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八章 胖子的回忆

第八章 胖子的回忆

  我们几个人合力,算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吧,总算是跟白珍珠解释清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么简单的事儿,却复杂到让这个女人抓着自己的脑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么久不见二蛋了,担心的要死,见面了起码要嘘寒问暖几句说两句贴心的话吧?可是拉着谁才算是面对自己的男人林二蛋,这是一个非常纠结的问题,最后,白珍珠道:“赶紧解决好,不然别来见我。”——说完,她就这么走了。

  留下胖子跟林二蛋这两个算是互换灵魂的人在那边凌乱,而我们纠结了这个事儿之后,解决的办法还是得问胖子,但是用胖子的话说,这事儿起码得等三个月,这魂儿不是说换就换的,其实对人的伤害非常的大。所以说,林二蛋跟胖子各回各的身体,想要解决好,就得等到三个月后。

  对于这样的情况,真的是让每个人都无奈的,最后还是九两说了句公道话,她说:“总归是从死人变成了活人,不是吗,这些小节的事儿,其实并不重要,不就是等三个月吗?”

  生活就像是强奸,反抗不了的话,就只能安静的闭眼去享受,起码胖子跟二蛋这样,也算是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乐趣,就这样在一起吃了午饭之后,我和黑三,直接把他们俩拉到了房间里,他们的灵魂互换不是只能算是一个小插曲,其实最重要的是,他们在醒来之前,进入了那个黑洞,到底是怎样一个空间。

  为了之后称呼的方便,我们暂时还称呼林二蛋为胖子,称呼胖子为林二蛋,这样的话,不会混淆,而之下的内容,胖子跟林二蛋两个人也不能非常的确定,因为那是一段类似于梦境的地方,他们都已经不能习惯和确定,那到底是一个梦,还是说那里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说按照胖子和林二蛋的说法,那就是他们并不是潜进了一个黑洞里,这是一个不好区分的概念,怎么去说呢,也就是说,在我们的理解当中是,林二蛋和胖子,被二叔用一种办法,拘禁了灵魂,然后,被送入了黑洞之中,这样一种理解,他们是被动的,是被压迫着送到了一个地方,其实不然。甚至于这么说,他们并不是进入了黑洞,他们俩对黑洞没有明确的概念。

  “我们是感觉,在被那些神秘的虫子追的时候,忽然睡着了,对,就是睡着了,然后在醒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和老虎他们几个在一起了。并且我们在的,是一片冰山雪地之中。”胖子皱着眉头这么说到。

  我出去办了几条凳子,我们几个抽着烟,来听胖子回忆,我听的特别的认真,因为,似乎,胖子的回忆,就会整个谜团的真相。这真的是一个非常难以理解的画面跟思路,我们不得不去想着前面所有的内容好让一切都串起来。

  乌鸦,老虎这批人,是通过一个神秘的献祭仪式,让他们进入另外一个只有我跟石女可以看到的空间,最为重要的是,老虎,乌鸦,并不知道他们自己已经死了,而胖子也一样,他们在最开始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自己死了,只感觉,是自己被虫子,给赶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这个地方,是一片的冰山雪地。

  但是刘胖子这个人比较聪明,或者说,之前因为我看到过这批人,并且我们已经分析了这批人,肯定是活死人一样的东西,之前胖子看不到这批人,而现在看到了,所以他很快的就反应过来,他和林二蛋,很有可能,现在他们已经跟乌鸦这批人一样,进入了平行世界之中。——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被我二叔林八千做了手脚。还以为是阴差阳错的闯入,所以他们一开始的想法就是找到我跟黑三,包括我的二叔林八千,与我们汇合。

  说到这里,相信大家依旧很难去理解,因为他们进入的黑洞,在我们的意识里,这里会是一个阴冷的阴间一样的存在,其实不是,那是一片雪山之中,峰峦叠嶂,很冷,这是胖子的第一感觉,因为当时低温差点冻死他们两个。可是很明确的是,这里是雪山,是一片雪山的景色,而非是阴间啊什么的。胖子跟林二蛋的第一反应是找到我们,因为他感觉,或许,我们跟他们一样的,是在无意间被传送与这个平行世界里,可能是在雪山的某个地方。

  老虎和乌鸦,他们一样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所以这一群算是迷失的孩子,就结成了同盟,他们向雪山的深处进发,找到我们,顺便找回来的路。谁都不想,在雪山里面生存下去,他们在雪山的外围转了很久,没有发现我们的踪迹,开始往雪山深处进发,这时候他们都非常冷,只能用草,编织了衣服,勉强用来御寒。

  于是,他们在第一个雪山的山头,遇到了一个茅草屋,这个屋子里,走出来了一个穿着军用大衣的年轻人。胖子说到这里的时候看了看我们,问我们俩相信不相信他的话,而我跟黑三抽着烟,不知道说什么好,信,还是不信,这似乎都是一念之间的事儿。

