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章 劫2

第十章 劫2

  林二蛋的身后,是那个咖啡店里的一笑露出两个可爱虎牙的小妹妹,她满脸紧张的站在那个,我知道,林二蛋能来,估计还是靠着这个小姑娘去叫人,就是我不知道,她怎么会在星巴克里跟我有一面之缘就找到林二蛋的,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林二蛋不来,我会死在这群人手上。

  林二蛋的出现,像是一尊战神一样的瞬间就秒到全场,一下子就把刚才酒吧里看热闹的人群给镇住了,城市里最不缺的就是看热闹的主儿,上次虎子对藏獒是,这一次林二蛋出来所向披靡也是,更有那些小太妹甚至扯掉胸罩朝林二蛋丢过来,大叫道:“帅哥你很猛,今天晚上老娘是你的人了。”——酒吧里,多的是来买醉寻欢找刺激的场所,所以我这个屌丝以前最难受不过是跟宿舍的几个哥几个儿大排档里喝两瓶儿,只是听说以前宿舍里的那个高富帅哥们儿说过酒吧里的妞多浪多好泡如何,今天竟然真的见到了如此劲爆的场景,我都有点吃不消。更何况是之前几乎没有出过林家庄的林二蛋?

  所以二蛋子在来酒吧之后脸色就经受了三次的巨变,刷白,哭,到现在的拿着甩在自己头上的胸罩面红耳赤。

  我伸了下胳膊,扯掉那个带着香气的文胸,低声骂道;“你个犊子,晚来一会儿就只能给老子收拾了。”

  林二蛋像个傻子一样的咧嘴对我笑了笑,别人还以为他是真傻,或者损友之间的笑,从小跟林二蛋一起长大的我在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不知道为何的忽然一阵毛骨悚然,也只有熟悉林二蛋到极致的人,才可以看到林二蛋那个笑容背后隐藏的杀气。

  “二蛋,别闹出人命。”我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倒在了地上,那个酒吧的小姑娘跑过来扶住我,就这个动作,都已经算是她勇气的极限,估计这个小姑娘只是恻隐之心的叫了我的朋友来,根本就没想过身高也就一米七五的林二蛋能爆发出如此惊人的战斗力。这才让她下定了决心过来扶我一把,不然引火烧身怎么办?

  可是我却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眼皮之上,我看着林二蛋缓缓的朝那个刘大招走了过去,刚才都不敢看我一眼的陈蒙雨脸色惨白,拿着酒杯局促不安,摔到吧台上刘大招现在想要挣扎着起身,眼睛里在看林二蛋已经写满了惊恐。

  林二蛋走过去,一只手提起那个身高比他还有高上半头的刘大招,这个不协调的身体动作更加引发了酒吧里女人的尖叫声,刚才那个超林二蛋丢胸罩的红发小太妹这时候甚至要脱掉上衣,人群中就数他叫的最大声。

  “英雄!今天晚上,你不要奴家!奴家也要强奸你!”

  林二蛋似乎听了我的话不要闹出人命,只是举着他,另一只手慢慢的抽,抽的动作极其缓慢,却声声清脆入耳,这是一个非常羞辱人的动作,慢慢的抽着,酒吧里甚至都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你刚差点打死他?”林二蛋指了指我。

  “没,我就是想给他点教训。”刘大招倒是个人物,此时说话也不显得慌乱,只是眼神里的躲闪出卖了他自己。

  上一刻带着微笑的林二蛋脸上换上一股狞笑,我一看事情不对,就林二蛋那一撞之下可以撞到墙单手举起磨盘的力气,他手上只要一用力,就能卡断刘大招的脖子,这不是一个武侠的世界,江湖游侠跨剑,路见不平一声吼想杀就杀,这可是法治社会,杀人要偿命的!

  “二蛋住手!”我大叫了一声,又咳出一口血。

  说时迟那时快,刚才一直在旁边浅笑着拿着酒杯的王哥这时候也走了过来,以一个冲锋打在了林二蛋的胳膊上,这个王哥满身的纹身,脸上甚至还有一段刀疤,此时他看着林二蛋的表情带着笑意,道:“小兄弟,事儿别做过了,这地儿是我看的。”

  “当然,刚才你朋友那样,我没拦着,是我不对,这样,我欠你个人情,你把刘胖子放了。”那继续说道。

  酒吧几乎安静了下来,甚至很多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林二蛋,这个王哥应该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他说欠林二蛋一个人情,应该是一个可以让旁人艳羡的机会,林二蛋对于这个忽然插手的人似乎并不怎么买账,直接道:“你是谁?”

