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三章 火

第四十三章 火

  胖子这么说,我虽然感觉有点不妥,你说那个地方,是一个重地,孟尝在活着的时候,包括所有的族人都不让进入那间石室之内,说明这就是我鬼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我现在作为鬼道掌门人,带外人进去看真的合适?

  可是你要说不合适吧,胖子他们几个可是我为数不多的至交好友,我有需要,一句话不说马上就过来帮忙,也算是一起同生共死的兄弟,我爷爷的事儿我对他们有所隐瞒就已经非常愧疚了,现在这几个好朋友说一下就看看的话,我怎么好意思拒绝?

  “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胖爷我也知道轻重,你也不用感觉有啥。”胖子一看他提议之后我一直不说话。知道我有难办之处,马上就说道。

  胖子这么一说,我本来的尴尬就更尴尬了,一个这样的朋友,我林小凡实在是没有拒绝的理由,更何况,那些东西,给胖子看看,说不定这家伙就知道来历呢?胖子这个人,别看表面吊儿郎当的,在外面,那名气也是绝对的杠杠的,当时的那个马真人,都对他钦佩有加。

  “走,去看看,但是尽量的,不要让那些村民们知道,他们现在可还是都还在失去老巫师的悲伤之中呢。”我道。

  说完,我看着我二叔,在我做了一个不知道对错的决定的时候,我希望他能给我一个指导,可是他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道:“你们去吧,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

  他没有拒绝,看来是默认了我的做法,我心里的一块石头也尘埃落定,我带着石女,和林二蛋黑三胖子去石屋,这等于是带着人去参观我的领地,心里也有点莫名的兴奋,可是还没走到的,就看到村子那里冒起了浓烟,并且村民们的叫声此起彼伏的,显得非常的慌乱。

  “我说,那个冒烟的方向,不会是巫师以前住的那个地方吧?”黑三皱着眉头道。

  “看起来像,不过不对啊,那个石屋,怎么会忽然着火?而且也不应该就这么巧。”我纳闷儿道。可是我还是一下子慌了神,这刚受封当上掌门,马上祖庭就被烧了,可如何是好,我们几个立刻就加快了速度往祠堂的方向跑,在路上看到那些村民像疯了一样的提着水桶,水盆的往那边跑,我一激动就抓住两个问问,可是问了之后发现完全就是浪费时间,他们根本就听不懂我说的话,我也听不懂他们的话啊!

  等我们跑到了地方,发现那个棺材石屋上面冒着滚滚的浓烟,他娘的,这里面都是石头,怎么会烧起来?!我一看扎西拿着一个小盆子在往上面浇水,立马抓住他的肩膀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这里忽然就烧起来的!”阿扎脸色惨白的对我道,看他的表情,似乎都要跪下来,要知道我现在是巫师,而现在的我,很不高兴。

  “胖子,里面全部都是石质的结构,你认为有这样燃烧的可能么?”我放开了阿扎,这只是一个会说普通话的普通人,问死他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说来。胖子紧皱着眉头看着那个屋子,道:“火焰不高,这是火石?”

  “可是也不对劲儿啊,就算是火石,怎么会忽然烧起来的,这种石头虽然可以烧,但是燃点并不低。”胖子说道。

  说完之后他看了我一眼,此时我虽然慌乱,但是也在瞬间就读懂了他的眼神儿,这是纵火,绝对是纵火。而纵火最大的嫌疑,就是宋斋的少主人!

  他来过这里,又跟我对立。不是他还会有谁?

  现在说这些没有什么用,我们几个马上就加入了救火的队伍中,其实看现在的情况,就是有大型的洒水车过来都无济于事,我们在最开始想要扑灭,后来黑三直接就对我道:“小凡,这个屋子已经保不住了,你看那些石头,都已经烧成了红色,现在最重要的是,要保证别蔓延出山火,这里可是都是参天的树。”

  我看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还真的如同黑三所说,密林环绕,搞到最后,我们直接放弃了救火,反而让阿扎转告村民们,去把石屋周围的易燃品全部搬出去,甚至还带了年轻的劳力去制造隔离带,防止火势的蔓延。

  知道石屋所在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巨响,等我们跑回去看,发现这里竟然塌陷出一个巨大的深坑,还在冒着滚滚的浓烟,村民们似乎想起了老巫师的遗体还在里面,都跪拜在那里使劲儿的痛哭。

  一切都在这声巨响之后,算是安静了下来,我看着刚才还耸立着的看了怪异的石屋,就在早上我还在里面经历了很多种种,现在就成了一片废墟,心中也很不是滋味儿,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又在瞬间的分崩离析了,看来我真的是个废物?还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是什么鬼道掌门人?现在刚上任,老巢直接就被端了,这得是多么大的讽刺才行?!