  “信也好,不信也罢,但是继续说下去,‘”我对胖子说道。

  “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在看到这个的时候,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什么,这里竟然有其他的人,还是在雪山之中,而且最重要的是,从始至终,他没有看到这个人的脸,他穿的像是一个考察队一样的,眼上还带着厚重的眼镜,跟潜水镜一样的,他住的地方,是一个冰屋,就是在冰中,雕刻了一个房子出来。”

  “当时我们登上雪山的时候,他就站在那里,其实是把我们吓了一跳的,但是,我们一群人,这么多人,也没必要去怕他,我们就走上去,问这个人,说老兄,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个人没有说话,只是对着我们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请我们进屋,在他这个冰雕的房子里,我们换上了新衣服,崭新的军用大衣,就是几十年前的衣服,就在一个大箱子里,这个人似乎收藏了很多,之后,我们还吃了几条鱼,味道相当的不错,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更何况我们现在不仅吃了人的,还拿了人的?”

  “所以在之后,尽管我们对这个忽然出现的人有所怀疑,可是还是对他很客气,这个出现在这里的人,也不会是一个一般人,在我们喝了热水之后,这个人忽然嘶哑着喉咙问我们到,你们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他的这个问题非常的难以回答,我们只能含糊着应付过去,好在这个人,他也没有纠缠这个问题之上,只是说道: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胖爷我当时就说,你当我想来呢?我是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里,而且我们也想走,可是找不到回去的路。——其实我自己都非常的不确定,这人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你应该知道,胖爷我随身都带着罗盘的,当时我在遇到这个人的时候,就拿出了罗盘,没有异常,也就是说,出现在这里的这个人,他并不是一个鬼,而是一个在平行空间里的土著。”

  “当时他继续没有说话,最后,我们就想着跟他们告辞,因为胖爷我当时心里还在想着你们,于是就厚着脸皮说兄弟,再给我几个军大衣好不好,我有几个朋友,可能迷失在了雪山之中,我们现在赶去救他们,而且我们绝对没有打扰的意思,可以的话,找到他们,马上就走。”

  “当时这个人说的是,如果你有朋友在这里的话,只会在雪山深处,但是里面的温度更加的寒冷,就算有人,也早就冻僵了,你知道的,胖爷我对你们一直照顾有加,所以在听了他这么说之后我更加的担心你们,所以拿了几个大衣之后,我就想告辞,早点找到你们,你们就有生还的可能,可是这个人却说,我不带你们去,你们找不到那个地方,就算找到了,也出不来,因为在雪山的深处住了一群人,他们的脾气可不怎么好。”

  “他的意思就是带我们进入雪山的深处,给我们当向导,这我们没有拒绝的理由,虽然我们也不能理解,这个人他到底是抱着什么目的忽然说要帮我们,我们也只能当,这一次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遇到雷锋了,于是我们就往雪山的深处进发,在雪山里的赶路,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而我们也非常忌惮这个人,因为到现在,除了他嘶哑的声音之外,我们连这个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不知道,而用脚趾都可以想到的是,这里肯定是个对于我们那个世界来说禁忌的地方,我么贸然的闯入,肯定会受到敌视,他是不是在雪山的进发之中,找机会干掉我们?要知道,在雪山里面,杀掉我们实在是太容易了。”

  “一路上,我们什么都没有遇到,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雪,相信如果没有这个神秘的人的话,我们走的会相当的艰难,慢慢的,我就对这个人取消了警惕,甚至慢慢的去套近乎,想要从他的嘴巴里,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雪山的深处,又到底住了一群什么样儿的人。可是我拿这个问题去问这个人的时候,他看了看我道:这里是一个,跟你来的地方完全不一样的地儿。”

  “这个我知道,我想的是,整明白,这里是哪里?阴间?还是一个平行世界?胖爷我当时就这么问他。”

  “首先,我已经大概的知道了你们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我很难去回答你们,但是怎么说呢,你们通过了那个地方来到了这里,在那个地方,你们无法把那个世界分开,但是这里,已经完全的独立了。——这是这个人当时回答的问题。“

  “这个问题,胖爷我肯定不明白,但是有一个人明白了,那就是统领,老虎跟乌鸦,他们那个队伍的头目,当时按照头目的理解就是,我们是从沟子岭过来的,从一个世界,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沟子岭,就等于是两个世界的一个结合点,所以说沟子岭是一个奇怪的地方,为什么呢?因为当时乌鸦看到的东西,跟你们那个队伍(这个队伍指的是二叔胖子跟我的队伍。)看到的东西是一样的,比如说在当时,我们都能看到帐篷,那是一个两个世界交汇的点,当时胖爷我都被整晕了,但是那个首领在地上画了一张图,让我瞬间明白了。“

