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九章 劫

第九章 劫

  这个女人在强硬的时候我可以强硬一下,但是她忽然变成了一个小女人大哭的时候,我却不知道要怎么办了,继续学着刚才的样子伪装成什么都知道?

  “阿姨,别哭了,这事儿我尽量办。”最终,我还是这么说道。

  “会不会觉得我很傻?”她忽然看着我说道。

  “是有点。”我点头道。

  她正在哭泣着,听到我这个回答,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最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有你这么安慰阿姨的么?”

  “也没有你这样刚才还在哭现在就笑出来的啊。”我道。

  她再一次呆了一下,这次没有笑,而是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已经把栋梁当成了我自己的孩子,年纪大了就是这样,小家伙儿,你很厉害,之前人虽然都说栋梁贵不可言,但是从来没有人能逼着我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你放心,我会说服你叔叔,让你见一下那个玉人的,现在,你可以下车了。”

  她丝毫不迟疑的下了逐客令,我被赶下车之后,她驱车离开,而我,再一次的回到了咖啡店,我现在也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去理清刚才我不能表露出来的震撼。

  昆仑龙根。

  天下龙脉出昆仑,入秦岭,分十万大山,分支无数,这是那个黑皮古书里的原话,这更是宋斋可以拍卖出去那么多地图的原因,龙脉有强弱,实在是太多,已经不能说早就帝王,而是单纯的,可以带来巨大的福泽,而龙脉的强弱,则要根据宝穴的风水地里,小山也可以龙盘虎踞,但是绝对不可以与大山相比,这是非常显而易见的。

  昆仑山,作为万山之王,里面隐藏了太多太多的传说,单凭一句天下龙脉出昆仑就可以说明这个昆仑龙根的厉害之处,可是这个昆仑龙根,我却不是第一次听说,当年宋斋主人在挑起我和那些拍卖的买家之间的战争的时候说了一句话。

  “二十几年前,那个来抢走了昆仑龙脉里孕育出来的女人,而现在,他的孙子又要来夺别人的造化。”

  以点来串面,刚开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下意识的以为,昆仑龙根就是二叔的老娘宋知音,可是时间上对不上。

  我最后,理解为我的老娘,这才是爷爷当年抢回来的大杀器。

  谁知道到了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当年爷爷抢回来的这个,没有在我家,而是找到了九两的老爹。送给了别人,想到这个,其实是每个人都会心痛的,那么宝贝的东西,你怎么能送给别人家呢?

  甚至你孙子见到人家的孩子都会全身血液沸腾想要跪拜下去,林老么你这么做真的好么?

  我还坐在星巴克刚才的那个位置,我再一次的找那个一笑起来就露出两个小虎牙的服务员要了纸笔,有些东西,写出来,才会更加的清晰明了,这就好像我们上学的时候学的方程式一样。

  我爷爷林老么,九两的父亲。

  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九两的老爹是一个高官,比我爷爷有权势,所以我爷爷是因为被人逼迫,或者巴结他,才把那么珍贵的玉人交给了他?我写下了这一条推测,随即就被自己画了一道重重的叉。

  爷爷那样的人,我自认为,权贵无法左右他,他也不需要巴结任何人。

  那么第二条推测,爷爷是个逗比,有好东西给别人,不给自己。

  这一条,我X的不太肯定,因为我不太肯定,爷爷是不是个逗比。好了,不开玩笑,这一点也不可能。

  爷爷是一个做事儿极其有目的的人,我现在对那个黄板牙老头的印象就是,他全局谋划的能力简直大智近妖。所以,他这个举动,说到底,还是为了我。也必须是为了我。

  正比如我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力大无穷的林二蛋,和那个一岁多的神童林登科了一样,九两的哥哥,会在我之后的路上,起到一个什么作用?

  最后,我把这张纸,撕烂,丢在已经凉掉的咖啡之中,慢慢饿搅拌,搞的旁边的人都以为我是傻逼。

  也就是在我准备走的时候,有一个人坐到了我的前面,这让我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下去,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陈蒙雨。

  刚才面对九两老娘那个气场强大的女王都可以收放自如的我,在见到陈蒙雨的时候,却怂了起来。

  “好巧,你也在。”我对她道。

  “狗,你卖了吧,小凡,我知道你家里的情况,你是个聪明人,拿了二十万,肯定能做好多事儿,在郑州,跟刘大招上倔,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陈蒙雨对我说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她这么说话的时候,本来已经要古井无波的我,心里却狠狠的刺痛了一下,我看着她道:“谢谢,不过不卖。”

