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九章 胖子的回忆 (二)

第九章 胖子的回忆 (二)

  “你等等,胖子,你是说,你们在那里看,进入了一片雪山之中,并且,在雪山之中,遇到了一大批的死人,并且这些人身上的衣服是被那个神秘的人扒光的,而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是军装?军用的大衣?”我问胖子道。

  “对,就是这样,难不成你认为胖爷我还会撒谎不成?”胖子看着我说道。

  “没有,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东西,当时黑三受了伤,他没去那个小岛,不知道我们在之后经历了什么,我只能说,军人的尸体,在那个湖心岛上也有,但是不知道这些军人到底在要干什么,你说的雪山我倒是可以理解,因为我在那个岛上,越往深处走,就会感觉到越冷,可能当时我们已经无限的接近了雪山。虽然,这些空间啊什么的折叠让我不太明白。”我说道。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马上示意胖子可以继续说下去了,黑三刚才听到兴头上,现在都有点对我忽然的打断有点不爽了,我再次点上一根儿烟坐下,安静的做一个倾听者,听胖子继续讲下去。

  “胖爷我当时是感觉到不妙,这个人肯定是没安什么好心,可是现在他却什么都没表现出来,我就假装着刚发现这些尸体的样子,去找这个人问,我说大兄弟,这些尸体,你知道不知道?”

  “我知道,这些人,也是为了雪山深处来的,可是死在了这里。——那个人对我说道。”

  “为什么死的?这么多人一起死,你别告诉我,是因为天气。我当时就装作什么都没有想到的问道,可是这个人对我的回答是,因为他们不友好,惹怒了雪山深处的朋友。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很是淡定,而我抛却了考虑他这句话的真假的时候,却也在思考,大山深处的这群人,到底是什么,在我的意识里,你跟黑三包括林八千都可能在大山的更深处,更加的担心,胖爷我并不是不明白你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你在所谓的湖心岛见到了一部分的阴兵对吧?但是只是一部分,相对于川军失踪的2000人,包括更多的队伍,所以你认为,其实另外失踪的人,是通过了沟子岭,到达了那个雪山之中,对吧?”胖子忽然问我道。

  “对,我就是这么想,但是我想不明白,那些川军进入了神秘的雪山之中,到底是无意中的事情,还是他们就是冲着里面的秘密去的。”我点了点头道,信息的匮乏让我们在很多时候,都无法进行准确无误的推测。

  “应该有一定的目的性,因为我看到他们荷枪实弹,还有一个点就是,我们在老君庙遇到的尸体,那一具化蝶的尸体,他身上穿的是单衣,说明当时起码不是很冷,而这群军人,他们都是厚重的棉衣,应该就是为了雪山所做的准备,这件事儿暂且不说,听胖爷我跟你说蹊跷的,当时就在我跟这个人说话的时候,他忽然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对我说道,别吭声,那东西来了。”

  “当时雪山里,呼呼的风声异常的刺耳,我以为这个家伙在骗人,可是不一会儿,就听到了雪山里传来的声音,非常的大,我没办法跟你形容,是巨大的吼叫声,也不知道是什么野兽,你没在那种环境下呆过,不知道强烈的声音会引发什么,只感觉,在我们之后的山头里,开始强烈的雪崩,那是一种苍茫茫的白色,瞬间掀起惊涛巨浪想要吞噬一切的压迫感,这种场景虽然在远处的几个山头,可是还是让我们感觉到了恐惧,如果雪崩到了我们这里来,那我们就只能在这个雪山里再死一次了。”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在确定了这个山头不会出现强烈的雪崩的时候,我看着这个人问道。”

  “这是一个庞然大物,很调皮。——那个人缓缓的说道,却让胖爷我看他相当的不爽,这个可以瞬间让大雪山雪崩的人,竟然可以用调皮这个词来称呼?但是不爽归不爽,我却在这个人的面前生出了无力感。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的存在?”

  “哥们儿,看来这边的情况你比较了解,这样子,您告诉我成不,我初来乍到,很多东西都很好奇。——我当时是这么问他的,我基本上吧抱任何的希望。”

  “我是在几十年前来到这里的,当时是因为一个任务,我跟这些人一起,这些军人一起来到了这个地方,负责找到一个东西的解开办法,在外面那个世界的交叉口,我们遇到了很多事儿,很多我无法理解的事儿,我们牺牲了很多的人,终于来到了这里。——我没抱希望的情况下,这个人忽然对我说了这么一段话,让我非常的兴奋。”

  “那接下来呢?——我马上就追问道。”

