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二章 梦境

第二十二章 梦境

  我感觉,我像是进入了一片地狱之中的感觉,对,就是地狱,我在被这黑色吞噬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可是我却是进入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一样的,四周一片的漆黑,空旷,我就在其中挣扎,徘徊,各种负面情绪侵扰而来。

  我身边四周全是那一张张鬼面,惨白,张开一张张的嘴,像是随时都要把我撕碎一样,这是一个奇特的空间,我在里面感觉到恐惧,想要逃,却不敢逃。

  不管这里是什么空间,我知道,我本人,仍旧在酒店的房间里。现在我所看到的,想到的,都不是真的。

  黑皮古书里说的一句话,鬼是有形无质的东西,他不能杀人,你看到的有一个人掐你的脖子,然后你窒息而死,可是在别人的眼里,你是一个掐自己的脖子的人,你看到一人追你,你逃走,别人看来,你会是跳楼而亡。

  幻像杀人。

  你看到的,不是真的,你却因为你看到的东西而死,这是鬼害人的途径与手段,一个跳楼的人,他不知道前走一步,就是深渊,万劫不复的深渊,在他的眼里,前面是马路,马路上有一个人叫他,这个人,可以是他的家人,他的爱人。

  所以,碰到鬼怪的时候,想要不死,最好的办法是不要动,他无法奈何你。就比如我现在,如果在这个幻境里没命的狂奔,我会跳下窗户,我不知道我的下一脚,会踩到哪里去。

  这个办法很简单,却很难施行,因为没有人会在鬼的幻境里那么淡定,最可怕的鬼,就在人的心里。在这个幻境里,你越害怕什么,你就会看到什么。

  我就坐在那里,以一个老僧入定的姿势打坐,在我的眼前,浮现出很多的东西,林小妖死了,林甲第全是是血气息全无,二叔拿着一柄桃木剑,死状异常的凄惨,胖子直接断成了两截,九两的头滚在一边。

  一切皆为虚幻,这句话我明白,可是看着我最在乎的人一个个的惨死,我还是满心的悲伤想要冲过去救他们,幻境最可怕的是,你根本就分不清楚,那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会沉迷于其中,进入它的气氛,然后就再也无法走出来。

  “这样的办法对我有用吗?!能不能来点新奇的?!”我对着这个幻境中大叫道。

  一切都在瞬间消失,然后再一片混沌的空间里,走出来一个人,穿着西服的人,这个人我熟悉,我也认识,就是王亚东,他就这样缓缓的朝我走来,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一直走到了我的身边儿,跟我一个姿势的坐了下来。

  “我就知道是你!”我对他说道。

  “其实我很早就想找你谈谈,却没有机会。”这个王亚东对我道。

  “你跟我的谈谈,就是几次三番的想弄死我,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这个计划,并不知情。”我对他说道。

  “你不知情,你爷爷他知情啊!”王亚东收起了笑脸,目光狰狞的看着我,道:“都是因为你你知道么!都是因为你才让我功亏一篑你明白么!”

  “你现在跟我说这个有用?有什么话你在之前不知道对我说?就想着让我死?”我看着他道,这个人几次三番的想弄死我,现在还在质问我坏他的计划?

  我就这样看着他,他也看着我,就这样,过了很久。

  他忽然又换上了一副笑脸道:“你输得起,我输不起,你不知道我为了这一天到底付出了多少。”

  “我爹,跟陈九两的老爹是战友,这事儿你应该知道,在军队的时候,我老爹是标兵,他又算什么?后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是他替陈九两的老爹挨了一枪瘸了腿,他算是什么玩意儿?我老爹不比他强?”

  “他断了腿之后,退役了,可以陈九两的老爹却可以仕途上一帆风顺?我老爹就得了一个英雄的称号,然后就在家里务农,甚至我老娘病死的时候,这个瘸腿的男人就只能在家里抱着头痛哭?”

