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三章 龙生九子

第二十三章 龙生九子

  “敌人?”我问道。

  二叔点了点头,没在说话,而是围着我的房间转了一个大圈,我就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在我自己的房间里乱转,然后就发生了目瞪口呆的一幕。他竟然在我的房间里,找到了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

  他竟然在我的房间里的不同的方位,找出来不同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黑色,黑色的木雕,这些目标形态各异,但是个个看起来都威风凌凌,像是史前的神兽一样。这个时候,林二蛋跟九两也到了我的房间,两个人都风尘仆仆的样子,我看九两的手里拿着车钥匙,瞬间就明白,刚才不见九两,原来是他去接我二叔去了?

  九两对我点了点头,看着二叔,都不敢大声的说话,有一种人就是这样,不管他站在哪里,都能瞬间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二叔,就是这样的人,在他面前,我跟九两,包括林二蛋,都体会到了一种压力,一种很自然的压力,直到他走了九个地方,找到九个木雕,全部摆在桌子上。这九个木雕,摆在一起,看起来无比的诡异。

  “二叔,这是什么玩意儿?”我皮笑肉不笑的问道,真的是羞愧,这些东西,我竟然没有一个认识的。

  他瞪了我一眼,道:“这就是你办的事儿?”

  这一句话更是问我的相当的羞愧,这事儿,我办的是不怎么漂亮,可是二叔你也不用这样,哥们儿怎么也是第一次出山不是?我都不敢再看二叔,而是转头问九两,想要转移话题,道:“这是酒店里提供的装饰品?你房间里有没有?”

  九两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二叔,道:“应该不会吧,哪家酒店,会在房间我们都不知道的地方放上装饰品的?”九两说着,还是拿出了电话,要叫酒店的经理过来。她这个过程,二叔都没有拦着。

  不一会儿,酒店的经理和几个服务员就一起走了进来,看到九两,脸上都是挂着谄媚的笑,道:“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九两指了指桌子上的几个木雕,道:“这玩意儿,是你们酒店内部的东西?”

  酒店的经理是个矮胖子,但是他的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一看桌子,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道:“这是什么东西小的都不知道,怎么会是我们酒店的呢?这玩意儿看起来像是古董啊,大小姐要是想玩这个,我倒是可以介绍几个朋友给您,都是行家里手,绝对不敢坑您,不过古董这行,入行需谨慎呐。”

  这酒店经理也太能胡扯了,巴结人也真的巴结的恰到好处,一看到这九个古朴的木雕就直接说介绍人过来,不过九两很明显不想让他继续扯下去,道:“你错了,这几个东西,是现在在这个房间里找到的,你应该知道,我没有骗你的必要吧?”

  酒店经理的脸色瞬间就不太好看,道:“大小姐您说笑,怎么会为难我个小喽啰,得,既然您开口了,我也不问这几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是做什么用的,您只要告诉我,需要我做点什么就行。给我个机会,让我挽救错误。”

  尼玛,这个人是个人才啊,这办事儿风格,就算是遇到个雷神,都能让对方发不起火来啊!我在一边不得不感叹。九两也被这人逗乐了,本来可能是想找麻烦的,现在也不好意思,就直接摆手道:“我需要,从我住进来到现在,就这一间房这个楼层的监控视频,没问题吧?”

  “小意思,大小姐您等着。”这个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直接出门儿,不一会儿,我们都没叫,竟然有人先送来了几个菜和水果拼盘,服务员道:“我们经理说了,调取这几天的监控,需要点时间,所以您的再等一会儿。先吃着宵夜。”

  这时候,甚至连九两都不得不感叹,真是百样水土养百种人,这个酒店能有这样一个经理,生意不好都难,看这事儿办的滴水不漏的,我道,那我们也是帮了您的光,如果你陈九两不在,他认识我们是哪个啊?

  我们俩这边儿说这话,眼睛的余光都在二叔那里呢,不是瞎扯,而是掩饰我自己内心的惭愧,这九个不知名的玩意儿,谁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是酒店里的,那么,是谁放在我房间里,是干什么用的,我都答不出个所以然来,如果这是赃物,那被警察一窝端了,我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楚。——这些可一看,就是国宝呢。就算不是,也够说明我的粗心了,老窝都被人端了,我还蒙在鼓里?

