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章 黑三确定的大方向

第十章 黑三确定的大方向

  “石女?”我纳闷儿了一下,可是随即释然,因为我在之前就曾经猜测过,石女就是那个地方出来的,不然怎么可能看的到平行世界里的东西?

  “后来怎么样了?”我问胖子道,石女的住所里到底有什么,这还是有助于我了解整件事情的真相,因为作为石女的主人,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个跟在我身边的女人,她到底是一个什么。

  “一句话,这也是胖爷我今天要告诉你的话,当时那个人对我说,当年的后来来的人,就是靠着石女,找到了那个东西,我因为当时看到画像之后,就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女人就是你身边跟的那个,所以着重的问了一下,道:那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你根本就猜不到那个人是怎么回答的,他说,石女的当年去过那个地方的,唯一回来的那个人,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带人去那个地方的人,至于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那个人也说了,当年土伯消失的地方,但是我再去问什么,他都不说,直到后来,那个人说了一句我当时听不懂但是现在明白了的话,他当时说,那个把你们俩送过来的那个人,想要知道的,现在已经全部知道了,不要再问下去了。”——当时我真不知道我是被赵老二神不知鬼不觉的摆了一道,胖子如是说道。

  “后来呢?”我继续追问道,这一切,似乎都要串起来的样子。

  “后来?我能说我就是哪天晚上睡着了,然后醒来就变成了现在这幅鸟样儿了么?”胖子苦笑着对我说道。

  我看了看林二蛋,他也点了点头道:“那一晚,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本来在那样的环境里,师傅说让我眼睛放亮点,我是不准备睡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睡着了。”

  我期待已久的胖子醒来之后对我的解密,就这么说完了,这让我非常的蛋疼,因为我除了收获了一大堆的谜团之外,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最后我抽着烟皱着眉,而这时候的黑三,则拿了一个笔记本在我们眼前晃。

  “我感觉你们应该养成这样的习惯,很多事情不是说听一遍,然后就能全部都给记住,很多事情写下来,甚至列一个数学的方程式,就能解决掉很多的问题。”黑三缓缓的说道。

  “别在胖爷面前说这个,胖爷会的字儿,还没有会画的符多,你让我记这个?黑老三,你现在可记了,告诉胖爷我,你知道了什么?”胖子盯着黑三说道。

  黑三重新在笔记本上勾勾画画,然后对我们道:“首先,我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一切所有的终极,都是指的土伯消失的地方,包括宋斋少主人派出去的队伍,他们可能也是寻找当年土伯消失的秘密,但是真正的目的不祥,谁都知道,土伯的消失让中国的道教损失有多么的惨重,他们甚至可能去找遗失的典籍,这都不一定,而且基本上可以知道,现在除了我们,没有人知道石女的身份,不是吗?”

  黑三说的相当有道理,我点了点头,道:“你继续说下去。”

  “第二,虽然胖子说从始至终的都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脸,但是我基本上可以猜测到,这个人,跟小凡的爷爷有一定的关系,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宋斋那几个人的死,也跟他们自己作死有关,但是他偏袒胖子跟二蛋的意图非常的明显。甚至我认为,他是跟小凡他二叔林八千有一定的关系的,想知道为什么么?”

  “非常重要的一个细节是,当时胖子和林二蛋的灵魂水晶球,是小凡的二叔给我的,我一直认为都是林八千自己去了一趟黑洞里面的那个世界,救回了胖子跟二蛋,可是现在胖子说,他们没看到过林八千,是在睡觉的时候,醒来,就在这里了,我承认,林八千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一个人,但是那个神秘的人,也非常的厉害,他们俩只能是朋友,敌人的话,打斗中,林八千为什么不叫醒二蛋跟胖子起来帮手?——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这个人当然也有可能跟小凡的爷爷有关。天知道那个老人到底有多少的后手?总之,这个人是敌非友,起码,在宋斋和我们面前,是偏向与我们的。”黑三说道。

  “嘿,你这么一说,还真的像这么回事儿,你继续说。”胖子道,不知道为啥,看到胖子的语气跟表情出现在林二蛋脸上的时候,我总是感觉非常的滑稽。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现在相对来说还是非常茫然的,为什么?因为我们不知道怎么下手,胖子话里的军人,绝对是一个突破口,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不是明白那批军人在那边遭遇了什么变故,就算搞清楚又怎样?他们已经变成了死人了,现在啊,我们最重要的,是知道,他们当年到底是为了什么去的,为什么那么执着的,一定要到达那个地方,当时军方的人,到底是知道了什么?”黑三看着我们缓缓的道。

  “黑老三,这样子跟你说吧,你这么说,胖爷我真的佩服,可是胖爷我不得不说,你这一句是废话,几十年前的东西了,你怎么去知道?别告诉我,你是想让胖爷我招一个当年士兵的魂儿回来,来一个审鬼,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起码胖爷我是做不到。”胖子说道。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我们接下来行动的最主要的方向问题,不要过分的去想着到那些地方去寻找真相,我打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九两的老爹,他可以为了升迁去做一些事儿,但是他做这些事儿的时候,他的政敌有没有注意到?会不会去干扰?答案是肯定会,所以我感觉,当时派出一队又一队士兵的人,他要做什么,绝对不是天衣无缝的。”黑三脸上写满了奇怪的笑容对我们道。

  “依照胖爷我来看,当年派队伍出来的,估计是南京后来撤退到台湾的那一位,怎么着,你有什么门路?”胖子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黑三道。

  “现在也不能确定,但是最了解你的动向的,一定是你的对手,如果是那位的话,这边的伟人也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动向,你们也知道,当时运送昆仑龙胎的队伍,可是受到了伏击的,况且这么多军人的失踪,不可能没有档案的存在,现在只需要推测到年份儿,然后想想办法,不然我们总不能束手待毙吧?”黑三道。

  我听到他这么一说,一拍大腿,忽然让我想到了什么,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脱离掉我爷爷,包括宋斋的因素存在,我们来推测当年的事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而我们最后总结出来了一条主线,不得不说,黑三是一个聪明人,他给我们换了一条死路,换了一条思想的方向,瞬间让我们几个有了醍醐灌顶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们把一切,都还原到了几十年前,这个事件的开端。

  当时有人得到了昆仑龙胎,认为这是夺天地造化的东西,可以逆转溃败的形势,昆仑龙胎这么厉害的东西,不可能随便儿的找个地方埋了就成,于是,他们找到了一个地方,九龙拱珠的风水格局,也就是那个湖心岛。认为这里,才是安葬昆仑龙胎最好的地方,于是,有一支队伍,暗中运送着昆仑龙胎,往这个湖心岛进发。

  可是在沟子岭的时候,运送昆仑龙胎的部队,受到了伏击。这就好像刚才黑三说的,你有一个升迁的办法,政敌肯定会阻扰,事情到这里的时候,其实还是非常单纯的争权夺势,一方利用风水格局,另一方肯定要去阻扰,只是简单的斗争。

  当时两方的人,都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沟子岭,这里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他们在战场上可能是势均力敌,但是没有料到的是,沟子岭这里,有虫子,他们受到了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