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一章 血煞

第二十一章 血煞

  王亚东要对我动手,这是在意料之中的事儿,我倒没有多意外,只是,他到底要怎么对我动手,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的事儿,他会同样的给我扎一个纸人,然后用银针刺入我的死穴,用这个来夺我性命?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来,就是以防万一。”当我拿这个问题来问马老头的时候,马老头对我说道。

  所以,我们只能等,当然,我现在有更好的办法,先发制人,这非常的简单,我只需要让九两去查一下这个人的生辰八字,我先给他做一个纸人就可以了,但是我不可能的去因为这样一个人去送命不是?也就是说,他可以选择鱼死网破,那是因为他没的选择,而我不能,我还没有到那个地步,所以我只能等。

  长夜漫漫,等待是一件非常漫长的事儿,后来马老头干脆去买了点酒菜,我们俩一边喝着小酒,一边交流着很多东西,他甚至对我讲了很多胖子刘天赐的事儿。

  说起刘天赐,就不得不说紫府山,这个胖子口中一直提的这个紫府山,其实在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了这个称呼,何为紫府山?其实就是五台山。

  道经之中记载,五台山,又名紫府山,大家都知道,现在的五台山,是佛家的圣地,乃是文殊菩萨的法场,但是最早,五台山的的确确是道家的地盘,当时在五台山的道家圣地就是玄真观,根据《清凉山志》的记载,文殊菩萨初来中国的时候,就居住在五台山的石盆洞内,是作为客人的身份留宿的,但是后来,干脆来了一个鸠占鹊巢。

  所以胖子口中一直自称的紫府山玄真观,并不是像龙虎山正一教那样的道教大宗门,而玄真观,在道教之中,甚至很长时间都是一个连自己家的洞天福地都给丢了的宗门,根本不足以让胖子刘天赐那么自豪。

  马真人这么一说我还想起来了,当时胖子摆架子,说让二叔去见他,在二叔接到名片儿时候就冷哼了一句:“紫府山玄真观?就是那个连自己的洞天福地都丢了的玩意儿,好大的架子!”

  当时我还不明白,现在马上顿悟,心道胖子你还真逗,就算是出身玄真观,都沦为笑柄了,你至于那么牛X的印个名片儿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不过仔细想想,这还真的是胖子的可爱之处,宗门再不好,再丢人,那也是自己的出身,儿不嫌母丑,这不是坏事儿。

  马真人喝的二麻二麻的,听到我嘲笑胖子一句,喝了一口酒,道:“不过你还真别说,这刘天赐刚出来的时候,那还真叫一个嚣张,别人一知道他是紫府山玄真观出来的,就笑了,说你个丧家之犬,这么牛气?可是这个胖子出手,那真的是大手笔,用实际行动抽了多少人的耳光?唐山大地震的时候,十万阴兵借道,传的那叫一个沸沸扬扬,所以上次地震的时候,又有人叫阴兵又要现了,有人牵头,去那个地方处理一下,那些平日里德高望重的人,谁敢抛头露面,还是胖子这个初生牛犊一样的人,一个被大家沦为笑柄的人过去踩着步子算着八卦,摆下水路九天大蘸,愣是超度了惨死的亡灵数万,谁敢跳出来嘲笑?”马真人说起胖子刘天赐,那也是发心眼儿的敬佩。

  “胖子果真这么叼?”我喝口酒道。

  “厉害倒不是多厉害,就比如那个水路九天大蘸,多少人能摆?答案是很多,老祖宗给后人留下的东西,都是按葫芦画瓢,有什么难度?可是多少人敢去摆这么大的阵?成了,不可能宣传你,因为在人前,你还是封建迷信,不成了,你在圈内,那就是个笑话,甚至还要承担后果,所以这是个出力不讨好的事儿,胖子就愿意,我最欣赏他的就是这一点,他当时对那些老家伙说的话很糙,就是成了,你们这些老家伙见到我绕着走,不成,也别笑话胖爷我,起码老子敢去,你们敢?你说这家伙可爱不可爱?还有就是这货亦正亦邪,你得罪他,那绝对是要日夜提防,绝对要让你连本儿带利的还回来,别人说他刘天赐不是个东西,但是我偏偏的感觉,他敢爱敢恨,这才是真性情。”马老头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胖子的认可。

