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一章 湖

第六十一章 湖

  我们站在山巅之上,峡谷之后登高山,高山之下,更是一个巨大的峡谷,只是这个峡谷,是一个湖,而湖的中心,则有一个小岛,我看宋斋少主人的表情,基本上可以确定,这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你身边既然有那样的高人坐镇,想必你也差不到哪里去,小伙子,你可以看出这个地方的风水格局不?”这时候这个老头再一次问我道,他这么一问,如同是一个考题,这么多人在,我不能出丑,相对的来说,黑皮古书之上,风水一篇,也是我学的比较好的一些,但是之前所到之处着实是太少,而风水这东西,懂是一方面,真正的还是要看,纸上谈兵和现实之间差距实在是过大,因为按照风水上来说的山川走势,不可能完全按照书里的描绘来走,比如一个高山,本来是龙状,但是泥石流后呢?风雨侵蚀之后呢?这些东西,阅历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他在问之后,我就去看,并不着急发言。

  以我脚下的山峰为一个基石的话,往外层层叠嶂,看风水,最重要的是找风水眼,以眼往四周扩散,以点串面儿,我在地上,折了一个树枝,勾画了起来,而越勾画就越难受,因为如果以那个小岛为风水眼往外延伸的话,这里连接九峰,是一个非常好气而宏大的九龙拱珠地貌,九龙拱珠,也可以说是风水格局中的顶峰,放在古代,起码可保十代江山。

  “九龙拱珠吧应该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边势是绝对足了,但是形不足,名山深处的山还是太小了点,要是换成秦岭那样的大山,绝对了不得。”我说道,说完,我拿眼睛的余光看了看孙老头,生怕自己的说错了丢脸。

  他点了点头,道:“那一峰藏的那么深都能被你看到,也不简单,你说的也没错,风水地利,形势要兼得,这也没错,这里的确势有余而形不足,但是它有一个最妙的地方,就是水,龙属水遇水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句话你也应该耳熟能详,再说了,何谓风水?藏风聚水之地,所以这个湖,可以说是点睛之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年运送昆仑龙胎本来设定的目的地,应该就是这里,但是却是在沟子岭遭到了伏击。”

  我看了看水,不得不说,我还是因为紧张和阅历不够而忽略了很多东西,孙老头的话,给了我醍醐灌顶的感觉,我点了点头,道:“的确,也就是这样的地方,才配得上龙昆龙胎这种听起来就霸气绝伦的东西。”

  “差得远了,昆仑的东西,论地势,谁能与昆仑争锋?当时如果不是被逼无奈,那个人也不会暴敛天物。走吧,时代变了,不跟你们这些年轻人说这些玄乎的东西,下去看看,这地方,到底有多玄妙。”孙老头哈哈大笑道。

  我们下了山,一切平静的可怕,这让都准备大干一场的我非常的迷惘,不知道是真的没事儿呢,还是风雨欲来的压抑窒息,山下面,是一片树林,长的也不是什么稀奇的树种,而是柳树,而且枝桠也并不粗壮,穿过树林,来到了岸边儿,可是真的到了岸边儿,我们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没有船。

  怎么过去?当然,这似乎不是多大的事儿,宋斋队伍里的人马上就有人自告奋勇的说道,游过去,我就是在海边儿长大的,这点距离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事儿。可是他在脚下水的时候,就打了一下哆嗦,道:“真他娘的凉啊!”

  此时已经入深秋,山风一吹,的确是有点凉,可是还远未到那种地步,我伸手摸了一下,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凉,这是一阵彻骨的凉意,这种温度的水下去,绝对是找死,可是那个人好像好要面子一样的画已出口木已成舟,笑道:“不算啥,以前我大冬天的在海里游泳,海风一吹,那酸爽就别提了。”

  “去吧,最好是测测深度。”宋斋的少主人对那个人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人家的家事,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看着那人脱的剩下内裤下水,水深我不知道,可是看着这一片深蓝,想必应该不浅,深山里的水潭,一般都浅不了,地形的原因甚至让你前一脚还只是到脚踝,下一脚却能没过你的头顶。

  那个人下水之后,水性确实不错,游动的时候,甚至在表面都看不到什么波澜,走的深了一点儿,他对我们招了招手道:“就这里,我置一下底啊。”说完,他还带着笑的,潜入水去。

  这样需要水性很好,特别是深水,我小时候也在林家庄之外的河里游泳过,知道这样的难度,可是,三十秒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

  刚才那个跟我们笑着挥手的人,好像上一次挥手,将画面定格,已经成为了永恒。

  “救人!”我道,虽然那个人对我来说是路人甲,可是我却无法接受这样的情况发生,刚才还好好的一个人,转眼就这么没了?

