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一章 传承

第四十一章 传承

  这个老头看着我说了非常简单的一句话,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我全身的热血沸腾了起来,让我这个一直以为自己就是一个废物的人,忽然有种我心中有善念,不畏天命不惧鬼神的豪迈感。

  我爷爷林老么在二十多年里没有干预我的人生,却在从小潜意默化的教我一个道理,与人为善。以前感觉没用,现在忽然想想,或许这就是林老么给我最大的馈赠。

  我没有金钱,没有权利地位,可是我身边可以聚拢一个力大如牛的林二蛋,一个紫府山高人刘天赐,可以让九两为了我甚至要背弃家人,我身边儿的人是少,但是没有任何的利益往来,我们相互尊重,相互敬畏,成为互相交心的真正朋友,我忽然感觉很可笑,以前我竟然畏惧,在内心深处羡慕宋斋少主人那种前呼后拥的感觉。

  现在想来,我爷爷可以被我奶奶,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欺负一辈子,宋斋的主人却能不说话让一个旗袍少女跪拜全身颤抖。

  从这一点上看,我爷爷就已经赢了,赢在了人性上。

  这个老头的这句话,发自内心也好,算是一个变相的拍马屁也好,总之让我很高兴,看他也前所未有的顺眼,起码说出这样的话的人,不会是一个坏人,而且他为了部落众人的考虑,于情于理,我都不好意思拒绝。

  “那接下来,我要做什么?”我看着这个老头说道。

  “我带你归师门。”他看到我应承了下来,似乎也非常高兴的站了起来,摸了摸身下的这个人的脑袋,道:“石女,你被困了多少年,不是我无法放开你,而是祖上有训,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解救你的人,才是鬼道掌舵人,以后你跟着他。”

  那个满脸褶子的女人抬起头,看着我,点了点头,但是她这么一抬头,又让我看到了她浑身上下的雪白,非常的不自在,刚才的外套已经脱了,只剩下里面的一个贴身衬衣,我脱下来递给她道:“穿上衣服。”

  这个女人拿着衣服,似乎非常的茫然。

  老头看着我笑的诡异,长满尸斑的脸甚至有那么点微红,这也是我想对他说的话,你这么大年纪了,天天看这个有意思?他这时候对我道:“石女的来历非凡,是前辈掌门无意间得到的,取名石女,那个前辈掌门带她回来之后就羽化了,甚至没有交代她的来历,只是把她困于龙塌之上,不用吃喝拉撒,像是真的一个石人一般。”

  “她不会自己穿衣服?”我红着脸道。

  老头对我点了点头。直接就往前走去,搞的这个褶子脸看着我手中的衬衫,依旧迷茫,最后我无奈之下,把扣子扣住,从她的脑袋把衬衫套了下来,当成卫衣来穿,再出来的时候,发现老头已经在前面的那间耳室,摆上香坛。更不知道何时,他已经穿上了一身道袍,脸上带着一个鬼面具做在一开始我看到那个道士干尸的地方。

  “刚才的那个真人,应该就是您的师傅吧?去哪里了?”我问道。

  他指了指香炉道:“这就是鬼道的传承,张道陵还是错了,真想以一己之力,作为祖师享受万代香火?鬼道门人,从土伯起,就无祖师,只敬己师。等以后你收徒传承衣钵,切记把我投入香炉。”

  我听的一阵毛骨悚然,刚才端坐这里的,像是不灭金身的一个干尸,现在已经焚毁了?那岂不是以后,我也要面对这样的命运?

  “林小凡,焚香!”这个巫师没有容许我想太多,直接就命令我道。

  我不敢造次,直接点上三根香,丢入那个大香炉之中没,带着鬼面具的巫师手持浮尘,念叨:“鬼道第三百零八代传人孟尝,上敬师尊郭真人,今日传掌门与林小凡之身,林小凡,跪拜听祖训。”

  我第一次经历这么庄重的场面,只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紧绷的,他这么一说,我直接就跪拜了下来。

  “鬼道门人,凡事敬天,敬地,敬鬼神,须知头顶三尺有神明。”

  “鬼谷门人,当独断起身,兼济天下,已天下苍生为己任。”

  “鬼谷门人,当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林小凡,今日送你种子一颗,以善念滋养,日后有妙用。”

  种子?!我眼巴巴的等着,更眼巴巴的听着,我想着起码还有多少条,来个八荣八耻七不准什么的也好啊,可是在听了这三条之后,忽然就没了,我抬头看这个老头,发现他没有动作,就那么呆坐在那里。

  “老大爷?!”我问了一句,可是没有人回答我,我身后跪拜着的石女,却在这个时候抽泣了起来,我心中升起了不详的预感,难道说这个老头,在所谓的把衣钵传承给我之后,就这样死了?!我靠!你说给我的种子,原来是调戏我呢?!我接任了掌门人,难道你不应该送我两本武功秘籍之类的东西?!