  “你上次砸了他一下,他那个人,肯定会报复回来的。”陈蒙雨道。

  “你真当我林小凡还是那个傻兮兮为了你可以一切不管不顾的小男孩儿?!”我忽然心疼的要命,瞪着她道。

  紧接着,我看到她捂着嘴,脸上露出一个惊恐的表情。

  在后脑勺上来了一记重击之前,我甚至还在自责,自己是不是声音太大吓到了她,这一记重击,真的把我打蒙了,接下来的事儿,我浑浑噩噩,只知道自己不知道挨了多少脚,被抽了多少个耳光,可是那时候的我,一片混沌。

  当我真正的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在一家酒吧里,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这个夜场里霓虹灯如同鬼魅,我的前面是吧台,我看到了刘大招和几个人在喝酒,一边喝酒一边道:“王哥,我真不跟你吹牛逼,这小子的那条土狗,把我的藏獒直接吓得趴地上跟孙子似的。”

  那个满手臂都是纹身的王哥抽着烟浅笑,似乎对刘大招的话很是不信,这时候,眼角的余光撇到我醒转过来的刘大招嘿了一声,提着酒瓶子就走了过来,直接就摔在了我的头上,电视上,酒瓶摔到人头上碎掉,那是艺术加工,他这一摔,不仅没碎,瓶子都弹起来掉在了地上。

  “嘿,你的头还挺结实。”他走过去,捡起瓶子,再一次的砸到我的头上,这一下,瓶子爆了。

  血再一次模糊了我的眼,我看着刚才坐在吧台边儿上,在刘大招身边小鸟依人的陈蒙雨,目光呆滞。

  “服不服?”刘大招拉起我的头发,抽着我的脸道,可能是我的血脏了他的手,他还在我的衣服上擦了擦。

  “打死他,打死他!”身边那些化妆妖艳的男女,都围了过来,大声的起哄。

  我那一刻,真的想和他拼命,可是我的全身上下,如同散架了一样的,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力气。

  我把头深深的埋在地下,这一下埋下的,包括我的自尊,还有我那本身就脆弱的骄傲,我忽然感觉我就是个废物,就算爷爷为我做下了多少的谋划,我都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正如宋斋主人对二叔说的那句话:“我真不明白林老么怎么会选择了这个小家伙。”

  似乎我生来,就是被别人鄙视的。

  我趴在地上,又被刘大招,抓起头发,这个人早上能健身,身体不差,这一下,竟然把我提了起来,用脚一直踢我的腿弯儿,狞笑道:“给老子跪下。”

  我用尽我全身的力气,绷直了腿,抗拒那里受疼会来的自然反应。

  爷爷曾经在祠堂跪过那个红色的棺材。

  我林小凡就算死,今天都不能弯下这条腿,他提起我,看着他近在咫尺的那张脸,我的脚踮了一下地面,用头,直接对着他的脸撞了过去,紧接着一口血喷在他的脸上,我骂道:“我操你妈!”

  迎接我的,是一群人的拳打脚踢,我没想到,马真人那一句你最近有血光之灾,竟然如此快的就应验了。

  最后我闭上了眼睛,在感觉自己的魂魄都快要离体的时候,我想起了林小妖。

  那长脸还是满脸的黑痣,却是如此的美丽动人。

  在一片混沌与噪杂之中,我睁开眼,想要记住仇家的脸,我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朝我奔跑了过来,此时已经脸色煞白满头是汗。

  我放佛回到了十六岁那年的画面。

  那一年,我被邻村儿的几个男孩子一起围着打。

  林二蛋提着一把菜刀把那几个称王称霸的孩子追了十几里。

  那一年的林二蛋还是一个普通人,他甚至比我还要瘦弱。

  此时的他,满脸的汗水冲来,眼红的如同一只发狠的狼,一路奔来,像是一发炮弹一样,所触之人,直接撞飞几米开外。

  到我身边,速度丝毫不减,直接把刘胖子那肥胖的身躯撞到吧台之上,刚才围着我打的帮闲,一脚一个,一拳一个全部击飞。

  如同一个绝代的战神。

  刚才那个神勇的男人一把抱起现在躺在血泊之中的我,竟然丝毫没有高手气度的大哭了起来。

  “他妈的林小凡你别吓我!你别死啊!”

  “老子死不了。”我咳出一口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