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二章 夜

第六十二章 夜

  这一切转瞬即逝,湖面,还是湖面古井无波,颇有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立马动若狡兔的感觉,并且在给了致命一击之后,立马恢复平静,完全不管不顾岸上的我们是如何的吃惊如何的纠结。

  “孙老,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口干舌燥的问道。

  “我要是知道,我们早就诺曼底登陆了。”孙老头苦笑道,我再问阿扎,这个丛林猎手,他都不能给我回答,只是不确定的问道:“这里面,有什么怪物还是什么?”

  可是这个问题,除了进入水底看之外,没有人能给他回答,好在这是下午,不是晚上,不然,这更难受,一道湖水,就阻拦住了我们所有的人,现在我们面面相觑,没有丝毫的办法,最后,孙老头道:“看来我们准备的不够充分,小兄弟,你可以联系到你身边儿的那个高人么?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的话,看来我们只能重整旗鼓下次再来了。”

  “我二叔?”我摇了摇头,他现在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哪里能联系的到他?看来孙老头跟我有一样的直觉,那就是二叔,是一个百事通一样的人物,然后,我就在目瞪口呆之中,被绑了起来,用宋斋少主人的话来说,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二叔现身,现在把我丢湖里,他也绝对出来,还问我信不信。

  这下我蛋疼了,问道:“用不用在我的身后挂一个牌儿,写一个午时三刻问斩什么的?”

  “那倒不必了,只要找几个人关押着你就行,我相信,那个男人肯定会来救你的。”于是,我非常悲催的,说是跟人演双簧吧,也不像,但是说不是吧,又是,目的还是骗我二叔现身,而更纠结的是,此刻,我除了这个,也没有别的办法?

  我就是这样开始我自己的囚禁生涯的,晚上吃了饭之后,他们干脆在湖边搭起了帐篷,阿扎和首领去打了点猎物回来,我们带的食物是防腐的,这样长期驻扎的话,还是就地取材比较好,就是方便不允许,要不然我都怀疑这群人要来一顿全鱼宴,因为现在我们要是不去招惹这个湖的话,别人看我们,就是来度假的。

  这种情景一直持续到晚上,湖水表面结了淡淡的一层白雾,宋斋的队伍里带的有医生,测试了之后说就是湖水和空气的温度相差过大引起的,而且现在也是结雾的时节了,放心的吸没事儿,我也很放心,因为绳子捆的并不结实,哥们儿应该算是现在最舒服的囚犯了,比柯震东都舒服。二叔如果真的上当的话,来救我,肯定是选在半夜,这是绝对的。月黑风高杀人夜嘛不是,想到这里,我在吃了一种不知名的小动物的肉之后,想着既然是等待,还不如养精蓄锐,就这样靠着帐篷睡着了。

  我是被一阵噪杂声吵醒的,醒来的一瞬间,还以为有人劫寨,身边看守我的人也只剩下了一个,而此时的夜色之中,响起了非常整齐的脚步声,像是我们军训的时候走的正步一样,我对身边儿的人道:“来,给我解开。”

  “少爷吩咐了,让我看着你。”那个人道。

  “快点给我解开,不然全没命了,没看到你家小姐看我的眼神儿都不一样?明显的暗恋我?”我对这个人道,好说歹说,总算他也知道关押我只是逢场作戏,把我放开,等我出去,还想问一下你们是不是闲着蛋疼了,这大半夜的,竟然还在这边搞军事演习?谁知道我刚走出帐篷,就被人扑倒在地上,还没开骂,就听到这个人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原来这个人是阿扎。

  我环顾了一下,发现现在所以的人,都在地上趴着,呼吸都不敢大声,阿扎压着我,对我指了指远方,我一看,立马把所有的话都吓回到了肚子里。

  远处黑暗中,借着昏暗的月光,我看到了一群人,似乎是穿着破败的军装,他们在原地踏步,而在夜色之中,每个人都脸色灰白,这些非常明显的,不是人。可是此时他们就这样原地踏步着,像是军人们一样。

  “什么时候的事儿啊?”我把声音压到最近问道。可是没有人回答我,我是被二叔他们几个给惯的大胆子,可是眼前的这几个人,似乎被这个场面给吓呆了,听到我压到最近的声音,都有人瞪我。

  或许每个人的处理方式不一样,我也没说话,就在我以为,这些兵,就是出来在湖边儿操练的时候,本来平静的湖面儿,忽然响起了破开水面的声音。

  哗啦啦哗啦啦。

  水面上,开始出现一个庞然大物,并且有两个灯笼那么大的眼睛。并且这个怪物,缓缓的朝岸边游来,游的近了,我才发现,刚才我那个跟灯笼那么大的眼睛,是一句非常贴切的形容词,那不是眼睛,就是灯笼,这个忽然出现的,也不是怪物,而是刚刚破开水面,出现的一条船!一条木船,看起来木船的等级很高,有亭台楼榭,放在古代,也绝对是个游艇的级别。

  一条我们现在最为迫切需要的船!看到这条船的时候,我全身的鸡皮疙瘩似乎都要跳出来,甚至有了上这条船的冲动,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了预感,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二叔那个胆子那么大的人,他会不会真的艺高人胆大到冲上这条船?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这条船乘风破浪而来,停到了岸边儿,那些面如死灰的踏步的军士们,开始登船,动作整齐,我借着月光看着每一张脸,生怕二叔这个傻大胆会不会这个时候,混进了死人的队伍中,可是好在,没有,那些穿着军装的将士们,渐渐的都登上了这条木船。就在这紧要的关头,忽然看到一个绳子飞了起来,一把套住了最后一个就要登船成功的将士!

  船在这个时候,开拔。而那个被绳子套住的人,则被到了岸边,剧烈的挣扎着。

  “这是你的人?”我问向身边儿的宋斋少主人,她脸色古怪的对我摇了摇头,道:“这就是个疯子!”

  紧接着,我看到了一个身影冲了出来,跟地上那个挣扎着的“尸体”混战在一起,虽然是在月光下,看那模糊的身形和猜测,我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我们几天设计要擒住的二叔!

  “阿扎,都去帮忙。”我抽出枪,马上对着刚才的方向跑了过去,阿扎跟首领在后面跟上,等我们跑到那里的时候,那个东西挣脱了绳子,跳入了水中,只剩下二叔一个人,无奈的站在岸边儿。

  我看了一眼湖面,发现湖水中的那条船上,站了一整排的白色的脸,可是他们此时,全部都怨毒的盯着我们所在的方向,肯定不是看我,他们是在怨恨二叔。

  “二叔!”我叫了他一声。

  他看了看我,点了点头,竟然笑了笑道:“这玩意儿真滑溜,本来还想捉一个玩玩。竟然让他跑了。”说完,他递给我一个破片,道:“在他衣服上撕下来的,你看看?”

  我接过布片,这布片触手滑腻的,感觉非常不好,上面也没有番号什么的,我就能区分出来是当时的军装,其他的一概看不出来,就道:“看来这个地方,那些消失的部队,可不是被虫子吃了那么简单啊。”

  这时候宋斋那边儿的人已经赶到了这边儿来,少主人跟孙老头就不说了,其他的人看二叔,我都感觉像是看一个怪物,这可是一个在刚才那样的场面下,敢去捉一个回来玩玩的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