  “他已经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二叔站在了我身后,看着这个坐着的人,表情复杂。我算是今天跟这个老人第一次接触,可是在看到他离去之后,心里莫名的伤感,并不想哭,伤感的同时,我想到了他浑身的尸斑,也有对他解脱的欣慰。

  二叔看了看我,脸上挂了笑意,道:“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跪下,对你称呼一声鬼道掌门人吉祥?”

  我哭笑道:“您说笑呢不是,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搞了个什么掌门人,说句难听的话,连个像样儿的法宝都没有,跟以前也没什么区别吧?”

  二叔看了看我,道:“你以后,会有想不到的收获,鬼道的这种传承方式,必然会有他独到的地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本来按照道理来说,他是应该送你一场造化,鬼道人肯定有奇异的修炼法门,他没有,是不知道你爷爷给你安排了什么路,怕拔苗助长,这跟我只敢给你黑皮古卷的第一本是一样的,小凡,你别怪我们,有时候会的多,知道的多,并不是好事儿。之后的路,已经有人给你安排妥当了。”

  说完,他围着石女转了一圈儿,石女对二叔,好像有一种特别的敌意,那张褶子脸上,甚至带了些许的戒备。

  “二叔,你怎么会忽然在这里?”我问道。

  “我就在你们身后,在昨天晚上,这个老头去救胖子的时候,我潜入了进来,现在看来,这老头或许在一开始就发现了我,只是没有言明而已。”

  “二叔。。”我想对他说刚才这个老头对我说的话,却被二叔给摆手制止道:“我都听到了,真的想不到,宋斋主人,跟你爷爷,竟然还是这样的关系。”

  二叔说完,道:“走,出去吧,鬼道掌门大人。”

  在出去的路上,看着那些棺材和墙上挂的尸体,我懊恼不已,一是懊恼只顾着问这老头到底跟我爷爷是什么关系,二是懊恼这老头说死就死,你都活了这么久了,也不在乎把秘密告诉我吧?这些石棺里到底是什么,这些墙上挂的尸体,跟石头长在一起,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好歹告诉我再死是不是?

  二叔看到我的表情之后,猜到了我心里所想,对我道:“这就是我猜那老人知道我在棺材里的原因,他没有告诉你答案,是因为我知道这些尸体的秘密。”

  这绝对是额外之喜,我赶紧眼巴巴的看着二叔道:“您知道,就赶紧告诉我啊!”

  “我只是见过,在一个特殊的地方,我记得这些人。”二叔看着墙上挂着的尸体对我道。

  “哪里?”我道。

  “忘记了,就算记起来,我也只能说,那是一个神秘的空间,里面有无数个这样的尸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在什么时候看到的。”二叔道。

  “赶紧说,我求您了。”我对二叔说道。

  他白了我一眼,说道:“你有点掌门人的气质行不行!?”

  说完,他对我道:“是在我妈的肚子里的时候,我看到的那个场景。”

  我操!我在心里骂了一句,你这还不如不说呢,在二奶奶的肚子里的时候看到的场景,你这开的是什么玩笑?

  二叔瞪了我一眼,道:“我跟你说的是真的。虽然这听起来荒诞了一点。”

  我看着二叔庄重的脸,感觉他也不是一个会和我开这种玩笑的人,可是在二奶奶的肚子里看到的场景?

  这个似乎是一个非常难以理解的问题,难道跟二叔是个阴阳人有关?——想到这里,我打了一个激灵。

  阴阳师,贯穿阴阳。

  难道二叔指的二奶奶的肚子,是一个奇异的空间,就是贯穿阴阳的入口,他看到的这些尸体,其实是在阴间?我马上这么问二叔,他一脸茫然的道:“我只知道,我来自一个非常冰冷的地方,那个地方,尸横遍野,无比荒凉。”

  就这么说着,我们俩上了阶梯,走到了那个棺材石屋里,看到有两个面色铁青的孩子,端坐在入口处,已经彻底的没了气息。

  走出石屋,看到石屋前,跪满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