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一章 扎纸人

第十一章 扎纸人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在医院躺着,九两躺在我旁边儿,眼睛哭得红的像兔子一样,我想动一下,发现根本就全身无法动弹,九两看到我醒来,一把就垂在了我身上,骂道:“没本事,装什么英雄好汉?”

  我本来就疼,被他这一下打的,那叫一个疼痛钻心,疼的我瓷牙咧嘴的,半开玩笑的骂道:“谋杀亲夫啊!”

  她作势又要打,打到一半儿收回手去,骂道:“等你好了在收拾你。”

  这时候,我身边儿响起了一声咳嗽声,九两瞬间满脸通红,我艰难的转动了一下脖子,才发现现在这个病房里,九两,二蛋,咖啡店的小丫头,九两的老爹老娘,都在房间里,看着我跟九两,默默的笑着。

  “叔叔阿姨,麻烦你们了。”我道。其实不用说,我在郑州,也就只有认识他们这一家人,可以把我从水深火热的局子里面救出来。

  这时候,九两的老爹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他哼了一声,道:“想跪就让他跪着,记住,这事儿没办好,他之前的屁股有多干净?”说完,他挂掉了电话,对我笑道:“我去开个会儿,这边的事儿,你阿姨跟小九照应着,养好身体,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好东西,我激动的全身动弹了一下。好东西除了昆仑龙根,还有什么?

  他走了之后,九两的母亲也告辞了,林二蛋走了过来,这家伙挠着头一脸的愧疚道:“小凡,对不住,答应小妖照顾好你,你说这事儿弄的。”

  “没事儿,不怪你。没有你,哥们儿命都没了。”我笑了一下,牵动出我脸上的伤口,只感觉疼的钻心。

  “对了,我晕过去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儿?”我问道。

  “还能怎样?九姐一出马,把那帮兔崽子吓得屁滚尿流,你是没见九两发怒的样子,直接把那个黑脸警察抽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估计现在都迷瞪着呢,酒吧里的那个王哥,估计这次不是死刑也是死缓,想整一个人还不容易?至于那个刘胖子还有你那老情人,没动,等着你回来收拾呢。”林二蛋道。

  “大恩不言谢,也就是我老婆孩子都有了,不然真不介意以身相许。”我对九两笑道。她瞪了我一眼,没再说话。

  接下来的事儿,几乎是见证了奇迹,我,作为一个奇迹,立马在这家医院里传开来去,一个断了三根肋骨的人,一天晚上过后,痊愈!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感觉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浑身暖洋洋的,一股暖流似乎把我包裹了起来。

  这个事儿把负责我的大夫差点吓尿了,忙问小伙子你昨天晚上吃吃了仙丹了?甚至找了个几个老专家对我进行会诊,最后那几个老人甚至在质问这个医生道:“你调戏我们几个老家伙玩呢是不是?他怎么可能在一天之前受那么重的伤?”

  最终,我仓惶出院,用脚趾都能想的到,这必然是我身上那一半儿龙气发挥的功效,这是我们几个都心知肚明的事儿,再不出院都要被当作怪胎了,后来我问那个小姑娘她是怎么知道我跟林二蛋认识,所以在我涉险的时候找林二蛋的,她红着脸道:“因为你那条狗啊,那天我也在看,它真的好厉害!后来我又在那里见到你跟这个大哥在一起,就赶紧去找他啦,就是没想到,他这么厉害!”

  我心道原来如此,关键时刻,竟然是因为虎子的关系才让我从死神那里走了一遭,一想到林二蛋,我就想起来那个红发的小太妹,问林二蛋道:“你的那个娘子呢?救你一命,有没有以身相许?”

  林二蛋被我臊的满脸通红,直叫道城里的姑娘太奔放,我抵挡不住,还是喜欢我家的珍珠什么的云云。

  出了医院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跪在那里,眼巴巴的看着我。走到他们身前的时候,我们停下了脚步,九两道:“每个人的屁股都不干净,随便一查就一大堆的问题,你看着办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他们跪在那里,忽然就没有了报复的欲望,摇了摇头走开,他们几个只是喽啰,却因为身上那一身相对光亮的衣服,去欺负比他们更加弱小的人,在真正强大的人面前,可以放弃自己的尊严,以保住他们可以欺负人的资本,这种人不到处都是?他们岂不是最可悲的存在?