  “这家伙就是长的砢碜点,不然放在古代,也绝对是个侠客。”听人说胖子的好,我也是挺高兴的。

  “以前他瘦,没留胡子,那也是迷倒万千少女的一款,只是后来听说受了点情伤,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也是个痴情的男子啊!”马真人道。

  我一听,就好奇了起来,原来死胖子,还有这么一段不可说的往事?正要开口去追问详情,这时候,忽然,房间里的灯,啪的一声,灭了!

  我瞬间就抓起了我刚才放在沙发边上的水果刀,有用没用,武器傍身,这就是底气,该来的,总归是要来了。

  “嘘!”马真人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拿出了蜡烛,在桌子上点着,蜡烛只是亮了一小块儿光,但是此刻在黑暗中,光亮能给人带来的感觉完全不同。看来这个马真人还真的靠谱,准备的还挺充分的。

  黑暗之中,马真人对着我指了指窗帘的那个位置,一改之前的轻松,满脸的紧张,我转头一看,顿时就被吓的一个哆嗦!

  在窗户上,有一个阴影,那是一张巨大的人脸,他有多大,根本就无法形容!一张脸,就比我整个人都要大!

  然后,那个阴影,开始往我们这边儿缓缓的移动了过来,在移动的过程中,我甚至能感到,那一股彻骨的寒气。

  以致于在这张脸移动的过程中,桌子上那个蜡烛,就摇曳了一下,扑闪着,灭掉了!

  “他娘的,这么高的道行?!”马真人叫道。他叫完就站起了身,咬破自己的中指,我白天的时候扎掉自己的中指我都感觉疼,马真人这次,直接咬中指,伤口肯定不会太小,只见他的中指喷出一条血剑,一下子对冲向了那个虚影的巨大人脸!

  可是我看着那个血剑穿透了人影,射在了地上,那个虚影却毛事儿没有,还在亦步亦趋的朝我们走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胸有成竹的马真人叫道。

  “快走!”他一看情况不对,立马的就夺路而逃,他娘的你能再不靠谱一点儿么?!他要逃,我怎么逃?

  说不得我直接一口咬在自己的中指上,马真人的血不行,我的呢?!只见一股血剑也喷出,射在那个巨大的脸上。

  我林小凡好歹有龙气傍身,万邪不沾身,你还不快滚!

  我的血,没有穿透阴影掉在地上,而是消失了,被阴影给吸收了?

  “没用!你快走!这是王亚东用九两哥哥身上的血炼的血煞!没用的!”马真人站在门口对我叫道!

  妈蛋!用九两哥哥的血炼的血煞?!这个人怎么这么阴损?要真的论血脉之力,我在九两哥哥的面前都要全身血液沸腾的,我这一半的龙气,在他的面前还真的不够看的,听到马真人这么叫,我没有丝毫的迟疑,把那把刀直接就丢了过去,然后撒蹄子就开始狂奔!

  现在不跑的,才是傻逼!!

  可是那张脸非常的巨大,我现在跑已经完全的来不及了,我刚开始跑,它只是轻微的移动一下,就挡在了我的身前,虽然一片黑暗,但是借着月光,我还是看清楚了,这不是一张脸。

  而是无数张惨白惨白的脸,混杂交织在一起,组成的一张大脸!

  我知道血煞,是一种邪法,以自己的精血来饲养小鬼!

  我没想到,他娘的王亚东竟然养了这么多只!这得在暗中抽掉九两哥哥多少血?!

  我看着这么多的脸全身发软,可是那张无数张脸组成的脸,却瞬间的把我吞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