说话,我也要听。”

  我就从口袋里掏了出来,这是一种我内心深处的羡慕,虽然我嘴巴上一直说这个小家伙儿不能要,也在同时感觉这样也好,简简单单呆萌的活着,可是别人家的孩子能看懂黑皮古书,能读懂照片上我们看不懂的东西,自己家的孩子却不行,这是很蛋疼很莫名的情绪,我有点争强好胜的把照片递给了林甲第,道:“你能看到他说话么?”

  林甲第拿着照片,看的很入神,很认真,林小妖也紧张了起来,她心里肯定也跟我有一样的情绪,谁不希望自己家的孩子比别人的强呢?我们俩就这样看着林甲第,他也在我们俩的注视下,忽然哭了起来,哭的非常突然,非常大声,简直要把房顶哭塌掉,我被吓了一跳,以为这个诡异的孩子吓到了他,赶紧去夺这张照片,可是他却死死的抓着不松手,就是哭,林小妖把他抱在怀里,也死活的哄不住。

  林甲第呆萌,从小到大,基本上就没听到他哭过几声,这一次,是他哭的嘴伤心的一次,简直使闻者掉泪,林小妖一脚差点把我从床上踹下来,骂道:“你没事儿给孩子看这个东西干什么!”

  我哑口无言,对着这个小家伙,做鬼脸,拌傻,这些平时可以让他没心没肺大笑的招数,在此时集体的失灵,哭声很快把家人都给引到我们的房间里,我奶奶,我爸爸,九两,黑三,胖子二蛋,全部到齐,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哄住此时哭了的孩子,我都想抽我自己两耳光了,这是闲着蛋疼了,给孩子看这个东西?

  每个人看我,都像是看罪人一样。

  “丢魂儿了?”胖子皱眉说道,我说道:“不可能吧,就看个这个,就吓掉魂儿了,这比他老爹我都怂啊!”

  “试试看,毕竟孩子才这么大一点儿。”胖子回到房间,拿了一把符纸回来,又去厨房拿着白碗,装了一碗大米,上面插上三根香。从林小妖的怀里接过痛哭流涕的林甲第,放在三支香前,在他的额头上贴了一道符,口中念念有词,做完这个,拿起那道符纸,在门口点燃,叫道:“甲第,回来啦,回来啦。”

  人这么多,我却忽然感觉到诡异了起来,似乎有点牵引灵魂归位的感觉,他做完,我们每个人都盯着林甲第,好像有用,在符纸燃烧之后,林甲第一下子停住了哭声,目光有点呆滞,林小妖把他抱在怀里,心疼的满脸都是泪,一直亲着他的小光头,还没过一分钟的,林甲第忽然趴下吐了起来。

  吐出来的,都是黑色的东西,味道也十分的怪异。

  这一吐,可把屋里的人着急坏了,到底是丢魂儿了,还是吃错东西了?我奶奶看着重孙儿都心疼的直掉眼泪,等到林甲第吐完,我赶紧去道歉,看似是给他道歉,其实是给房间里的人道歉呢,我要不是贱着给他看照片,哪里会有这么多事儿?我就道:“儿子啊,爸爸的错,我不该给你看,我该死,你要是怨我,就打我两巴掌好了。”

  林甲第刚吐完,小脸蛋儿看起来惨白,听到我说话,抬头一看我,马上两眼含泪又要哭了,我吓的都腿软,他娘的你老爹我给你道个歉你还哭,你是想你爹给你跪下?

  这一次,他却不是大声的哭,而是双眼含泪,看起来那可怜劲儿就甭提了,抓着我的手对我说道:“爸爸,你放他出来好不好?”

  “谁?放谁出来?”我纳闷儿道。

  他伸出手,把那张他紧握的皱巴巴的照片递给我看:“就是这个宝宝,他被关着,好可怜啊。”说着说着,他再一次眼泪哗啦啦的流,过了一会儿,似乎是哭累了,趴在林小妖的怀里,慢慢的睡着了。

  而我们,则被他最后的一句话,整的摸不着头脑,神童?甲第登科,这两个娃娃,都是神童?

  “小凡,你出来一下。”胖子皱着眉头叫我道。

  我们几个坐在院子的长凳子上,胖子对我说道:“你感觉,小甲第的话,是因为赤子之心,完全是因为看到照片里的那个孩子在石头里,所以感觉到可怜,还是他看到了什么?”

  “我虽然是他爹,但是我要说我也不知道,你信么。”我点上一根烟苦笑道。敢情我生了一个菩萨心肠的孩子?

  “小孩子嘴里说真话,起码,他没感觉到石头孩子的恶意,或许,放出来才是对的。”胖子轻声的念叨道。

  “今天小家伙儿的状态不好,明天早上问问他,到底是看到了什么再说吧。”我说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不是吗?

  谁知道,第二天早上,林甲第醒来之后,继续跟虎子没心没肺的玩耍,我们问他昨天晚上看到了啥,他表示什么都不知道,我差点拿筷子敲他,纳闷儿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哭什么?”

  “我什么时候哭了?”他同样纳闷儿的看着我,再三的确认之后,我们几乎要吐血,敢情这傻逼孩子昨天是做梦的?胖子继续愁云惨淡,我看了看他,他也在看我。

  事情绝对不是林甲第做梦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