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四章 高手寂寞

第二十四章 高手寂寞

  “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二叔?”我问道。什么龙生九子子子不同?

  “相传龙是一个好色的玩意儿,它一共生了九个孩子,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但是每一条都不是龙,各有所好。比如说囚牛,喜欢音乐,然后现在很多古典乐器下面都是它的雕像,这虽然只是传说中的东西,却代表着某种不知名的力量,这是真真正正存在的。”二叔说道。

  说完,他开始摆弄着桌子上的九个木雕,让他们以一个阵型排列着说道:“这是刚才他们在你房间里的位置分布图,你看一下,还看不出什么么?”

  我要是这样儿都看不出来,那就是废物了,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八卦图案,其中八尊木雕是按照八卦的方位,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按照这样的方位排列,但是太极八卦的阴阳眼所在的这个木雕,按照二叔的说法,就是龙生九子的:睚眦。看明白了这些之后,我大概的知道,这是一个阵法,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所以,阵法在八卦上面之后是一个巅峰,至今无人能超越,八卦阵所代表的天地阴阳之力,基本上是所有的风水师都会用到的东西,黑皮古书上面都说,八卦之后,天下无阵,通三卦可定乾坤,五卦逆阴阳,八卦可通神。所以说,八卦阵式很厉害,但是如果真的要说,为什么这个阵法就可以让我满身的龙气失效,不能用来辟邪,这我还真的不知道。

  “我能看懂这是个八卦阵,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请二叔明说。”我直接干脆的道,在二叔的面前,我是一点点的都不想装,也没必要装,因为这在本质上,是一个智商压制。

  “因为龙生九子虽然不是龙,似龙非龙,龙乃至阳,本身无可压制,所以,他用了这个九灵阵来亲和你的龙气,说的通俗点,就是让九个儿子一起来借助八卦的力量对付老子,而睚眦,生性爆烈,在古代,兵器下面都会刻上他的图腾,带有无尽的杀气,这个阵法就主杀伐,可以说,对方是针对你布的一个局。而你却傻乎乎的根本就不知道。”二叔说道。

  他说完,我大概的明白了点道理,这让我非常的难受,如果说对我布下这个阵法的人,是王亚东的话,我还可以理解,可是那个穿着一身帅气西装的年轻人,我根本就和他素不相识,他怎么也会跳出来对付我?

  “那个年轻人是谁?”我问道。

  二叔看了我一眼,道:“你以为那个叫王亚东的年轻人是在悬崖下面发现了一本无字天书,就可以学会那么多邪术?如果他在之前能有现在的本领,还需要杀掉自己的老爹,这么煞费苦心的来接近别人?”

  二叔的话让我陷入了震惊,不是震惊二叔说的话,而是在震惊他是怎么知道王亚东的事儿?这个人的种种做法,我也是就在之前的幻境里才知道的,从来没对他讲过,他如何得知?我诧异的看着他,还没问呢,二叔就先回答了,他似乎真的有读心术一样的,只需要我看他一眼,他就知道我想问什么的道:“小凡,本来按理来说,不积硅步何以至千里,这一次我让你来这里,的确是着急了一点,但是你应该知道,并不是每一次我都会在你的左右,总有一天我会不在了,你爷爷给你的谋划越大,担子就越大,说句难听的话,他既然是选择了你而不是我,那在未来的时候,抗起担子的就是你,我能帮你的并不多。”

  二叔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没来由的有那么一点点的悲凉,放佛看到了二叔离我而去的那一天,我对他道:“你放心吧,我会加油的。”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我现在真的连一点方向都没有,加油,怎么加?我曾经以为我自己看懂了黑皮古书,知道了很多办法之后就可以变的跟二叔一样厉害,可是这一次郑州之行就让我遍体鳞伤认清了自己不过还是一个酒囊饭袋而已,甚至从现在二叔的话中我才知道,原来,我来郑州之后,这个男人,肯定是在背后一直关注着我。

  甚至可以说,他早就来了。

  “你已经进步了很多了。”二叔对我笑道,说完,他又对坐在那边的二蛋和九两道:“我不说小凡的命是由别人安排好的一样,你们别嫉妒,真的是每一步都是前人算计的时候,如同一个提线木偶一样的生存,也不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儿,以后,还希望你们多帮帮他。”

  他们俩看了看我,都点了点头,二叔这如同教育一样的话,别人说起来,肯定不会让我们三个这么信服,但是什么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就完全不一样,并不是他就真的那么厉害,说的糙一点儿,无非是二叔其实能装,装B装的像,能把母狼推上炕。

  “说了半天,您还是没有告诉我,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我可怜兮兮的问二叔道。

  他点上一根烟儿,闭着眼睛道:“还记得宋斋的那个老头么?”

  我点了点头,道:“怎么可能忘了那个老妖怪?”

  “知道他为什么放我们走么?说一句实话,那天如果他想留我们,咱俩谁都走不了,后来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却始终想不明白,虽然我也不知道你爷爷的布局和谋划到底是干什么的,但是对付他,绝对是其中的一环。他为什么不动手?”二叔呢喃道。

  “这您都不知道的事儿,我能不知道?”我问道。

  “现在我忽然明白了很多东西,并不是他忌惮你爷爷是不是真的死了,而是那一种寂寞,高手的寂寞,在他的那个位置上,总会有那种心态,想要棋逢对手,他可以放任你爷爷布局二十年,而在之前知道你爷爷所有的布局,却并不阻止,是想要一个对手。”

  “他们那一代人,总会有那种老式武侠情节,是那种不服输的精神,他放任你爷爷布局,放我带你走,其实没有那么复杂,只是简简单单的需要一个对手。”

  “你爷爷有一条黑狗虎子,被你带走了,他就搞了一只狸猫,你爷爷辛辛苦苦殚心竭虑的布局前前后后二十多年早就了你这个现在看不出任何亮点的林小凡,他也在这二十多年里培养了一个年轻人。”

  “他太想赢你爷爷了,但是对付我们,是以大欺小,没啥意思,这不,他的孙子,赢了林老么的孙子,这不是也是赢?这跟那些权贵的老人斗来斗去,斗后人的出息程度,斗这个斗那个,最终却发现,谁活的久了,谁才是真的赢了,可是真的赢了,有意思么?”

  “所以这个年轻人,是你的对手,等于是你爷爷,跟宋斋主人的一盘棋,谁会赢?这得看你,我并不能多插手。”二叔呼啦啦的说了一大堆,却说的我如坠冰窟。

  对手?

  我的对手,同辈人的对手?!

  这有意思吗?这才刚开始,我就被搞的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差点都挂掉,接下来还怎么打,难道我林小凡,注定要把我爷爷的脸,丢到姥姥家去?

  现在想起那个年轻人对着镜头的剪刀手,我忽然感觉,那是一个宣战的手势。林小凡,来吧。

  我摸着虎子的脑袋,只感觉,我们俩一样可怜,只是我好奇,在虎子看到那个狸猫的时候,这场似乎宿命的决斗,谁会赢?

  以猫斗狗。

  跨越生死的对决,好像没开始,我就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