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二章 接替

第四十二章 接替

  我走出石屋的时候看到外面跪满了全部都是人,并且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悲伤,甚至一些女人都在痛哭流涕,胖子他们几个,被这些跪拜的人给围在中间,看到我出来,胖子马上就对我叫道:“林小凡,我以为你死在里面了,想往里面冲,可是这些人说得到了巫师的神谕,不让我们进啊!”

  “还有,林八千,你怎么会在这里?”胖子又叫道。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都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么多人会跪拜,胖子他们三个被围在中间,是被软禁的意思么?这些人群在看到我之后,嘴里都叫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词汇,看到这里,我马上就问阿扎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阿扎的眼睛也有点微红的对我们道:“巫师是不是走了?”

  我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能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他已经坐化了。”

  “土伯后裔,拜见新巫师。”阿扎一下子跪拜了下来,对着我,跟那些部落民众一样口中叫着,现在,我也能推测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他们这是拜见我的意思?不对啊,他们是怎么知道巫师已经过世的事儿,并且知道我是新巫师?

  “阿扎,让大家起来。”我对阿扎道,他是我和村民们交流的桥梁。

  阿扎站了起来,呜呜啦啦的对大家说了话,之后,大家都全都站了起来,那个壮的跟牛犊子一样的首领甚至还走到我的身边儿,拉住我的手吻了一下,随即高举着我的手,像野兽一样的嘶吼了一声。

  我听不懂他话的意思,但是我也明白他这个举动的意义,这是在宣告,我,林小凡,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可,是这个土伯后裔的新任巫师,我看着那些站着看着我的人,真正的处在这个位置上,其实压力还是要多过喜悦的,老巫师孟尝对我说的向善,未尝就没有告诫我以善念对待这些村民们的意思,孟尝之前是想要带他们走出这个大山,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儿,又不可以带他们出来,所以对待村民们的态度很是纠结。

  而我,在接受这个使命的时候,就要带他们出来,去外面的花花世界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儿,同时,又要保证他们可以随时随地的回来,来在需要他们的时候承接他们的使命。带出去不难,安置才是最难的事儿,让一群过习惯了游猎生存的人,去适应外面的生活,这种困难才是最实在的。

  “阿扎,让大家都回去吧,如果之后还有什么事儿,我在找你商量。”我对阿扎道,他对我点了点头,如果说他之前对我是对外面来的人好奇加上那种正常的尊重的话,现在对于这个巫师我,就已经是绝对的恭敬,谁说孟尝没有给我留下遗产?这一个原始游猎的部落对我的言听计从,不就是一个巨大的遗产?说句难听话,带着这么一群人,组成一个黑社会,那也是让人心惊胆颤的力量。

  众人离去之后,胖子黑三等三人围着我走了过来,可是他们的焦点不是我,黑三还好一点,这个死基佬就是看着我二叔,二叔这个曾经抽了他几巴掌的人,似乎是黑三的核心,但是胖子跟林二蛋就完全不一样,他们围着看的,是石女。

  “我说林小凡,你进去到底干嘛去了?怎么进这个房子溜了一圈儿,就带回来一个女人?”胖子道。

  我一看石女,他娘的这样可不行,也就是这么一看,我才知道,石女身上全身上下,可就穿了一件衬衣,石女头发长,但是身材娇小,,衬衣可以盖住她的皮肤,不然下面可是完全的真空,赶紧骂胖子道:“看什么看,我他娘的还没说你呢,刚才去哪里了?知道不知道我差点死在里面?”就这么说着,我拉着石女的手开始往我最开始的房间里赶,现在什么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先给石女穿一条裤子才行。

  我们俩一路狂奔,等回到了昨晚我们住的那间石室,我翻出包裹找了一条裤子,可是石女不会穿啊,这让我尴尬的要死,衬衣我可以随便的从她头上套下来,可是裤子呢?我要怎么给她穿?