  “别让他们害人了吧。”我对九两说道。

  她只是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九两对我说道:“其实那个刘大招,是有等你出院了自己处理的原因,你去打他一顿,打的怎么过分都行,但是他这个不太好处理,他后面的那个人,跟我爸不太对付。”

  不太对付,那就是矛盾,能跟九两老爹矛盾的,想必也是一个手眼通天的人物,我点头道:“不会给叔叔找什么麻烦吧?”

  “不会,他们有错在先,你出气就可以了。”她道。

  我没说话,只是拖九两,帮我找来刘天赐的生辰八字,有些东西怎么说呢,我是一个阴阳师,如果我想要报复一个人的话,真的有太多的办法,那本黑皮书里,有各种各样儿的邪术介绍,只是上面说了一句,此法有伤天和,最好不要用。

  可是此仇不败非好汉,最重要的是,他是陈蒙雨的男人。

  我们回了酒店之后,跟咖啡店的小妹告了辞别,就各自回房间,有些东西,我要布置一下,倒是不至于让刘大招死,但是让他生不如死,那就有的是办法,可是我刚回酒店一会儿,就有人敲门儿进来,我打开门,看到了一个意外的人,陈蒙雨。

  她看到我的表情,似乎非常的纠结与矛盾。

  “又来劝我卖掉那条黑狗?别想了,不会卖的。”我道。

  “小凡,没想到,几年过去了,你的变化很大,再也不是我认识的你了。”她拢了拢头发道。

  “如果还是以前的我,现在应该被你丈夫玩死在看守所?如果没有别的事儿,你走吧,我需要休息。”我道。

  “我来没别的意思,大招说了,这事儿他办差了,愿意出一百万,这事儿就揭过,大家一起吃个饭,咱们都是朋友。”陈蒙雨道。

  “你走吧,你老公背后不是有人么,不怕。再说,我没准备报复。”我对她道。

  “你跟那个九两,是什么关系?”她小心翼翼的问我。

  “她,朋友吧。”我知道她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以故意混淆视听,这可能是我的屌丝自尊心使然,故意把我跟九两的关系说的模棱两可的让她误会,好找回我那微弱的自尊。

  “她很好,你要珍惜。”她哭笑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她道:“刘大招什么事儿都干的出来,还有那个王哥的手下,亡命之徒很多,都说要找你麻烦,你要是可以的话,尽量离开郑州吧。我走了,对了小凡,以前的事儿,对不起。”

  我关上了门,无话可说。道歉,也是在我有了“力量”的基础上,在酒吧我被打如死狗的时候,可曾见她看我一眼?

  ——下午,九两就托了警察局的朋友,找到了胖子刘大招的生日,可是生日上没时辰啊,后来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的,总算找到了这个家伙的八字,还是在天桥上一个算命的那里打听出来的。

  后来,我还让林二蛋潜入了胖子刘大招的家,在地上,捡了几根胖子的毛发回来,其实这种解数,很简单操作,只需要扎上纸人,纸人上面写上被下咒纸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纸人里面放上下咒人的毛发,黑皮书上也有人有的高人甚至不需要毛发就能做法,胆识那样要请阴神帮忙,危害更大。

  做好这一切,我用一根儿大头针,刺入了胖子的足三里穴,对应的就是他的右腿,本来我可以刺入他的肾腧穴,让他在千里之外丧尸生育能力。

  可是后来我还是做不出来,因为那样太过伤天和,我也怕真的有什么天谴之类的,就算做了这个,都搞的我全身的冷汗,我没想到,我第一次用黑皮古书里的东西,竟然是害人!

  做好了这一切,我一夜都没有眨眼,最终我还是起床,拔掉了那个大头针,烧掉了纸人。

  这种事儿,不管是不是真的有用,总之我是做不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睡着,就被九两叫醒,她疑惑的问我道:“你拿着刘大招的生存八字做了什么?”

  我睡眼惺忪的道:“没什么,本来想让他变成瘸子的,后来想想算了,又把纸人烧了。”

  她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没骗我?”

  “我骗你干嘛?我说你大早上叫我,就是为了问这个?”我诧异道。

  “刘大招死了,昨晚,死状凄惨,浑身无伤,你确定,不是你做的?”九两问道。

  我瞬间蛋碎了。

  他怎么可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