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五章 翻滚

第五十五章 翻滚

  通过黑三的话,我忽然在脑海里构建了一个非常难以诉说的画面,这副画面,是一个战场,这个战场的主角,是虫子和蝴蝶,另一方,是军事化的军人,蝴蝶飞过的地方,不是沧海,而是蝴蝶所至,这种怪虫就会觉醒,拥有子弹的士兵,在面对虫海的时候,都很无力,特别是这一种虫子,长了一张非常奇怪的脸,是人脸。

  我们在自己所在的地方,构建了一道火的防线,我非常担心我二叔,在这种漫天遍地的虫子面子,武力值都显的微不足道,或许,我们需要的不是枪,而是一群灭害灵,经过刚才的一系列奔跑,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到非常疲惫,黑三分析完之后大家都陷入了沉默,谁都没有想到我们会被虫子给逼迫的如此狼狈,可是事情就是这样,明明白白的发生了,我们多多少少的都受了点伤,就在火的防线里,擦了点药,云南白都不够用的情况下,只能用酒精对伤口进行简单的擦拭,我给胖子擦的时候,他像杀猪一样的叫唤,做好了这一切,我必须休息了,此刻我的状态就是连眼皮都无力睁开,在前面的赶路中,每次我们想要休息,就会有事儿发生,胖子还叫我不要睡,说虽然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不错,可是还有一句话不是说人是铁饭是钢?说等烧开了水,煮点东西之后我在去睡,我点了点头,饿,是真饿,但是饿在疲惫面前是显的那么的微不足道,没有一个时候我是这么怀念酒店里的席梦思大床和软绵绵的床垫,哪怕是林家庄的木板床,我都想一睡三个月不起来,就这样,我枕着石女的腿,昏昏沉沉的睡去,不是要吃她的豆腐,而是这些虫子似乎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在二叔不在的时候,石女能给我安全感。

  这一觉自然是睡的昏天暗地加上噩梦连连,中间甚至被鬼压床了一次,可是我现在的状态就是鬼压床我也懒得睁开眼了,我的面前就是一张近在咫尺的鬼脸,他有着棕色的眼睛,可是不重要了,我在梦里对那个脸说了一声,你要是想弄死我就弄吧,反正哥们儿也只有半条命了不是?

  当疲惫困意消退之后,我是被饿醒的,这两个东西在此消彼长,可是当我真正醒来的时候,发现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的凄惨,说不出的凄凄惨惨戚戚,我迷糊了一下,问道:“都怎么这副表情?那些虫子又给攻过来了?”

  “小凡,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已经被虫海给包围了。”胖子苦笑道。说完,他仰天长叹的道:“想不到我刘天赐英明一世,竟然会死在这种虫子嘴里,时也命也?”

  我站起身,发现我们构建的火圈儿防线之外,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绿色的虫子,他们长着獠牙,随时准备冲过来,我看了下我们的火圈以内,已经光秃秃的,可烧的东西,都已经烧完了。

  也就是说,就是这个火圈防线,我们并不能再维持多久,这让刚醒来的我抹了一下脸,不知道脸上的是火烧出来的汗,还是冷汗,我对他们道:“怎么不叫醒我?”

  黑三苦笑道:“叫醒你就有用?我们想着的是,等下你真在睡觉的时候被吞了,也算是被安乐死了不是?真羡慕你,什么时候都能睡着。”黑三这么一说,我就感觉到我们几个的气氛不对劲儿,是绝望,第一次感觉到绝望,这是在面对鬼怪的时候都没有的。

  “放屁!要死也是你死,哥们儿龙气压身,以后是九五之尊的命,会死在区区一群虫子手里?还有,都他娘打起精神来,办法总会是有的,死气沉沉的像什么样子?”我道。

  胖子白了我一眼,道:“龙气压身的鬼道掌门人大人,您去虫子堆里溜一圈儿给胖爷我看看?”

