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一章 父亲的信

第十一章 父亲的信

  但是那么多人,军队中的人,能没有奇人异士么?答案是有,就算没有,也可能有个别非常幸运的家伙,他可能逃了出来,更有的人,可能是阴差阳错的,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也就是胖子他们到过的雪山之中,他们运气更好的,回来了。

  这些幸运儿没有死于虫灾,没有死于雪山之中,并且发现了什么,把这个秘密带了出来,也就是另一个世界的秘密。而当时我的爷爷,和宋老鬼,他们俩,绝对是平常人眼中顶呱呱的风水师,鬼道的两位极为厉害的传人,这可不是开玩笑。

  然后,他们才开始深入,并且可以知道的是,我爷爷最初的身份,也是一个军人,他去那里,也是执行任务,假如说如同阿扎所说,这是一个大的棋盘的话,在那个时候,棋盘还没有乱掉。至于后来我爷爷跟宋老鬼到底在里面经历了什么,导致两个师兄弟分道扬镳,这个问题我们之前太过执着,太过在乎,所以才关心则乱。

  我们要做的,只需要知道,我爷爷当时,是接到了什么任务,去的沟子岭,他当时回来之后,又怎么跟派他去的人交代的,这些才是我们在现在最无奈之下要做的事儿,一个比较大的方向。

  这是我们最终商议的结果,可是就算是这样,还是比较难,因为我们不像宋斋那样,拥有一个巨大的人脉关系网,在现实的世界里照样可以呼风唤雨,可是既然方向已经定了,我们总不能什么也不做,石女那么重要的人还在宋斋手上,二叔生死未卜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

  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最后,大的方向在确定了之后,我们的小方向也慢慢的敲定,不得不说,我们在确定了思路之后,几个人不再浮躁,而是心平气和的在那边讨论路线,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虽然我们没有爷爷二叔那样的布局掌控能力,我们却努力的想把一切都做到最好,做到极致。

  黑三是我们几个中,在这个社会上,人脉算是最广的一个,他说他可以去通过他爷爷的关系网,在TW,包括通过当年二叔帮忙“捉了一条龙”了的那家人去想一下办法。

  “另外的,不要小看九两的老娘,这个女人背后的家族也非常的厉害,不然九两老爹明知道自己媳妇儿背着自己有小动作,却还无可奈何?这边儿的话,小凡去跟九两交代一下,看她能不能帮一下忙,目前我们只能这么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实在不行,谁也没有办法不是?”黑三说道。

  “胖爷我也豁出去了,你当我紫府山刘天赐的名号是白给的?多少人跪着求我办事儿我都没办,关系层绝对不比你家那个黑老头差多少。”胖子也咬着牙道。

  目前来说,主角是我,我却丝毫的都插不上话帮不上忙,唯一可以做的,还是跟我最不想打交道的人合作。九两的老娘,那个酷似刘嘉玲的女人。

  可是除了这个之外,我能做些什么呢?我们这一商量,就直接从中午商量到了晚上,直到林小妖敲开了门儿,跟一个泼妇似的站在门口道:“你们几个准备碎碎念到什么时候,还准不准备吃饭了?”

  我们这才想起来,原来我们都已经饥肠饿肚了,吃罢饭之后,接下来的事儿其实就是等着实施了,该说的我们也说的差不多了,我刚让林小妖先回房睡觉,我去找九两谈谈,我跟九两在茶室有了那段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的说不清道不明,其实在我的潜意识里,还非常的珍惜这个更类似于红颜知己的女人,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老爹忽然站在院子的门口,抽着旱烟袋对我招手道:“小凡,你过来一下。”

  我现在对我老爹的关注绝对是最多的,因为我认为本来应该浮出水面的他也着实的太过能隐忍了一点,一直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能力,上一次马真人的事儿,也从侧面的证明了他当时对我说的话,也没有撒谎,现在他忽然叫我,我一下子有点期待。

  难道这个看起来最老实,其实藏的最深的老爹终于要忍不住露出庐山真面目了么?