  “我们来到了这里之后,牺牲了很多的人,相当相当多的人,终于,到了一个雪山的深处,见到了那个东西,但是我们却出不去了,他们似乎也没有让我们出去的意思,所以我在这里,找了一个地方住了下来,可是又停了一段时间,有人来了,他们进入了雪山的腹地,我躲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见到了他们,我发现,他们中的一个人,竟然跟我长的一模一样。——这个人望着大雪山,开始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我看他都开始呓语了起来。人在这种状态,很多时候,其实说话已经不跟着思维走了,我想着顺着他的话,套出更多的话出来,可是他却不说,只是说,走吧,如果你们想离开这里的话,一定要在天黑之前赶到那个地方。”

  “他似乎是真的在胡言乱语,又或者是什么,反正胖爷我对这些文绉绉欲言又止的人很不感冒,他刚才还说自己没办法出去,现在又说我们要出去的话怎样怎样,这就是个傻逼,胖爷我心道,可是没有人真的拿这个傻逼看,如果我们想要活命的话,我们只能继续赶路,可是就在我们走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湖面,发现刚才那些呆滞的眼睛,那无数双人脸,都转了过来,看着我们,如同看一群死人一样。”

  “我看到的,也被那个首领看到了,你之前看到了他们,我说你是疯了,胖爷我现在跟你承认错误,但是有一点你要清楚,他们队伍的老虎乌鸦等人,可以说是什么都不懂,虽然被那个宋斋的主人送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可是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可是胖爷我感觉,其实有一个人,他似乎洞悉一切的真相。”胖子说道。

  “那个老大,统领?”我问道。

  “对,他在当时也看到了冰面下的那张脸,所以他就照胖爷我商量,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个人,肯定有问题,这是我们都可以看出来的事儿,在深山深处,又更加恐怖的东西存在,这我们也知道,而且,刚才那个发出巨大的吼声的怪物,应该跟这个人很熟,我们想要知道点什么,其实就要在进山之前。”

  “我就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道:在他跟深山里的东西汇合之前,我们几个人,绝对有办法拿下这个人,并且从他的嘴里知道点什么,不然,我有种直觉,他会带我们走向一条死路。”胖子道。

  他说的我捏了一把冷汗,那个老大,也真的算是胆大包天了,那个人我听胖子说就是不俗人,竟然想要劫持?“那你跟他合作了?”我问胖子道。

  “你当胖爷我虎呢?我当时就回了他一句,胖爷我跟你很熟吗?跟你合作?——那个人诡异的看了看我,道:不合作可以,等下,我们得到的东西,也不会跟你共享,我心道成啊,其实我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这些人虽然不弱,可是有二蛋在身边,我们俩,绝对有把握的干掉他们,现在他们去当一个试探,去试探这个老头的深浅,不是很好?”

  “他们几个在一个拐角的地方动了手,在他们要动手之前,我拉着二蛋,去了一个地方,说是撒尿,其实谁敢撒?弟弟掏出来就要冻掉,下辈子只能当太监了,我们只是暂时的躲起来了一下。可是等我们回去的时候,那个人还在那里站着,而老虎的那一队伍的人已经找不到了!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问道:哥们儿,那几个人呢?”

  “他指了指临近的一座雪峰,那边有一个倾斜,露出了石壁,此刻,我看到几个身影,没有了人皮,好像被冻在了山谷上,一猛的不可能马上死去,我甚至看到了他们脸上痛苦的表情,然后在转瞬间,成了一个冰雕。”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我的小把戏,注定瞒不过这个转眼就可以把四五个人变成这副模样的一个怪人,可是他在这时候却说道:今天晚上之前,是注定不能到达深山里的出口,只能去我一个朋友那里借宿一晚了,你没意见吧?”

  “朋友?你的朋友不都是怪物么,我心里打了一个哆嗦,可是还是硬着头皮道,听你的安排。”

  “你很聪明,我也知道你害怕什么,但是放心,我只是知道我这个朋友的住所,她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被人带走了。——这个人看着我说道。我一想是个空房子,这样也好,小凡,可能我接下来的话你会不相信,但是你必须要相信胖爷我没有骗你的必要。”胖子看着我道。

  “你什么时候变的婆婆妈妈了?”我瞪了一眼胖子道。

  “我们到达的是一个山洞,刚好在一个避风口,里面有一张床,冰床,像极了神雕侠侣里面的所谓千年寒冰床,可是,石洞里却有一张画像,你想不到那是谁,算了,胖爷我不跟你卖关子,那个人,就是你从那个地下室里带出来的石女。那图画的不好,但是那张那么有特色的脸,胖爷我绝对看不错。”胖子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