  “你给我滚蛋,我死了小心小甲第恨你一辈子,赶紧想办法,你要知道,天无绝人之路!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这么干坐着干啥,等祖师爷上身救命?你可别忘了,祖师爷的肚子里,可还有一肚子的虫卵呢。”我对胖子道。

  “办法是有,可是你不让啊。”胖子说着这句话,看了看石女,一切尽在不言中,我马上摆手道:“咱们是朋友,要死死一块,要是我林小凡死了,能救你们,我现在就去死,但是石女的主意别打。”

  “放点血,至于死?”胖子瞪了我一眼说道。

  他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思考这件事儿的可行性,其实在动物的世界里,是非常讲究血脉的压制性,但是这种说法,在用科学的角度上来说,就是天敌一说,就比如我在看到九两的哥哥的时候会忍不住跪拜,这就是血脉的压制,所以石女刚才没有被虫子攻击的情况,那就让我们自然而然的归根到血脉压制上来。此时我们身陷险境,要石女的命来救我们那肯定做不得,但是真的拿点血来应急,真的没什么不可,我就看着石女道:“可以不?就当帮大家的忙了。”

  一直安静的石女看着我,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就那么伸出一条雪白而又纤细的胳膊,她的意思很明显,想要血的话,你自己拿。我抽出了匕首,可是看着这条胳膊,和那张虽然满是褶子,但是却无比信任的看着我的脸,我实在的下不了手。我这人没什么本事,我承认,但是要靠放女人的血来救自己,我真的做不到,甚至感觉到有点心烦意乱。干脆把匕首丢给了胖子道:“你来。”

  说完,我甚至不敢去看这个场景,干脆转过头,点了一根儿烟,默默的抽起来,想到刀锋划过石女的胳膊,我甚至比她还疼,石女对我来说,更像是我的女儿一样,她虽然不知道什么年纪,却单纯的像一张白纸一样。

  “我草!这下完蛋!我说小凡怎么叫你石女!原来真的跟石头一样,没血!”我听到胖子在我身后的大叫声。

  我回头看了一下,石女的胳膊上,是有一道伤口,可是她里面的肌肉,晶莹剔透,似乎不染一丝的尘埃,没有血色,又哪里来的血?石女看着我,语气别扭的对我说了三个字儿:“对不起。”

  傻丫头,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我走过去,揉了揉她的脑袋道:“没有的事儿,记住,等下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就一个人走,听到了没?”

  她看了看我,摇了摇头。

  石女是胖子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这样都不行之后,饶是胖子都有点不理智起来,眼见着火势越来越小,绝望的味道,在人群之中继续蔓延,胖子拿着包裹,我们来的时候带的也有帐篷,但是比较小,而我,更是带的睡袋,胖子把小帐篷在自己的身上一缠,道:“现在只能拼了,成就活命,不成的话,就死在一块,反正让胖爷我等死,我做不到。”

  见我们发呆,胖子叫道:“赶紧的啊,有这个挡着,那些虫子一时半会儿也咬不开,等下出去直接就滚,能滚多远就滚多远!”

  我一想,这绝对算是困兽之斗,可是现在除了这个之外,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我拿出睡袋,先让石女钻进去,因为来的时候的装备肯定没有石女的份儿,她不跟我钻一个跟谁钻?胖子看到这个之后大骂我道:‘“林小凡啊,我怀疑你是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了吧这是,死到临头了还想跟女人一起滚?你当这是床呢?”

  “放你姥姥的屁,我倒是想让她跟你包一起呢,也不看你的体重,我能不管她?”我被胖子说的面红耳赤的。

  “还不承认?你忘了人家女娃娃才是真正的百毒不侵?”胖子瞪了我一眼道。

  我一想也是啊,一紧张都忘记了这茬儿,赶紧叫石女出来,可是一直以来都很听话的她这次就蜷缩在里面,死活不动弹,这时候胖子都开始在那边倒计时了,我一看情况,也钻了进去,拉上睡袋的拉链,听到胖子数到三的时候,用力开始滚动。

  我甚至感觉到了,身体碾压过虫子那种暖绵绵的感觉,可以听到虫子身体爆裂的那种声音,我抱着石女,脑海里没有一点的旖念,只剩下一个念头。

  翻滚,翻滚,滚到一个能活命的地方。

  这种办法在一开始的时候,似乎真的有用,可是没过一会儿,我就发现,胖子到底出了一个什么馊主意,一开始我们狂奔的时候,身上有虫子了还可以拍打跳跃,可是现在虫子在咬破睡袋钻进来的时候,却已经不能拍打了,四肢都被限制在了这一个睡袋里,我的动作,还时不时的碰到石女的胸脯,后来,我干脆抱紧了石女,要多紧有多紧,这样起码保证虫子不会钻到我俩中间,而剩下的,可以靠翻滚来压死。

  只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能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