  但是这根本就是一个无解之局,我不帮忙,她拿着裤子完全像是一个傻子一样的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最后没办法,我对她道:“坐下来,别乱动。”

  就这样,我满头大汗的,终于算是把裤子给套在了她的腿上,我得到了石女,虽然孟尝说以后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可是我此时的感觉,就像是林小妖又给我生了一个女儿一样,她不是傻子,脑袋里对一切却是一片的空白,甚至在刚才我给她穿裤子的时候,我满头汗水整张脸红透的时候,她还伸出手给我擦了一把汗水,伸着那张褶子脸对我笑。

  等我做完这一切,胖子也回了屋,折腾到现在,饭还没吃,我也有点饿,就支了炉子随便的烧点东西,一边烧一边聊,我对他们说了我在石屋里的经历,当然,有些地方肯定要掠过,我没有说我爷爷跟巫师孟尝还有宋斋的宋老鬼的师兄弟,只说了之前我们猜测的内容,我爷爷,跟巫师是朋友,刚好,这个巫师看我骨骼精奇天赋过人,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所以就把这个鬼道掌门人的身份传给了我。

  “鬼道掌门人?”胖子一脸纳闷儿的看着我。

  “鬼道第三百零九代掌门人,就是在下林小凡。”我对胖子得瑟道。胖子一摆手,说道:“不跟你开玩笑,这话,你对胖爷我们几个说说还行,出去了,就不要说了。”

  “为啥?难道鬼道之前有什么仇家?”我道。

  “鬼道虽然在普通人的眼中基本上可以说是淡出了视野,但是在懂行的人,特别是我们这种人的眼里,还是视为起码可以和龙虎正一并列的魁首,道教几千年发展下来,为什么从开始的仙人,到后来有人羽化飞升,可是直到后来,武当真武大帝之后,道门中人就只剩下了像胖爷我这样的捉鬼人?大家都认为,这就是典籍的缺失,而造成那些典籍缺失的最重要原因,就是鬼道的失踪。”胖子说完之后看着我道:“现在你明白吧,你要是这么说出去,而你自己又这么草包,肯定成了大家的猎物了,鬼道掌门,哈哈哈,你他娘的真的要笑死胖爷我。”

  胖子说的还真的是个事儿,你说这冤不冤?我要是真的搞到了什么就算了,可是明明的什么都没有得到,却要成大家的猎物?本来还以为这个牛叉叉的名头以后可以显摆一下,总比胖子什么所谓的紫府山真人要来的霸气吧?

  谁知道,我就只有这个名头,还不能说。

  “胖子,别说这个,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你们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又突然的被大伙儿给围住了?”我问胖子道。

  “这事儿就说来话长了,怎么说呢,就是一开始我们不是想着躲起来观察那个巫师的动静?总不能傻愣着站在门口等你们不是?可是过了很久,你都没有出来,我们就想着进去看看,结果,在门口的时候,被首领带着人就给围了,问扎西是什么情况,扎西说,巫师给首领交代了,要在门口,等新的巫师出来,任何在不准进入这个石室。后来僵持不下,就是你出门儿的这个样子。”胖子道。

  说完,他似乎也知道当时丢下我是一个非常不地道的事儿,马上转移话题问我二叔道:“林八千,你还没回答胖爷我的话呢,你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

  “我在丰都的时候,遇到了宋斋的少主人,跟着他们来到了这里。”二叔对胖子道。

  “啥,你的意思是,宋斋的少主人,已经在我们之前来到了这里?那小凡这家伙这一次不是输定了,那些人呢?”胖子一下子着了慌。

  “是已经走了,可是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当时的很多谈话,我没听到。”二叔说完,就不愿意说太多的话,并且此时再看我二叔,他的脸色有点苍白,我总感觉不对劲儿,往地上一看,发现他的胳膊,正在滴血。

  我一下子拉住了他的胳膊道:“二叔,你这是怎么了?”

  他挣脱我道:“没事儿,那个干尸很难对付,受了点小伤。”

  可能是小伤?小伤会流出这么多的血?这家伙竟然手里抓着一个布条,血流出来就直接擦掉,此时他手上的布,已经被鲜血染红。

  “您真的没事儿吧?”我关切的问道。

  “不会有事儿。”他点了点头。

  “什么干尸这么厉害,能让林八千大侠都受伤?”胖子竟然在此时一下子来了精神对我说道:“小凡啊,里面什么棺材,什么长在石头上的剥皮人,让胖爷我去见识一下呗?鬼道只是传说中的东西,你也让胖爷我去开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