  就在我站在这边迷乱,胖子他们怎么出声安慰我,我都有点麻木,总感觉我这么做,实在是对不起孟尝,顺便的连我爷爷的人都丢了。

  到最后,一切尘埃落定,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黑三他们带回去的,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胖子他们几个还在那边讨论失火的事儿,几乎一致认为,这就是宋斋那个少主人干的,可能是我得了这个掌门人,虽然是个不值钱的掌门,但是好歹听起来牛逼啊,招人嫉妒了。

  我缓过了神儿来,感觉自己在今天那么救火之后饿得前胸贴后背,而且我的衣服已经算是给了石女,现在我身上只有一条脏的不成样子的裤子,就从包里抽了一条出来,想要去外面换上。屋里的石女可以不在乎朦朦胧胧的,我不能不在乎啊不是?

  出了屋子,我掏出口袋里的东西,却在手电里,无意之中掏出了一个纸条,上面写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儿。

  “晚上子时,我等你。阿扎。”

  我从那种状态之下瞬间就清醒了过来,阿扎是什么时候给我写了一张纸条?他能在不知不觉之中塞给我一张纸条,那就是最乱的时候趁乱,我等你,这个位置,应该就是指的棺材石屋,可是他找我干什么?难道这个年轻人,是看到了纵火的人,还是知道了放火人的位置?

  你让我半夜子时的去单刀赴会,那不可能,不是不敢,是不会这么做,我马上就拿着纸条去给胖子他们几个看,想听取他们的意见,最主要的是,我可以去,一个人去,但是他们几个要跟在我的身后,以预防突发的事件发生。

  最后包括二叔都认可我的话,让我一个人先去,他们会在后面跟着,尼玛,让我抓到那群孙子,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我们绝对能玩死他们,他们是人多,可是能多过我们整个部落?

  这样敲定以后,我又盼星星盼月亮的,盼望着子时的到来,终于等到大概那个时候,我出了门儿,身后的他们几个,远远的跟着我,虽然有一段距离,我相信他们能应对突发状况。

  穿过了小树林,很远的,我就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跪在那一片废墟之前,痛哭流涕,这场面还真的瘆得慌,我走了过去,在很远的地方,就招呼了一声问道:“阿扎?”

  那个身影抬起头,跪着看着我,道:“对,是我。”

  确定是阿扎,我才消除了心中的不自然,走了过去,坐到他身边儿道:“你找我来干什么?”

  他泪眼婆娑的对我道:“烧掉这里的人,其实是我。”

  我瞬间就愣住了,烧掉祠堂的是你?!

  “这个玩笑不能开。”我对他道。

  “我是说真的,是我一把火烧了这里。”他哭着对我道。

  我看他的表情,真的不像是开玩笑,心里真的是惊怒交加,怎么会是你?我紧握着拳头,可是最终还是压抑着自己的怒火道:“为什么这么做?”

  “是巫师让我这么做的,他说,这里面的事儿,应该不该让人知道了。”阿扎对我道。

  “他还说了什么?”我问道。

  “他说那些干尸,都是历代前辈找到的线索,关于土伯的线索,他还说,让我带你一个地方,是你的对手已经去的地方。”他哭着对我说道。

  我一下子,再次激动了起来,可是我却想想不对劲儿,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呢?其实这些话,没必要啊,孟尝完全可以直接告诉我,我都可以理解的事儿,为什么要转这么大一个弯儿,通过阿扎来告诉我?

  “因为那个地方我不带路,你们找不到。”

  “因为我算是师傅的不记名弟子。”

  “因为师傅要我留在这里,守护下去。”

  阿扎像是看透了我心里的疑惑一样缓缓的对我说道。

  我看着他,道:“守护?在所有的人离去之后?”

  他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