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四章 虫

第五十四章 虫

  我拿着包裹当武器一样的使劲儿甩来甩去,用来摆脱这忽然就破壳而出的青色虫子,一边甩一边跑,等到我走出来的时候,已经被这虫子给啃的遍体鳞伤的,此时我们几个人没命的狂奔,危险好像来的太过突然了一点,让我们几个都猝不及防,就算是跑,也是毫无目的的不知道要跑去哪里。

  直到我们几个全部都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的实在是跑不动了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在我们的队伍中,少了一个人,那就是最先跑出老君庙的二叔,我在找不到二叔的时候心里就像丢了魂儿一样的不知所措起来,拉着胖子道:“二叔呢?我二叔呢?”

  “不知道,我跑出来的时候,好像都没有看到他的人影儿了。”胖子皱眉道,我再去问黑三和林二蛋,得到的也是一样的答案,没有人知道二叔忽然之间去了哪里,他好像在先一步跑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等我们,就一个人行动了。

  “别担心,以你二叔的身手,不会有什么事儿的。”胖子安慰我道。

  “我不是担心他有事儿,是他不在我身边儿我全身不自在。”我张了张嘴,这句话还是没有说出口,不过不担心二叔也是假的,之前的一切的事儿,似乎都在二叔的掌控之中,我之前也说过,到了现在,特别是在出了阿扎的村落以后,二叔显然也有点跟不上节奏的感觉,谁也保证不了,他就不会出丝毫的状况。

  “不管他会不会出事儿,我们也要设法联系到他。”我对胖子道。

  “我感觉,你二叔应该是去追那两只蝴蝶了,他似乎知道那两只蝴蝶的来历,什么庄公晓梦迷蝴蝶?小凡,你知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黑三忽然问我道。

  “这一句话应该是一句诗,庄公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我语文不好,但是应该没错,至于这句话翻译,我还真的不知道。”说完,我自己都在念叨这一句话。

  “庄公化蝶,怎么说呢,逍遥一派?”胖子却在这个时候忽然说道,可是说完他拍了一下脑袋,道:“其实我更好奇的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些虫子是怎么来的,还有那两只蝴蝶!”

  胖子的话刚落音,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摸屁股,手上沾的全是血迹,顺便着还有一只绿色的虫子被胖子抓到手里还没死,那一张恐怖的人脸还在挣扎着,胖子像是拍蚊子一样的一把把这个虫子拍死在手里,骂道:“这东西跟这么紧?”

  林二蛋此时也叫了一声,摸到自己的小腿,也抓出来一只虫子,他站起来,之后,发现地上有一个小洞,我打开了手电往地上一照,他娘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地上已经露出了不少的虫子,甚至我还能看到地上上的轻微晃动,不知道有多少只虫子,马上就钻出地面儿,我们提起包,再一次开始狂奔,可是这一次,是真的乱了,这些虫子明显不是刚才老君庙里的那一批,是地面上钻出来的,我们就这样奔跑着,可是发现已经没用了,到处都是虫子。

  “他娘的这些玩意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刚才怎么没有?!”胖子大叫了一声,他的百宝箱里有符纸,可是没用啊,就算是有用,这么多符纸也不可能没一个虫子的额头都给贴上一张对吧?这些虫子在我们奔跑的过程中,越招越多,忽然像是虫灾一样的,忽然的漫山遍野都是,虽然单个的虫子是软体的动物,一脚就可以踩爆一个,但是也经不住他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多,它们扑在身上张口就咬,不一会儿,我们的身上就挂满了这种东西,有一句话叫虱子多了也就不咬人了,可是现在的情况不是,他们不是虱子,而是冲着血肉,一口就是一小块肉,哥们儿全身是血,心里也在念叨,为什么我的龙血,在此时竟然压制不住这些玩意儿?

  现在远远的看着我们几个,肯定非常的滑稽,因为我们一边奔跑,一边拍打着身上的虫子,像是跳一曲别样的舞蹈一样,最后,黑三叫道:“死胖子,快想办法,再这样下去,我们跑着跑着就会成骨头架子!”

  “我能有什么办法?这些到底是什么物种我都不知道,不过这玩意儿是虫子,是虫子会不会怕火?”胖子叫道。可是他叫也是白叫,因为我们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停,停下来马上就会被忽然出现的虫子给吞噬掉,就这样,我们一直跑,一直跑,等我跑的再也跑不动的时候,我们总算是拜托了这种虫子。

  几个人在地上打起了滚儿,等打完滚之后,我们几乎是一起发现了异样,因为我们已经非常狼狈,身上的衣服都可以跟丐帮类似了,可是有一个人,她虽然也跟着我们跑,可是她此时却完好无损,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伤口,穿的我的一身衣服,也完好无损。

  胖子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之后,马上抽出了自己的匕首走向了石女,我被吓了一跳,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抱住胖子道:“你干什么?!!”

  “可能是血的问题,别担心,胖爷我就是借点血来用一下。“胖子对我说道。

  对于胖子这样的做法我相当不满,说放血就放血,你起码要跟石女商量一下,她虽然长了一个不是人的脸,可是她也是一个人!我死死的抱住胖子不松手,石女非常的单纯,看我我跟胖子这样还以为我们俩打起来了,竟然跑过来拉住胖子的胳膊就咬了起来,胖子吃痛之下,甩开了石女,道:“我就开个玩笑,你属狗的啊!“

  “都他娘的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瞪了一眼胖子道。

  “成,不让我放血也成,二蛋,赶紧去割点芦苇荡来,点起来,我怀疑,这些虫子等下还会出来。真他娘的邪乎了这事儿!“胖子道。

  “还不是怪你?你要是不手贱去挖那双眼睛,会有这事儿?“我有气无力的骂胖子道。说着说着,我跟胖子都要吵起来了,我发现,在进入这片沟子岭之后,因为有太多的未知,往我们几个人都变的有点压抑而狂躁了起来。

  “都他娘的别吵了!我想,其实我应该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这里又在几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儿!“黑三道。

  他这一句话,成功的打断了我俩,我马上对他道:“快说说,你想到了什么?“

  “所有消失在这里的人,包括那几千川军,之所以尸骨无存,是因为被这些虫子给吃了!“黑三拿着一个虫子的尸体对我们道。

  “更是因为这些虫子长着人脸,让那些士兵以为这是鬼怪,甚至放弃了抵抗。“黑三道。

  “我好奇的是,为什么刚开始我们一路太平,这玩意儿说有就有,而且来的也太快了点!“胖子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火。这些虫卵,就在土地里,高温,就会孵化,之前的战火,孵化了虫卵,剩下的士兵,以为这是鬼怪,就去老君庙里搞了一个太上老君的塑像辟邪,塑像的土,也是在外面挖的,里面有虫卵,结果我们今天在里面点了一堆火,在一次温度让老君像里的虫卵孵化了。”黑三说道。

  “屁话,老君庙里我们是生了火,可是这路上的虫子是怎么回事儿?我们也点火了?”胖子白了一眼黑三道。

  “外面的似乎跟那两只蝴蝶有关,所以小凡的二叔,才会想要干掉那两只蝴蝶,他应该是知道点什么。”黑三缓缓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