  “你去啊!”宋斋的少主人瞪了我一眼,道。

  我却不知道怎么接话,我去?我想,但是我会去吗?她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把我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或许刚才的我,在一次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谴责了别人,在行动上,我却也是个矮子?

  我苦涩的一笑,道:“我去了,一定会再死一个,不会有别的可能。”

  她看了看我道:“我的人下去了,就一定不会再死一个?”

  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下来,死一般的寂静,平静的湖面,平静的柳树林,不是亲眼所见,根本就难以想象,就在几分钟前,这里一个人,消失在了水里,甚至都没有翻起一道涟漪。五分钟过后,基本上可以确认,这个人出事儿了,我没在说话,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敬畏生命,可是我却不敢下水救人。

  “捞一下试试,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宋斋的少主人下令道,他们的队伍非常专业,甚至刚死了一个人,每个人的脸色都还非常的平常他们拿出绳子,我看到,绳子的一端,挂着钩子,这种并不是专业的捞尸工具,看样子,这个钩子,本来的用途应该是用来攀登高山,此刻他们在绳子的一端绑上石头,开始往刚那个人消失的地方够,绳子有七八根,第一次,有两根绳子,就拉不回来了,貌似勾到了什么东西,但是绝对不是坚硬的,因为绳子可以拉动,那边儿的东西,似乎有弹性。

  这种感觉很不好,很压抑,不单纯是出于人对水的的天生敬畏,更多的,是因为未知,因为你无法猜测,水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而在未知面前,最可怕的东西,其实是人的想象力。

  “少爷,应该很难捞到了,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用到绳子,水深,我们一下子损失这么多也不行,而且,水底会有暗流,尸体会随着暗流涌动,不一定还会在刚才的位置。”其中有一个人,对宋斋的少主人说道。

  “你们谁还有在水边生活过的经历,遇到这种情况,要怎么来?”宋斋少主人说道。

  “结一个木筏,这不是什么难事儿,这边刚好有树。”阿扎这时候道,他算是一个深山里长大的孩子,其实我们这里,最适合在野外生存的应该是他。

  宋斋少主人这个人,也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其实看装扮就知道,这个人从来没把自己当女人用,非常干练的说干就干,我们就去柳树林,砍了些相对来说粗壮一点的,阿扎和首领两个人做大师傅,剩下的我们打帮手,很快,就搞了一个简易的木筏,上面可以站三个人,上一次是自告奋勇,而这一次,则要点名儿才行。

  如果说这一点儿,其实宋斋的少主人,并没有针对我的意思,在这种时候,如果说她提出,三个人,也要我们出一个的话,我不能拒绝,也无法拒绝,因为我们现在,是临时的盟友关系,可是她没有,只是点了三个人的名字,拿着我们刚做好的简易水桨,木筏在水面上,缓缓的游动着。

  我在祈求不会出事儿,我希望,刚才那个人只是在潜水的时候,因为温度过低导致腿抽筋儿,所以才一去无回。

  我们就这样看着,每个人,都写满了紧张,在大自然的面前,人命,其实非常的渺小。

  木筏都过了刚才的位置,继续平缓的朝着小岛的方向驶去,平平静静的驶过一半儿的航线,可是,就在我们的紧盯下,忽然,木筏在水面上,疯狂的旋转了起来,旋转的非常厉害,如同螺旋掌一样,我看到了木筏上面的人惊恐而绝望的表情,他们紧紧的抓着筏子上的绳子不肯松手。

  “是漩涡,不行了。筏子顶不住,并且会被吸进去。”阿扎在我旁边叹了口气道。

  水面上有一个漩涡,这是一个真实的深渊巨口。

  转瞬,三人加木筏,就被吞噬。

  湖面恢复了平静,甚至连木筏都已经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