  二叔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这让我心里更加的没底儿,不一会儿,酒店的经理直接送了几盘录像带过来。道:“大小姐,都在这里了,我给您放上。”

  我们几个就坐在沙发上,酒店的经理像是一个服务员一样的在那边放录像,录像里人来人往,还不停的能看到我自己的进进出出,在电视上看到我自己,有种看傻逼的感觉,因为前些天经历的事情略多,我都可以在录像上看到我自己神态的各异,失望,疲惫,沮丧,各种负面的情绪。

  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二叔这样,变的喜怒不形于色?我不禁这样想到,因为我感觉,一个人,能把情绪都藏在心里不表露出来,那才是成熟了。

  不一会儿,就发现了异常,画面里打开我房间的,开始不是我,也不是酒店的服务员,而是一个穿着笔挺黑西装的男人,这个人,不是王亚东,而是一个,看起来,很帅气的年轻人,我认识的人中,也就黑三那个基佬才能跟他相提并论。

  他的怀里,抱着一只黑色的狸猫,宝石蓝一样的眼睛,看起来非常的雍容,而这只黑色的狸猫,我很熟悉,这他娘的可不是就是我刚在王亚东的幻像里看到的那只开口说话的狸猫么?!

  在我旁边的虎子,在看到电视上的那只狸猫的时候,浑身的汗毛瞬间就炸了起来,嘴巴里发出阵阵的低吼,我一脸疑惑的看了看二叔,发现他像是知道我心里所想一样的刚好也在看着我。

  难道说,虎子刚才进房间里的那一通疯狂的乱叫,就是感受到了那个狸猫气息的存在?!而二叔口中的虎子感受到了敌人,就是那只黑色的狸猫?!

  二叔对我指了指录像,示意我继续看,而那个黑色西装的年轻人,在打开门的时候,脸上挂着微笑,似乎给人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是一种很欠扁的微笑。

  他在打开门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给监控室的人看,还是给现在在看录像的我们看,他对着摄像头,来了一个特写。甚至做了一个俗不可耐的剪刀手的手势!

  “操!这是谁啊!”我大骂了一声,太欠扁了吧?进我的房间,还这么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

  我这句话的是惊叹,是在二叔面前的转移话题,可是酒店经理不一样的,他的脸,在看到这个录像的时候就白了,不过人家没对我说话,而是擦着汗对九两道:“大小姐,你应该明白,我们酒店的安保绝对没有问题,这个人是拿着房卡开门的,按照规矩,我们没有拦他的理由,这样,我马上报警,接下来的事儿,我会协调警方那边解决,大小姐的朋友有什么损失,我都会赔偿,总之一句话,您看我的表现成不?”

  “赔偿,他差点没命,你陪的起?”二叔这时候忽然开口,对着酒店经理说道。

  这句话说的很冲,酒店经理脸色也有点不自然,但是还是挂着笑道:“这位老哥说笑了,这小哥现在不还好好的么?”

  二叔看了一眼酒店经理,摆手道:“好了,没你的事儿了,出去吧。”

  酒店经理看了一眼九两请示,二叔这气度不像凡人,但是对方明显的认不出来,就认九两这个金字招牌,看到九两点头,才敢出去。

  现在事情已经非常明显,这九个木雕,就是这个穿着西装的帅气年轻人在我房间里摆的,这个人跟刘亚东也是有一定的关系。因为刚才这只狸猫,对刘亚东说了一句,有人来了,我才能走出这个幻像。

  可是,这一切我竟然丝毫都不知情。我看着二叔,感觉我还是主动的承认错误才行,这事儿本来就是我粗心大意所致,就道:“二叔,是我的错,我大意了。”

  二叔白了我一眼,忽然笑了,这一笑,看起来又慈祥了很多,道:“我还想着你能死鸭子嘴硬多久呢。”

  “你知道为啥你身上的龙气没用了不?我跟你说过,万邪不沾身就是不沾身,为啥你的血会对刚才的那个玩意儿失效?”二叔看着我问道。

  我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那九个木雕上。道;“就因为这个?”

  二叔点了点头道:“他们知道你有龙气傍身,自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才会来找你动手,你倒好,还真的束手待毙了,我不求你多聪明,但是你换个房间,这都不会?你说你是有多逗?还是让我夸你艺高人胆大?”

  我赶紧举手道:“二叔,我知道错了,我该死,我死有余辜,但是我不是对自己有信心,我是对您无限的相信吗,这不想着您要来了,就放松警惕了么我。”

  二叔点了点头,道:“马屁功夫见长,本事还就那么点儿。”

  说完,他指了指桌子上的九个木雕,依次的点出了它们的名字:老大囚牛老二睚眦,嘲风,蒲牢,狻猊,饕餮,狴犴,负屃,螭吻。

  说完,他目光凝重的道:“好手段啊,龙生九子,子子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