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章 暗藏机锋

第二十章 暗藏机锋

  事情到这里的话,其实应该可以算是非常的明了了,九两老娘其实在心里非常憎恨九两的哥哥,她的确是跟九两的老爹一样,热衷与仕途,但是九两的老爹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只要这个孩子是自己的就行,至于孩子的老娘是谁,这重要么?当然不重要。

  他肯定以为自己的媳妇儿也会无条件的支持自己,我甚至可以想象九两的老爹是怎么劝九两老娘的:“媳妇儿啊,这孩子他妈,是个玉人,玉人虽然能生孩子,可是它总不是人,还是咱俩的孩子,他辉煌了,你还是他妈对不对?”

  九两的老娘表面上应承下来,但是这女人心里肯定不舒服啊,会想到,你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还要老娘视为己出,更要我为他拼一辈子,你当我逗比呢?我自己没女儿?

  所以,一个女人就阳奉阴违了起来,表面上对这个孩子没有丝毫的芥蒂,甚至还表现出对这个孩子比对自己女儿还亲的样子,却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为自己的女儿暗中铺路,最后,甚至还来了一个别有用心的阴阳鬼事王亚东,俩人一拍而合,成功的在九两的老爹身边当起了卧底。

  之前九两老爹请的那些风水先生啊什么的,到底能不能救醒九两的哥哥是一回事儿,但是这俩人绝对是要暗中阻拦的,直到这一次我的到来,彻底的让这俩人紧张了起来,种种迹象表明,我的到来,能让九两的哥哥醒来。

  但是因为之前我爷爷的原因,让九两的老娘对我的态度纠结,爷爷之前肯定是在她面前展现过异常超凡脱俗的本领,让她对我爷爷非常的忌惮,所以她虽然知道干掉我是正确的选择,却因为忌惮我爷爷不敢动手。

  可是王亚东不怕啊,他第一是感觉我要让他的计划功亏一篑,第二可能是认为我跟九两之间有什么超凡脱俗的关系,所以他一定要干掉我。

  结果,计划失败。在被我识破之后,九两的老娘选择了坦白,并且启动了第二条路,让九两来要么让我死,要么让我帮她,只要这两个选择。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可怜,又可怕的女人。

  任何事儿,不关是亲情还是爱情,只要跟利益扯上关系,就不再纯粹,这很蛋疼,却非常实际。

  我让九两给她老娘打一个电话,告诉她老娘,就算我不会变成她女婿,也会帮她,算是给她吃一颗定心丸儿,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要让走女儿外交路线?我这么做,是怕万一等下我跟九两俩人安全的走了出去,我又没答应做她女婿,她一紧张之下,自杀了怎么办?

  九两知道我心中所想,拿起手机拨出了电话,对着电话就按照我刚才交代的说,没说两句,九两把电话递给了我,道:“我妈想跟你说两句话。”

  我接了过来,我在九两的老娘面前,是装器官了高人的,这种装模作样几乎是一种习惯,我对着电话道:“讲。”

  “小凡,别怪阿姨心狠,我是为了小九好。”她在电话那端说道。

  “这个我知道,你还有没有其他的话?”我道。

  “阿姨知道你在洛阳那边结了婚,甚至还有了个可爱的孩子,但是怎么说呢,不是没领证不是?我也查过你家人,林小妖是个不错的姑娘,可是她的脸,也确实难为你了,九两是我看着长大的丫头,她心里什么想法我明白,阿姨的意思是说,九两哪一点儿比不上林小妖?”她在那边缓缓的道。

  “所以呢?”我问。

  她一时有点激动的道:“所以你可以跟九两好好的过,在郑州就这样生活一辈子,男人,总是需要更大的世界的,阿姨我看好你。”

  我看着九两,对着电话浅笑道:“阿姨,首先,您看起的不是我,可能是我的爷爷,第二,小妖跟九两在我心中一样美,没有可比性,都是女人,再美的容颜都会老去,我跟小九是朋友,帮忙我义不容辞。这话,我不希望再从您这个长辈儿口中说出来,我相信,您也不会选择一个抛弃结发妻子和儿子,选择城市生活的男人做您的女婿。”

  电话那边儿顿了一会儿,道:“小凡,我终于知道为啥,眼高于顶的小九能对你那么好,因为你平凡,平凡的好人。”

  我笑道:“既然是这样,那么阿姨,您在林家庄的后手,是不是就可以扯回来了?看在九两的面子上,之前的一切我可以当没有发生过,但是我的家人朋友,如果出现一点点的闪失,那么,我就算再怎么没用,也会拼了性命的去报复。”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九两,她在我面前手足无措面色发白。

  电话的那一端在沉默了很久之后,她对我说道:“林小凡,你是一个非常聪明,非常不错的年轻人。”

  说完,我挂断了电话,九两在接到我递过去的电话的时候,低头对我说道:“对不起。”

  我把玩着茶杯,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这边儿出事儿不死,林二蛋去叫了我二叔林八千出来,我家人那边,就等于毫无防备?”

  九两的脸更加的白了,她抓住我的手道:“小凡,我没有想那么多,真的没有想。”

  我对她笑道:“没事儿,告诉你妈,就算林家庄没有了林八千,也没人能打那里的主意,不说还有一个虎死危不倒的林老么,更有一个韬光养晦隐藏的更深的林语堂。”

  九两抬起头看着我,眼神迷离的道:“我其实有时候,挺提陈蒙雨惋惜的,你这个男人,到底能成长到哪一步呢?”

  我对她笑笑,没有说话。却偷偷的抹去了额头上的冷汗,不知不觉,就跟九两的老娘说的两句话,我就已经整个后背都被冷汗给打湿。

  九两的老娘会自杀?鬼才相信,她无非是用孝道二字,逼迫九两来,然后用友情来逼迫我,刚才给我电话里说的内容。

  她那么聪明一个女人,跟我说出九两比林小妖还要漂亮的话,不是在劝我,她没有那么弱智,拿这么蹩脚的理由来劝我,就算我心里想,她这么说我也不能答应啊,这我成什么人了我?

  她告诉我,是在威胁。她找人去了林家庄,知道林小妖,知道我的儿子,知道我的家人。话里隐藏的意思更加的明显。

  你不合作,我不保证我会对你的家人和孩子做些什么。

  跟这些聪明人打交道,真的如同在刀尖上跳舞,这一种痴迷于一个地方的人,可怕,很可怕,不要怀疑,他们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

  我跟九两,因为那一个电话,就再次尴尬了起来,直到告辞,一起回酒店,我们俩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回到酒店之后,我反锁了门儿,在我可以顺手拿到的地方,都放上了趁手的武器。

  我在不知不觉之中,卷入了一个斗争的核心之中。

  我今天是和九两的老娘达成了妥协了,可是,王亚东呢?现在等于是九两的老娘,放弃了王亚东这个盟友,这个所谓的“风水鬼师”肯定会对我做点什么。

  同样的,我现在等于,是要和九两的老爹树敌。

  一个漩涡,要把我吞没,在二叔和林二蛋都不在我身边儿的时候,其实最危险的人,是我。

  我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儿,我从猫眼儿上看到,外面的这个人,是马真人才敢开门儿,他走进来之后,看到我在床头,茶几,沙发上藏的武器,笑道:“小伙子?都知道了?怕了?”

  “滚蛋,谁怕了?我说马老头啊,你这人,藏的挺深的啊。”我对他打哈哈道。

  “今天晚上,王亚东可能要对你动手,所以我来了,放心,有老夫在,没人能动你分毫。”马老头对我道。

  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