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三章 轮回

第六十三章 轮回

  期待过很多二叔的出场方式,却没想到他以这样一个形象出来,而且看情况来说,我们所有人的推测都没有错,二叔就在我的身边儿,现在他忽然一出现,我都感觉我们下午的做法非常的幼稚,二叔这样的人,真的可以那样骗住?

  “这位兄弟想必就是那位高人了吧?小老儿孙药人,久仰久仰。”孙老头对二叔抱了抱拳道。

  “有没有吃的?”就在我以为二叔会非常高冷的看他一眼,说一句不认识的时候,他竟然破天荒的来了一句跟自己浑身气质格格不入的话,然后每一个对二叔非常好奇的人似乎都脸上写满了差异,可是这并不能阻挡,他们会热情的招待这个被视作最后希望的人,二叔吃饭很慢条斯理,但是可以看的出来,此刻的他非常的饥饿,二叔离开我的视线已经有几天时间了,这甚至让我怀疑,他在这几天里都没有吃饭,我们几个人就在帐篷里,等二叔吃饭,他似乎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巴,在帐篷的风灯下,他满脸的胡茬,看起来憔悴沧桑。

  “我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想要过去,就必须上那条船,不然一切的方式都是徒劳,那个岛,如果详细说的话,可以称之为彼岸。”二叔说道。

  “我比较好奇的是,这个湖底,到底有什么?一群死尸?像百慕大的传说一样,有一群沉在湖底到处走动的尸体?”宋斋的少主人问道。

  “地下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有一个黑洞,通往不知道的地方,当然,那个船,也可以算作其内,还有一条青铜锁链,很长很粗的铁链,还不止一条,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包括我。”二叔缓缓的说道。

  “您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孙老头问道。

  “因为下去过,就在你们到来之前,跟你们一样,我在一开始,以为我可以游到对岸去,但是很明显,我遇到了一样的情况,有人拉住了我的脚,但是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他想把我拖入那个黑洞中,跟那些尸体一样。”二叔说道。

  “可以说的清楚一点么?”宋斋的少主人似乎很恼怒的看着二叔说道。

  “对不起,在那种情况下,我想,我只能记得那些画面,我能活着,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好了,这就是我全部知道的东西,我累了,你们都出去,小凡留下。”二叔说完这句话,就下了逐客令。而且是丝毫不客气的逐客令。

  “我想你应该先搞明白,这是谁的帐篷。”他的句话,似乎激怒了这个女人。她恼怒的道。

  “那我们走。”二叔松了松肩膀,对我眼神示意,可是,我们不会走因为孙老头马上就跳出来对我们打圆场,甚至还拉着宋斋少爷走了出去,走之前还对我们做了一个好好休息的手势,等他们都出了帐篷,我知道,二叔有话对我说,而这些话,肯定是关于胖子和林二蛋,不管他是一个多么英雄的人,我想,他都需要在这方面给我一个交代。

  “他们俩不会有事儿,相信我。”他只是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们现在在哪?”我问了一句。

  “黑洞里。他们进去了。”二叔对我说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似乎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了,我也不知道,我们俩一下子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对我笑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一开始,以为,你会带着他们两个的遗体回去,然后,在你回到林家庄之前,这边儿的事儿基本上可以搞定了,我没想到你会来。”

  “早点休息吧。”我对二叔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恨不得二叔多跟我说几句话,现在我却忽然不想说那么多了,有些东西,明知道二叔是对的,可是我却接受不了,在我离开二叔所在的帐篷的时候,二叔忽然在背后对我说了一句话,道:“我们之中的某一个人,操纵这这一切。“

  我点了点头,没有多想,因为我知道,很多事情,就算我想,也想不明白。

  我去了阿扎的帐篷,跟他们呆在了一起,我们这样的状态,还需要在睡一整天,因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艘船就算会出现,也是明天的事儿,幽冥鬼船,白天出现的话,还叫鬼船?

  第二天,我们集体狩猎了一场,当时最后的晚宴,更多的是,我们也的确需要储备再多点食物,这是因为那艘船的航线问题,这是我们白天才商议的,一个非常难解决的问题,这艘船是从湖面上起航,然后到达岸边,接引一队伍的算是阴兵的东西上传,送到彼岸,也就是那个岛上,然后它回到岛中间,继续沉下去。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到达那个岛上,但是没办法返程,我们只能坐到湖中间,然后被抛下,这是一个没有返程的航行,似乎在预示着我们接下来的路,不可回头。

  末日前的狂欢,引发他的是其中有一个人带的酒,几块钱一瓶的酒,红星二锅头,我们每人只喝了一口,却很多人借着这一口酒的劲儿假装醉了,到了晚上的时候,我们收集了装备和食物,集中在我们几个的手上,非常明显的是,很多人,将不会上船,他们会负责接应,等我们回来,当然,如果我们回不来的话,他们则负责回去,把这个消息带给我们的家人,也就是现在,我忽然感觉,逃离了世俗社会的关系来说,其实宋斋这个小少爷,她所拥有的,并不比我多多少。

  而这没有被安排上船的那些人,没有如释重负的表情,他们只是非常纠结,这就是一个秘密,一个带毒的面包,你想尝一口,但是你吃了会没命,可是不吃的话,你会一辈子都不知道它的味道。

  最终敲定的人选是石女,我,阿扎,老孙和二叔,包括其中一个人,一个黑衣人,很木讷,但是应该是一个高手,因为我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杀气,以前人多,二叔昨晚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没办法去思考,可是真的只剩下我们几个人的时候,我必须去审视那句话,在我们之间的有一个人,操纵这这一切。

  会是谁?

  就这么想着,夜幕终于在他需要的时候降临了,而这时候二叔,需要为我们最后的上船做准备,这是一个鬼船,登船真的就跟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上去就可以了?

  “在上船之前,不要呼吸,不要让他们闻到身上的味道,上船之后,跟我待在一块,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儿,他们在你们身边儿的时候,就屏住呼吸,他们走了的话,就大口的喘气,直到下船。“这就是二叔的交待,听起来是那么的不靠谱,但是好像,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

  那些尸体,还在那个点儿,准时的来了,但是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

  因为我们看到了那个最后的士兵,他的衣服,是破损的,被撕烂的,他的身上,还捆着一个断掉的绳子。

  这一队伍人,竟然,是昨天登船的那个队伍。

  这让我忽然有点恐慌。

  他们是怎么从岛上,再到这个岸边儿的?

  这似乎是一个轮回一样的,可是这个发现带给我最初的恐慌之后,有点惊喜,我对他们道:“我想,我们不用再担心返程的问题,只要跟着这些士兵,我们就会到回来,或许岛上有一个密道,然后通往一个地方,这些人,会从那个地方,再来到岸边,这是一个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