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六章 绝处逢生

第五十六章 绝处逢生

  这种虫子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不是单纯的靠翻滚就能全部压死,而且最为主要的是,他们有很强的攻击欲望,他们黑色的獠牙似乎有种想要吃掉一切的感觉,我这样翻滚着,力总有穷时,我刚才都饿得要命还没有吃东西,在我的睡袋都被这种虫子咬的像是丐帮的长老服的时候,我对石女道:“真的别管我,等下能逃的话,就逃走。”——我刚才还想沾石女点光,起码靠的近,虫子们也不咬我,可是我发现我错了,他们对石女放佛不是恐惧,而是没有兴趣,到最后我甚至还在想,石女没有血液,所以她就不存在血脉的压制,那么,会不会是因为我是男人,而石女是一个女人?

  我只能靠这种胡思乱想来转移我自己的注意力,因为不这样的话,我会被全身上下的疼痛给折磨死,直我我再也没有力气翻滚的时候,我拉开了石女的手,把她推向一边儿,我停下了身子,发现四周,已经看不到了黑三,林二蛋和刘胖子,举目望去,一片虫子海洋,在睡袋里的翻滚,没有方向感,我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跟他们走丢了,他们现在是生是死,或许到现在我还在迷糊,这一切,是不是来的太突然了一些。

  石女没被我推走,而是在这个时候扑倒在我的身上,用她的身体来给我抵挡这些虫子,我知道,就算是这样,也抗不了多久,人在快死的时候,总会想到很多事情,很多人,很多这辈子我感觉到对不起的人,想来想去,想到了小兰,想到了九两,想到了吴妙可和林小妖,包括呆萌的林甲第,等等等,纵观我这一生,其实还不算失败,不是吗?有红颜知己,有生死与共的兄弟,对待每个人,我都拿真心来对待,或许我现在死了,唯一对不起的那个人,就是我的爷爷了。

  为我谋划了那么多,还没来得及发掘我自身的潜力呢,就先死翘翘了,这算不算是还未出师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就在我绝望的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身上的虫子,竟然在忽然之间变的慌乱起来,不止是虫子,我甚至还听到了四周的噪杂声,我还以为自己出现了什么错觉,直到我看到了一群人走来,他们像是原始人一样,每个人的身上,看身材和穿着,像是阿扎所在的那个原始部落的人,可是我这时候实在是太累了,不困,只是累。

  在我被两个人抬起来的时候,我睁开眼,看到了阿扎,这个算是跟我同门的人,我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儿,以确定自己是不是做梦,可是眼前的阿扎依旧在,这是真的,这不是梦境,我记得我最后对他们说的那句话是:“去救胖子他们。”说完,我就昏迷了,这次不是睡着,是完全因为失血过多而眩晕。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还在石女的怀里躺着,我的身上,被抹了一种绿色的带有刺鼻气味的草药,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而我的眼前,燃烧着一簇篝火,绝处逢生的感觉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我此刻感觉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是疼的,这种感觉甚至比死都还要难受,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发现已经没有了力气。石女扶我起来,并且用一个军用的水壶喂我喝了点水,并且对着远处叫了一声:“他醒了。”

  我身边想起了脚步声,再抬头,就看到了阿扎的那张脸,他看着我,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暂时是死不了了。”我说了这么一句话,都感觉到气喘,阿扎抓住了我的手,道:“你现在非常虚弱,不要说太多的话,另外的几个人,我的族人们已经开始去找了。”

  我闭上了眼睛,对,去找了,也就是说,胖子到现在,其实还是生死未卜?石女喂我吃了点东西,我继续睡下去,或许这已经不是困,而是身体在极度的虚弱下选择的自我休眠,我不知道这一次,我到底睡了多久,每一次,都是在睁开眼问一句他们找到了没之后,就再一次的沉睡下去。睡着了,就是梦,无休止的噩梦。

  我的心,彻底的乱了。

  可能是三天,或者说四天之后,我终于可以站起来勉强行走,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这几天石女喂我吃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虫子,就是袭击我们的那种虫子,因为我看到了,部落里的人,用一根棍子穿了一串儿的虫子在那边搞起了BBQ,如果是在平时的话,我肯定会吐,可是现在却没有那种感觉,我也在这时候,询问了很多事儿,为什么这个族人不害怕这种虫子,可是我的询问没有得到回答,因为阿扎不在,他在外面,带人寻找着我失去的同伴。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山洞,这个山洞很深,里面似乎都看不到尽头一样,我坐在那里,有心想给胖子他们几个做个长明灯乞求平安,可是材料却不允许,直到后来,阿扎终于回来了,而这一次,他不算是一无所获,抬回来了一个人,看身材,我就排除了胖子,我几乎是带着眼泪跑过去,确定这个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肉的人,是黑三。

  “他死了?”我颤抖着问阿扎道。

  “别担心,还有微弱的呼吸,我们是在沼泽地里发现的他,拉着一跟绳子,他在最后关头,自救了一下。”阿扎对我说道。

  “那还愣着干什么?!送医院啊!”我叫了一声,马上又抽了自己一耳光,这里哪里来的医院?我这个举动跟疯子一样,阿扎捏了捏我的肩膀,这是一个可以让人瞬间放松的动作,他对我道:“我可以救他,但是行不行,就不一定了。这事儿不好说。”

  “求你,救他!”我一听这话,激动的要命,对着阿扎就要跪拜,他一把扶我起来,道:“别这样,你忘记了,你才是掌门?”他说话的时候带着笑脸,甚至还擦掉了我脸上的泪。

  “狗屁掌门,不要了,我送给你了!”我道。

  “鬼道掌门,除非身死,不然不能卸任。”阿扎意味深长的对我说了一句。

  我没在说话,因为阿扎在跟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着手去救助黑三,他把黑三平躺在地上,在他的身上,也涂抹上一层跟我身上类似的草药,然后,他坐的,是对着空地上,磕了几个头。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他把刚才捣弄草药的汁水倒进了黑三的嘴巴里,然后叫那个高高大大的首领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看意思,应该是叫他过去帮忙。

  阿扎微微的拱起双腿,首领把黑三抱起来,肚子顶在阿扎的膝盖上,做完了这一切,阿扎的手,放在了黑三的背上,用大拇指,顶住黑三的脊椎位置,像是顺着脊椎的关节在一步步的往上横移。

  终于在不知道第几节脊椎的位置,阿扎猛然的用力拍打了一下,黑三就开始吐了起来,吐出来的都是绿色的东西,臭的首领都拿着手在鼻子前面不停的扇风,我看到那些绿水之中,还有挣扎的虫子。

  黑三吐完,阿扎这样子重复了一次,直到黑三已经只上下干呕,再也吐不出来东西的时候,阿扎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把黑三平放在地上,道:“能不能活,就看他的造化了,但是我说实话,希望应该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