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章 照片

第二十章 照片

  “也就是说,这个地方的墓葬格局,完全就是把葬在这个地方的人,往绝路上逼啊?生不如死,死更不如死?”我看着胖子,其实心里也有点发凉,都真的想问一下,这他娘的到底多大仇?

  “这种地脉格局本身就难得一见,我现在就想,这是谁,竟然能有这样的本事,难道说又是你爷爷的手笔?可是也不像啊,胖爷我虽然跟你爷爷未曾谋面,但是听别人来说,他也不是个恶人,这种极损阴德的事儿,也不怕遭了天谴?”胖子皱眉道。

  我也点了根烟想要平复下我现在的心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黑三说了一句话,吸引了我们的兴趣,他说道:“假如说这个是小凡爷爷的手笔,而我们都认为小凡爷爷不是这种穷凶极恶的人,那么可不可以理解为,这个墓葬穴里的人,是一个极恶不赦的坏人呢?对付恶人,用这手段,不过分吧?”

  “问题是这地方谁敢进?林老二要是在的话,我跟他联手还能试一下,这么一个大凶之地,你敢,还是我敢?”胖子抽着烟皱着眉,原他是在发愁这个,现在知道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我们却不敢去救人。我们要怎么跟王庄的村民们交代,我又怎么回去跟林小妖和吴妙可两个人交代。

  我有点想我二叔了,可是你在哪里呢?我抬起头,看着天空,天,愈发的阴沉了。到最后,我们一起挖出来四尊石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尊属于上古神兽一样的存在,之前看过他们的形象,可是很明显的正如胖子所说,这四尊石雕,就是给人一看就是一种邪气的感觉,看了很不舒服,像是穷凶极恶的猛兽一样。

  “暂时先埋了吧,我再找几个同门,看会不会有办法,这事儿真难办。”胖子皱眉道,我看的出来,他非常的无奈,胖子算是我们这边可以说是本领最为高深的一个人了,他都无奈,还有谁会有办法?我们在埋了那四尊石雕之后,回了林家庄,我只能跟林小妖和吴妙可娘俩好生的解释这件事儿,并且表示,我一定会尽力的去救林三水。就这样,林小妖还是在我的怀里,哭了一整晚。

  当天晚上,都已经要隆冬的天气,再一次电闪雷鸣,我们只听到了雷声,可是林家庄却没有下雨,一滴雨都没有,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吃罢饭,胖子说,他要走,去找一些帮手来,可是还没等他们出门儿,二癞子再一次的带人冲到了我们家,语无伦次的道:“昨天晚上。王庄下了一整晚的大暴雨,塌了,塌了!”

  “什么东西塌了?”我问道。

  “三水进去的那个洞,塌了,塌了!露出来一个石头,大石头!石头里面,还有一个人!”二癞子道,我们再问,他也说不明白,只是说昨天有停在王庄的村民们,今天早上回来报的信儿,我看了看胖子,苦笑道:“现在也不用考虑进去不进去的事儿了,人直接塌了,还蹦出来一个石头里面的人,齐天大圣啊?”

  “走,去看看再说。”其实对于我们这几个人的脾气来说,很多事儿我们解决不了就难受,胖子也一直牵挂着这事儿,一听,马上就带着我们再一次前往王庄,这一次,九两跟林小妖等人都死活要跟着,最后还是九两一个人跟着我们出发,小妖,还要在家照顾那个似乎永远长不大的林甲第。

  等我们赶到那里,发现这一次的性质,其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去了之后,我们甚至无法去接近王庄,这里被军队,给戒严了,现在的情况是,王庄里面的人,谁也不能再出来了,而外面的人,则进不去。

  “这事儿他娘的变成了国家机密了?”我嘟囔道,现在这个憋屈就别提了,因为军队上的人,我们现在掏出九两都不好使,而且他们做事儿就是按照规矩来,我们就算是在旁边看看,也会被荷枪实弹的士兵给赶走。

  “看来是动真格了,手机都有信号了,他们在这里搞了临时的信号站。”黑三拿出电话看了一眼说道,九两一听有信号,马上拿出手机打电话,这是官二代的明显作风,她走到旁边乌拉拉的说了几句,回来对我们耸耸肩膀道:“这事儿我爸都不知道,还劝我别管,可能是上面有人发力了,至于是谁都不知道。”

  “这样的话,我就不用打电话了,我估计打也白打。”黑三也耸肩膀道“军队上的事儿,太复杂了,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我们这一次,压根儿就不让我们管,在我们回来的路上,还看到了一卡车一卡车的兵,继续往这边儿赶来,甚至王庄周围稍微高点儿的地上都驻扎的有将士,任何人都不能往王庄里面眺望,这彻底的激发了我们的好奇心,这里面到底是塌方之后出来了什么东西?而且消息怎么可以传的这么快,军队一晚上就来了这么多?

