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二章 录像带

第二十二章 录像带

  我们是一定要接近这个石头的,更何况,这件事儿,有二叔的身影在里面呢,最终我们都决定要上北京去了,这事儿想要搞定,也只有去北京想办法,宋斋中那么多的势力,其中两家还是跟我们这边儿有关系的,就在我们都准备出发的时候,这里忽然下起了雨,冬日的雨,冰冷,雨势还不小,整个泥泞的路,根本就无法成行。

  “这雨,肯定也跟那个孩子有关,到底是什么,都天降异象了?”胖子这几天愁的要死,一直是茶不思饭不想的,可是没有办法,大雨继续持续着,直到出事儿。

  是的,出事儿了,那是一晚上的电闪雷鸣之后,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家冲进来了一批军人,荷枪实弹穿着雨衣,我之前千方百计的想要跟他们套上关系,可是他们真的来了的时候我又紧张了起来,毕竟冰冷的武器摆在那里呢,我让林小妖抱着孩子先回房间,我迎了过去,道:“你们有什么事儿?”

  士兵们分开成为两列站着,剩下的几个看着像是军官的人,站在一个老头的身后,这个老头跟马真人的形象有点像,满头银发的,没有带帽子,穿着雨衣,看起来颇为慈祥,他也没回答我的话,只是在我家的院子里转了一圈儿,然后对我说道:“听说王庄地下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是你去挖出来的?”

  “对。”我点了点头,这么大的动静,胖子他们也从房间里出来,走了过来,因为他们来的非常冒昧,根本就没敲门,等于是破门而入,所以气氛一下子搞的有点剑拔弩张,这个老头笑道:“来即是客,怎么,不欢迎的样子?”

  “敲门进来的,才是客人。”父亲一大早的就点了一袋子烟,达巴达巴的抽着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点像我二叔,云淡风轻,老头似乎也纳闷儿了一下,毕竟,遇到这样的情况,在一个农民的家里,不太应该,寻常的百姓,估计都吓尿了。

  他盯着父亲看了一会儿,脸上有点错愕,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是小老二冒昧了。”

  说完,他一挥手,还真的带着那些士兵出了门,顺便还把我家的大门给关上,我还以为走了,看了看我老爹,有点奇怪,谁知道老爹白了我一眼,指了指他自己的脸道:“真当你老爹有王霸之气?我就是试试,这个人,给不给你二叔面子。”

  我随即恍然,二叔跟老爹长了一样的脸,这个人看到这张脸的时候,或许是想到了我的二叔,就在这说话间,门口响起了敲门儿声,还有那个老头的声音道:“家里有人吗?”

  我心里对二叔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他娘的就叫面子啊,刚才还牛里牛气的人,就看到了一张跟他一样的脸,就可以马上给足了面子,这才叫实力!

  我走过去开了门儿,这一次,进来的只有这个老头,那些军士,则被留在了门外,这老头再进来,笑道:“这样的话,总会是客人了吧?”

  面子是互相给的,再说二叔又不在,我们是狐假虎威,人家给了面子,我们也要还礼,直接就把这个老头请到了房间里,这个老头一进门儿,就盯着堂屋里我爷爷的遗像看个不停。似乎脸上写满了惊诧。

  “你认识我爷爷?”我问道。

  “不认识,但是我却恍惚记得,这张脸,我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哎,年纪大了,记性有点不好,可能是我记错了。”老头自嘲道,接下来就是对待客人的理解,倒茶,让小妖去准备早餐。

  老头一摆手道:“不用那么麻烦,小老儿这次来,实话实说,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王庄的事儿,我听村民们说之前是几位处理的,佩服几位虽然这么年轻却有如此的见识,现在这边儿有了点麻烦,想请几位帮帮忙。”

  我一听就一阵窃喜,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这几天因为想要参与进来简直是绞尽了脑汁,现在这样的好事儿竟然送上门儿来?人家无礼点儿什么,抽我两巴掌都成啊。

  我正要答应,说随时准备效劳,胖子却在桌子底下踢了我一脚,对着这个老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么多天过去了,你也不会是今天才知道那边的事儿我们参与过吧?之前干什么去了?说吧,遇到什么麻烦了?”

  我一想也是,别他娘的是出大事儿自己解决不了了,要让我们去扛雷的。老头一拱手道:“实不相瞒,昨天晚上,确实是出事儿了,几位小兄弟,家里有影碟机么?”

  他说的我有点脸红,因为这边没什么电视信号,家里连电视都没有,还说什么影碟机?老头儿倒也没说什么,走出门外对别的士兵交代了一下,回来对我们说道:“这是昨天晚上的录像,有些东西,小老儿真的不好明说。”

  他不肯说,我们就干等着,士兵们开的是越野车无惧泥泞,半个小时后,两个士兵直接搬了一台电脑来到了我家,拉了电线快速的装好,这个老头看了看我们几个道:“屋子里没外人吧?”

  我奶奶,小妖他们俩自觉的离开,而父亲则说,我去地里看看庄稼,也主动的告辞,他似乎并不想参与到这件事儿中来,我也没挽留他,老头让我们等的这一会儿,都已经把我吊的心痒难耐,他拿出一个刻录光盘,放在电脑的光驱里,自动弹出画面,老头在此时充当了解说,道:“这次的任务级别很高,而且也是绝密,就算不是这样儿,事情传出去也没有任何的好处,所以我希望,几位在看完之后,能够保密,这是我们基地里的监控,拍的是昨天晚上的内容。”

  画面上是一个石头,里面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儿,不清晰,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昨晚的电闪雷鸣加上大雨,画面是静止的,穿着雨衣的士兵,和石头,一直在安静的屹立在那里。

  我们也不着急,因为那个营地里现在所有的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神秘的,好奇的,从这个画面上来看,他们在挖,挖出来了很多的土,在那个石头的周围都挖了一个大坑出来,因为雨水,石头周围甚至成了一个水塘。不注意的话,石头反倒是有了点礁石的味道。

  我们看这个静止的画面,足足看了有四十多分钟,看的我们都有点烦躁,我想去快进,可是又显得很美礼貌,就在我看这个单调的画面都打哈欠了的时候,画面闪动了几下,再一次恢复了平静,而这一次,画面却转了地方,没有再对着石头,而是转向了营地的入口处。

  此时画面上的电闪雷鸣到了最为密集的时候,整个天,好像都要塌下来了一样。老头脸色有点难看,道:“那些人,就是在那个时候来的。”

  “什么人?”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老人却指了指画面,道:“接着看下去。”

  大概一分钟之后,画面上出现了几十道人影,白色的人影,在电闪雷鸣之中,踩着泥泞,缓缓的靠近了营地,这是一群女人,穿着白色的衣服,长长的头发顺着雨水披散着,根本就看不清楚他们的脸。

  画面里看守的士兵马上就举起了枪,而且拿着对讲机再汇报着什么,之后,士兵们像是接到了什么指令一样的自动让开。那些一个个女人的身影由远及近,在闪电的忽明忽暗下,把他们的脸,都映衬的雪白。

  士兵们让开之后,她们继续缓缓的走着,此时的镜头,在被人的控制之下,跟着这些女的的脚步,直到她们走到了那个石头前,像是悍不畏死的勇士一样,前赴后继的,跳入了那个被士兵挖出来的深坑中。

  老头拍了下空格,画面定格。

  我吞了口口水看了看胖子,却发现他满脸的冷汗如同雨淋过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