  我赶紧跟了上去,老爹有个习惯,就是只要找我谈话,就是往门外走,今天还是一样,我跟着他出了门儿,过了一会儿,他对我说道:“我大概的知道你们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小凡,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原谅我不能给你提供太大的帮助。”

  他说完这句话有点停顿,我们俩几乎是一个停住了身形,父亲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是不是可以间接的理解为他其实知道很多事儿,但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不能选择出手?

  我看着他,不说话,这同样也是一个颠覆我二十多年印象的老爹,尽管我非常想知道,想去问,可是看着他已经白了的发,我还是没有问出口,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他永远的不要出手,就做一个简单的农民,继续抗起这个家。

  我们就在那一句话之后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老爹递给我一张纸,道:“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看这张纸的内容,你是一个大孩子了,有自己的想法,你看,我不拦你,但是我建议你不要看,把这封信邮寄出去,或许对你们接下来的事儿会有帮助。”

  “邮寄出去,给谁?”我问道。

  “给那个男人,给我起名林语堂的男人,他跟你爷爷的关系,比你想象的要好。”父亲抽着烟缓缓的说道。

  给父亲起名林语堂的那个男人?我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那个打着黑伞的古怪老头,青旺街八号,那个铁门后的老头,我记得,在当时我们有过一段比较和谐的谈话,对于青旺街8号,其实那里是我比较忌惮的地方,有凤姨这个培养二叔长大的女人,更是在那里,我坐着一顶轿子到了宋斋差点回不来了。

  “直接写地名儿,他收的到?”我问老爹道。

  “可以。小凡,别怪你二叔,不管以后到了什么地步,他做了什么,都不要怪他,这是我们林家欠他的。”这是父亲在那一晚上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最让我难受的一句话。

  或许在泥巴墙前二叔对我动手的时候,我就知道,或许在某一天,我和他会真的走在对立的两面,我在那天,是真的感觉到了杀气,他却在矛盾之中没有动手。

  我和二叔,包括爷爷之间,我总感觉像是这样。——二叔是一个勤奋隐忍的人,而我却是一个废柴,却偏偏的爷爷什么都选择了我,这对二叔来说,也是不公平的事儿。

  我一直想对爷爷说的一句话是,如果选择了二叔,一切的一切,他都能做到最好。

  我拿着那张纸,父亲没有说一定不让我看信的内容,我也知道,如果我去看的话,肯定能得到点什么,不过因为他不想我看,我还是折好,放进了口袋里,准备明天去邮寄,自己的老爹,要给他最大的尊重。

  这世界上有的人,不管在你什么时候都不用担心与他们对立,那就是你的父母。

  之后,我去找九两,敲定她母亲帮忙的事儿,我们俩之间,还是有点尴尬的,在外面的话还好,有种小世界的感觉,可是在家里,我明显的感觉到九两的不自然,最后在我说过之后,她道:“我可以跟我妈说一下,但是她想见你一面,估计很多事儿还得你们俩面谈。”

  “再说吧。”我对她道。

  正事儿说完,气氛更加尴尬,这就是知己之间一旦搞出暧昧的尴尬,可是那事儿能怨我吗?要不是哥们儿品格高端,当时就把这个美艳的女警在茶室里拿下了,现在我只能告辞,一夜又是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又闹出了一个笑话。

  外面传的是,胖子想偷林二蛋的老婆,被抓了。

  事实的真相却是,林二蛋想女人了,顶着胖子的身体跑回去想跟自己的媳妇儿亲热,血气方刚的小伙儿,这也正常,可是刚溜进大门儿,家里的狗就叫开了,后来的情况就是,“胖子”被林二蛋的老娘桂珍发现了,一热火,左邻右舍都出来,合力的把这个色狼给五花大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