  “我承认,九两的老爹是帮过我们家很多,但是我老爹就是那个臭脾气,他不要,他明明是个废人,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废人,还想留着他那个所谓英雄的面子,面子值几个钱?比自己媳妇儿没钱医治还大?比自己儿子在学校天天被人打,被人骂你老爹是个穷鬼瘸子还大?”

  “甚至他还交代我,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要自己解决,不准我去求他的那些战友,说他自己站着活了一辈子了,不能因为腿瘸了连尊严也瘸了,真是迂腐迂腐到可笑,解决,我怎么解决?我妈死之前,我在我的每一家亲戚前跪到膝盖儿全破,磕头磕到头破血流,谁能帮一个忙?就这,他还嫌我给他丢脸?”

  “所以我杀了他,一包毒鼠强的事儿,他不死,我就永远不会出头,他死了之后,我找到了陈九两的老爹,这个欠我那个父亲最多,也最有权势的人,我告诉他,我老爹的遗愿,是让我来找你。”

  “我知道,我要把自己装的可怜,很可怜,我越可怜,他就回越同情我,就会给我更多的东西,我努力,我一直努力!我终于耗到,我就要娶到他的女儿,只要躺在床上的那个人不醒过来!他的一切都是我的!我就要成功了,可是你来了!我看到九两看你的眼神儿开始,我就知道你该死,你一定要死!你凭什么跟我争?就算那个女人说你爷爷很厉害又怎么样?他已经死了!”

  “我到底哪一点儿比不上你?!我不喜欢她,我可以在借着她的肩膀上位之后,把她丢给你,送给你都行,可是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横插一脚?!”眼前的这个王亚东,状若疯狂!

  看着他狰狞的脸,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自己的感觉,可怜,可恨?

  “其实你想的太多,我跟九两之间,只是朋友,我也没有救醒九两哥哥的本事!”我对他说道。

  “就是你!我知道就是你,二十多年前的老头是你爷爷对吧,他不是为了你,能留昆仑龙根给九两的老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现在,你说的再多都没有用,你必须死!”他说完,红着眼睛就朝我冲了过来。

  一把就卡住了我的脖子。

  这是幻像,幻像中无法杀人,我不停的提醒自己,可是这种窒息的感觉却是如此的真切,我无法呼吸,使劲儿的挣扎,却根本就没有用。

  这是王亚东的幻像,在这个幻境里,他就是主人,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这就是这类人的高明之处。

  普通人的梦境,是跟着梦境再走,你无法左右。

  而懂了这个的人,他的梦,跟着自己的感觉走,自己是梦中绝对的王者,他想要谁死,谁就必须死。

  我在看黑皮古书介绍这个所谓的“芥子空间”的时候,是当作人意淫神器来用的。

  可是,我现在真的会死么?我在此时,是真真正正的感觉到,死亡的逼近,这种感觉是这么的真实。

  也就在这个时候,在我的眼前,忽然来了一只狸猫,黑色的狸猫,宝石蓝的眼睛,看起来非常的诡异。

  它张开了嘴巴,对王亚东道:“走!”

  我就在它说的那一声走的时候醒来,睁开眼的一瞬间,看到了刚打开门的那长脸,眼泪都差点崩了出来。

  这个人,是我的二叔,林八千。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现在的我在房间里面,灯也亮了,四周什么都没有,可是我似乎还是感觉到那一张张的鬼脸就在我的周围。

  二叔一脸风尘仆仆的走到我的身边,扶了扶我的肩膀道:“你没事儿吧?”

  我点了点头,道:“幸亏你来的及时。”

  而此时,跟着二叔一起来到房间的虎子,却浑身的黑毛炸起,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大敌一样的,对着空旷的房间狂吠了起来,我和二叔怎么安抚都安抚不住。

  “虎子你怎么了?”我摸着他的脑袋问道。

  “他感觉到了敌人。”二叔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