  王哥走上前,办事儿十分的老练,递了一张名片过去,道;“以后老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尽管跟我开口。”

  林二蛋没有接那张名片,他不知道是无视这个人,还是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的份量,初生牛犊不怕虎,直接把刘大招丢在地上,脚踩着他的脸,使劲儿的往地上踩。

  “你行。”王哥点了点头,他的几个马仔跃跃欲试的想要出手,却被王哥出手拦住,不一会儿,外面警笛呼啸,十几个警察直接就鱼贯而入。

  完蛋,我最怕的,其实就是这个,刘大招那张被林二蛋打肿了的脸在看到警察来的时候,露出一股狞笑,刚才都挺汉子的他,现在却忽然抱住林二蛋的腿惨叫了起来。

  林二蛋也有一点呆滞,就算他的武力值再高,在潜意识里,他还是那个五斗小民。对警察有种在骨子深处的惧怕,而那些警察在鱼贯而入之后,似乎是得到了授意一般,直接走向了我,把现在几乎奄奄一息的我直接就上了铐子。

  “怀疑你非法寻衅滋事,现在拘捕你。”一个黑黑的警察满脸公正廉明道。

  林二蛋想要冲过来,我对他摇了摇头,如果二蛋现在对警察动手,那就麻烦大了,再怎么能打,再怎么快,能快过子弹?

  警察直接走过去,拷上了没有反抗的林二蛋,刘大招趁机爬起来,抓着凳子就砸在了林二蛋的头上。

  “你,一边去!别乱动。”警察也只是这样喝止了一下。

  我知道,今天这事儿不好办了,这警察,就是过来拉偏架的,那个咖啡店的小姑娘在警察来之后就退到了一边儿,看着我被带走满脸的难受,似乎感觉非常对不起我。

  “没事儿,今天我已经非常谢谢你了。”我对她笑道。

  “都给姑奶奶住手,我倒是要看看,谁要带走我男人!”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声大吼,我转头一看,竟然是那个红发小太妹,漆黑的眼影,长长的留海儿,爆炸的身材,霸气的叫声。

  她直接冲着林二蛋走了过去,拉住了林二蛋的胳膊,叫道:“那个被打成猪头的怂包我不管,但是这位英雄是我内定的丈夫,谁要带走?”

  这小女孩儿说话很不含糊,警察一下也愣住了,那个黑脸警察吃不准这小丫头的底细,夜场龙蛇混杂,他也不想得罪人,就走过去,问道:“你是?”

  小姑娘拿出手机,噼里啪啦的一顿乱按。然后对着电话娇滴滴的说了几句递给了黑脸警察,这个警察拿到一边去接了个电话,回来之后对那个王哥点了点头,道:“既然你能作证这小子没动手,那我就先带那个小子回去调查。”

  林二蛋马上就不干了,我赶紧对他摇了摇头。

  用嘴型对他说道:“找九两。”

  现在我们俩都进去,那才是真的完了,我有预感,我甚至可能被自杀在警察局里。

  最终,林二蛋留了下来,而刘大招看我的眼神,已经算是看一个死人,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我玩什么超凡脱俗,非要跟时代脱轨?

  我为什么不用手机?我为什么不给我所有认识的人配上手机?如果今天我可以叫上九两,甚至可以给千里之外的二叔通个电话,哪怕是叫那个胖子来,组成一个队伍,我会在陈蒙雨面前,如此之狼狈?

  我被带回了警察局,遍体鳞伤,到了警察局里,直接坐上了铁凳,没有人找我问话,对面坐了两个警察聊天抽烟,而我的头顶,挂了一盏白灯,灯光刺眼就暂且不说,主要是白炽灯那超强的温度让我很快的汗流浃背,汗水流到伤口上,那种疼痛无法忍受。

  在我要昏厥的时候,总会有人走过来,轻轻的把烟头摁在我的胳膊上,然后对我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不会躲,实在对不起,没烧着你吧?”

  我的心里,逐渐的被怒火填满,我感觉,我要蜕变,这不是一个适合弱者的时代,而我,则注定会有不平凡的经历。

  算命的无法算到自己,我其实更想抽自己两耳光,明明印堂发黑有生命之虞,为何要浪着出门儿?

  难道我林小凡真的注定一出茅庐,马上死无全尸?

  英明神武的女侠九两,你又在哪里?

  最终,本身就身受重伤的我,在这些人民公仆的折磨之下,终于不省人事,,朦胧之中我甚至能感觉到烟头烫在我的胳膊上,我却已经没有力气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