  “他画了两条线,合成了一条线,交合的地方,会有短暂的重叠,这类似于焊接,所以沟子岭是个奇怪的地方,而我们现在,则通过了沟子岭,从那个世界,彻底的进入了这个世界当中,当时首领在这么说的时候,那个人点了点头。胖爷我也没追问这个,而是继续问了下一个问题,在雪山的深处,有你的朋友,他们怎么会住在雪山里面?“

  “因为他们出不来了。——这是那个人的原话回答,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林二蛋,胖爷我绝对没有撒谎,所以我当时就纳闷儿道:难道有人拿铁链捆着他们?“

  “因为他们都是死人。这更是那个人的原话。“

  “胖爷我当时就大骂了一声草,真是神经病,称呼死人为一群朋友就算了,更说他们脾气不太好的,难道说,他是要把我们引进一个僵尸大基地里?刚才对这个人好转的印象瞬间就烟消云散了,也就是胖爷我当时担心你,不然绝对不会继续赶路下去,太古怪了,这个世界古怪,而这个人,更加的古怪。更像是一个神经病。“

  “我们继续往雪山的深处进发,然后就开始遇到人,是死人,那些人形态各异的在雪山深处被我们发现,但是无一例外的,都是光着身子,全部都冻僵在了雪里,当时胖爷我就纳闷儿道:这些人光着身子来到雪山里,找刺激呢这是。“

  “他们本来穿着衣服的,但是我感觉到,死人穿衣服的话,是种浪费,不如把活着的机会给还活着的人。这个人这么一说,胖爷我差点把拿着的衣服给丢了,很显然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身上穿的看起来崭新的衣服,是从这些尸体上收集而来的,想不到这个人,还有这样的嗜好!“

  “其实我们每个人在听了这话之后感觉都不会很好,但是却没人会脱下身上御寒的东西,虽然知道我们是灵魂方式的存在,可是现在,起码还有活过来的可能,但是要是灵魂在另一个世界冻死了,那是不是永世不得超生?这个问题没人知道,胖爷我都不知道,这已经超脱了我的理解范围,我也不敢去试,万一呢,万一就回不来了呢?“

  “只是不得不说的就是这个老头的癖好,在胖爷我看来,这是一个既当了婊子又想立牌坊的人,因为他有个怪毛病,就是每看到一个尸体,就会跪下磕一个头,可是明明的,这些尸体身上的衣服,都被他给扒了个干净,既然敬重他们,又何必脱了他们的衣服呢?我们也没理他,不管怎么说,就算是死人的衣服也罢,起码现在还在我们的身上穿着呢,我们继续的赶路,而越往前面,尸体就越密集,外围的尸体差不多都被扒光了,深处的却没有,看来老头也只是收集够穿的,而不是一个也不放过,最后,我们实在是走不动了,可是这个神秘的人却不让我们停,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在这里,不安全,一旦停下,很快,我们就会变成了一个冰雕。跟那些死人一样。“

  “他是一个在雪山里生存了的人,所以没有人敢不听他的话,可以不听,但是谁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最后我们在一个相对来说,比较避风的一个地方,说,这里可以作为一个临时的落脚点,休息一下,当时我们几个,都已经累的够呛,在雪里走路绝对比趟烂泥塘子强不到哪里去,我们停了下来,乌鸦他们几个,抓了点血,准备用炉子烧点水,温水都行,不然,整个嗓子都被冻干掉,因为雪山里的风实在是太厉害,张开嘴,都要往嘴巴里面去钻。

  我就在等他们烧水的时候,这个首领忽然用一个小雪球砸了我一下,我看过去,他不停的冲我眨眼,示意我过去,我站起身,看到那个神秘的人似乎在闭目养神,走过去一看,他们清掉了表面的一层积雪,首领对我道:刚才抓雪的时候,发现雪层比较薄,所以才发现了这个。“

  “我凑过头去看,发现这个雪层下面,是一个湖,湖里密密麻麻,都是人,似乎在冰面的下面,看的不甚清晰,但是最主要的,是冰面下面的人,他们每一个都保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势,好像在昂头看天,也就是说,冰面上看到的,不是整个脑袋,而是一个基本上昂成了九十度的脸,惨白的脸,还睁大了眼睛,似乎在死前非常的绝望。“

  “这个老头把我们叫到这里来休息,是不是有预谋?这个首领当时就问我道。而我,则把周围的雪层给清理了一下,发现这个冰面下面,如同蘑菇一样的,密密麻麻的全是脸,如果说这个冰层下面是一个湖的话,等于说,湖里全是尸体,并且每个尸体都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昂着脑袋。“

  “别冲动,这个人不简单,他敢跟我们这么几个人进山,就有有恃无恐的理由,我是这么对首领说的,可是当时胖爷我就有种错觉,我感觉,等下,我们会变成这个冰面下面尸体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