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二章 弃子

第十二章 弃子

刘大招真的死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最先得到消息的是九两的老爹,然后他一个电话打到了九两这里,把九两臭骂了一顿:不是跟你说了打胖子一顿没事儿,别下太重的手么,你这样让我很被动好嘛?还有你那个朋友,让他马上给我滚蛋离开郑州,走的晚了我都护不住。

所以九两马上就找到了我,直接问我,我到底对刘大招做了什么,可是我做了什么?我只是施法让他瘸一条腿,甚至于在半夜就毁掉了那个小人,可是为什么,刘大招就这么死了呢?

在确定不是我做的之后,我们马上去找林二蛋,现在他是唯一的可能,这个对我极好的发小,或许在昨天晚上因为气不过,所以跑去找刘大招的麻烦,干掉了他?

“我没有,昨天晚上,我一晚上都没有出门儿。”林二蛋道。

“而是,是不是你做的,你说一句实话,你放心,如果真的是你做的,现在说,我们提前想办法。”九两看着林二蛋说道。

“我倒是想这两天打死他来着,问题是,我还没有动手呢,他就死了,真不是我做的,林家庄出来的爷们儿,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再说了,我有什么话,也没必要隐瞒着你们啊。”林二蛋道。

“你看吧,不是我们做的,他可能就是人贱自有天收。”我对九两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有点心虚,难道说,是因为我第一次施法,出现了失误,所以导致了刘大招的意外死亡?可是不应该啊,就是因为是第一次,我才严格的按照那本黑皮古书中来做,非常认真,都不敢有半点纰漏。

“不过,是不是你们做的,这件事儿都麻烦,如果刘大招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就算了,问题是,他后面还有那么些关系,而这件事儿,刚好会给我爸带来被动,很难处理。”九两说道。

“那怎么办?我们两个先离开郑州一段时间躲躲风头?”我问道。

“看来,目前来说,这是最好的办法。”九两说道,说完,她补充道:“放心吧,只要不是你们俩做的,就一切有我。”

我跟林二蛋商量的结果就是我们俩先暂时的离开一下郑州,这事儿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发生,那真的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还是屎,为了不给我们,包括九两的来爹带来不不要的麻烦,现在我们俩需要暂时的离开。

可是,走不了了,也许就在我们俩在收拾东西,就要走的时候警察敲开了门儿,这一次的手续非常的全,是直接带着逮捕令来的,拘捕的目标就是我跟林二蛋,也没有说别的话,就是请我们俩协助调查,跟在警察屁股后面的,甚至还有九两。

“小凡,你们进去只是协助调查,你放心,我会处理好。”九两在我们俩被带走的时候,在后面叫道,她这样的反应,更说明了,这件事儿带给她老爹的被动有多大,她都没办法干预,毕竟是人命案,死的对方还是个有权有势的人。

就这样,我刚被从警察局里带出来,就再一次的被带进去,而迎接我们的,就是没日没夜的审讯。

“林小凡对么,根据死者妻子陈蒙雨的交代,在死者刘大招死亡的前几天,曾经跟你发生过矛盾,甚至在死亡的当天晚上,陈蒙雨还找过你,说愿意出一百万来私了这件事儿,但是你并没有答应,对不对?”对面的警察,这一次没有再给我小鞋穿,看来是九两也尽力打过了招呼儿。

“对,没有异议。”我道。

“你可以交代一下,在刘大招死亡的当天晚上,你本人,包括你林家庄的老乡林二蛋,在哪里么?”警察继续追问道。

“我就在酒店里面,我有不在场证明。关于这一点,你可以查酒店的监控录像,我在当天晚上回到酒店的房间之后,就根本没有出过我的房间。”我说道,虽然我知道,一旦一个案子牵扯到一定的层面,那所谓的证据就是扯淡了,可是这么显而易见的东西,我肯定要说,我知道,九两现在想捞我们出去,用的理由也是这个,我们有不在场的证明。

“不需要你来指挥我们办案,当然,有一句话我可以告诉你,你所谓的不在场证明已经不存在了,案发当晚,酒店里的监控录像,被人入侵给删掉了,所以你,跟林二蛋,还是第一嫌疑人。”警察道。

刚才还不怎么紧张的我,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忽然全身几乎都变冷了起来,如果之前我还在怀疑,我是因为术法不精通导致的刘大招的意外死亡的话,现在这个被删除掉的监控路像,恰恰暴漏了,这件事儿就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我和林二蛋的阴谋。

不然怎么可以这么巧,刚好删掉了当天的监控?

这个突发的状况让我非常的混沌,我在郑州得罪了谁?似乎除了刘大招之外没有得罪过任何人,这是谁,要设计陷害我?

这让本来对答如流的我,在之后的审讯中除了否认之外,都不知道怎么去说,目前来看,我跟林二蛋的嫌疑的确大,在警察的逻辑上就是,我们俩去作案,并且删掉了酒店方面的监控。

之后,我再一次的被关进了小黑屋,这一关就是几天,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现在无法证明事情不是我干的,警察也不能证明这件事儿就是我干的,拘留的时间就是二十四个小时,但是这件事儿,很特殊。——在某些因素下,人权,并不是多么的重要。

这也在另外一个层面,说明了这件事儿给九两家人带来的被动,如果有一丁点儿的可能的话,在拘留二十四小时之后,九两就回要求释放我,可是她却没有。

我一个人蹲在小黑屋里,仔细的去想这件一看就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栽赃陷害,忽然感觉,似乎这一次,我只是无关紧要的一环。

我虽然在局子里,我却能想到此时九两老爹的被动。

或许,是刘大招跟九两老爹不对付的那个对手,用来对付九两老爹的手段?

这样的可能性,真的不小。

在我被关第三天的时候,来一个人探监,不是九两,而是我在第一天来郑州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司机刘亚东,在探监室里,刘亚东悄悄的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有一行类似批示一样的公文,上面写道:“先暂时认罪。”

“这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这是老板的意思,对手这一次是有备而来,外面的事情已经乱成了一团糟,现在已经不是刘大招死这么简单的事儿,经过那些媒体的渲染,这个房地产商人的死,成了一件非常离奇的鬼伤人事件,就是因为,他的死,不仅身上没有丝毫的外伤,甚至法医都不能检测出死亡的真正原因,因为这个,这一个本来普通的凶杀案,现在成功的调动出了大家的兴趣和关注,外面吵得沸沸扬扬的,所以有人要求赶紧破案,而偏偏的,你跟刘大招之间的矛盾,加上上一次老板为你出头,被抓到了马脚,已经有人,来找老板谈话了。”王亚东说道。

“可是,这跟我暂时的认罪,有什么关系?”我诧异道。

“你认罪,舆论的关注才会平息,老板才能真正的脱身,也只有这样,才能想办法捞你出来,你记住,人是不是你杀的不重要,重要的现在有人盯上了你,甚至你可能连累老板。”王亚东道。

我忽然感觉到浑身发冷,这一招,如果按照策略上来说,是弃车保帅,现在王亚东的意思已经非常的明显。就是让我抗下所有的罪名,让九两的老爹成功脱险。

“你说这个,九两知道么?”我哭笑着问道。

“你认为呢?一个朋友和自己老爹,甚至家族之间衡量的话,小九是个聪明姑娘,你认为她会选择谁?”王亚东看着我道。

一股悲凉,忽然升起。

我看着王亚东,一字一句的道:“替我谢谢陈叔叔上一次的出手相助,但是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这件事儿,我不会连累他,更不会背上这个屎盆子。”

“出去转告九两,想要救我,去林家庄,找林八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