  “可能那个杀手就是一个军人,不然无法解释。”胖子说道,说完,他又道:“看这阵势,我们进去的希望已经没了,黑三,想想办法,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总可以吧?”

  黑三点了点头,打了几个电话安排了一下,那边儿答应他,一有消息,会马上通知,而等我们回到了林家庄,看到的到处都是谈论王庄的事儿,都问我们到底是什么,这让我们怎么去回答?

  一天后,方圆几里的村子都是在谈论这个事儿,后来甚至二癞子被叫到镇上开了个会,回来之后,召开村民大会,王庄的事儿,公共场合都不准再讨论了。回家在被窝里随便说都行,以后抓到,直接送去劳教。

  一时间,风雨欲来风满楼。又过了一天,我们依旧一无所获,第三天的时候,有一辆车,开进了林家庄,直接到了我们家,那个人的手臂上,有个黑蝎子的纹身,很明显是黑三家的人,他送来了几张照片道:“老爷子说了,这是一个老人发的力,咱们在京城的关系也不好办,只能拿到这几张照片。”

  “爷爷还说什么了?”黑三问道。

  “他说这件事儿,跟林八千有关,好像是他,去了北京,找到了这个老头,才有了这次的事儿,所以老爷子,不支持你管这件事儿。”那个人说道。

  黑三的脸在听到我二叔的名字的时候不自然了一下,但是还是摆手道:“你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儿。”

  他走之后,我们甚至都没有看照片,就先讨论上那个马仔说的话了,跟我二叔有关,是我二叔,找到了京城里的一个天字号老头子,所以才有军人这么大动干戈的来这里?二叔到底又搞什么鬼?

  “猜林八千的想法,胖爷我还不如去死,黑老三,快把照片拿给我看看!”胖子叫道。

  我们都把脑袋凑了过去,看到这张照片上是一副异常诡异的画面,照片上是一块石头,有点半透明构造的石头,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石头里面有一个人。

  一个婴儿,像是做B超的那种片子一样,石头里的婴儿,头非常的大,大的惊人。

  可是他却是睁着眼睛的,而且嘴角带着冷笑。

  “姐夫你们在看什么啊,让我看看。”忽然,我身后响起了林登科的声音,我回头一看,看到了双眼通红的吴妙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家门口,而林登科,却鬼鬼祟祟的摸到了我的身后。

  看到林登科我就想到了二叔说的话,如果我是帝王的话,身边一文一武的千年未有大气象,林二蛋是武,而林登科就是文,上次黑皮古书上面的内容都是这个小家伙给我看懂的,我就拿着那个照片给他看,完全是试一下的态度,谁知道林登科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东西,忽然哇的一声大哭,吓的蹲在了地上哭了起来。

  这时候林小妖也走了出来,刚好看到这一幕,跑过来抱起林登科瞪了我一眼骂道:“你给他看的什么东西把孩子吓成这样?!”

  我也挠挠头感觉不好意思,本来还指望这个天煞孤星能看出点什么出来呢,谁知道竟然这么没出息的吓哭了,不过不得不说,照片上的东西,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也的确是有点可怕。

  “他跟我说话了!”林登科哭着道。

  他这一句话,像是炸雷一样的打在我们几个耳畔,胖子最为激动,站起来抓住林登科的手臂道:“谁?照片里的孩子跟你说话了?他说了什么?”

  “他说他要出来,不然都得死,所有的人都得死!”林登科哭着道。

  我再看照片上这个狞笑的小孩儿,后背一片发凉。我们几个面面相觑,都可以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

  林登科是个不会撒谎的孩子,他说的话,每个人都信。

  可是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意思,没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