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七章 信

第三十七章 信

  在那张脸都露出来的时候, 我吓呆了, 就算是我就在不久前的梦里看到过这个孩子, 可是看到这个铁青的尸体的时候, 我还是被吓了一跳。

  可是这房间里的另外一个人王胖子, 本来紧张的一张脸, 在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 变的扭曲了起来。

  这幅画面对胖子来说, 果真的是太美不敢看的画面, 就算是此时我想要理清楚胖子跟这个孩子之间的关系, 我都有点一个头两个大两个头四个大。

  这个孩子, 是胖子肚子里的孩子的, 尸体?

  所以胖子此时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拉开了整个包, 这才看到, 这个小孩儿的尸体,脸色铁青, 他的身体上, 用朱笔写着一串数字。 仔细一看,就知道是 这个孩子的生辰八字, 胖子却在这个时候忽然点了一根儿烟, 似乎是在思索, 又或者是平复自己的心情, 抽完了之后,还骂了一句:“ 胖爷我真的是走了大运了, 本来这事儿是替你二叔挡了一灾,这就够倒霉的了, 谁知道因为当初一口血喷在了那个尸煞身上, 让本来应该让那个小兰怀上的孩子,跑到了胖爷我的肚子里, 老子成了挡灾专业户了?”

  胖子与其说是自嘲, 其实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我跟黑三还有林二蛋, 其实在看到这个尸体的时候, 就猜到了这个孩子的尸体跟胖子的关系, 此时都不好插嘴说话。

  胖子说话没人接, 也自讨了一个没趣, 默默的抽完烟, 把孩子翻了一个身儿, 我借着烛光, 看到房子的背上, 同样的用朱笔,画了一个符。 就是跟林家庄红色鬼棺上面的那样儿的符咒。

  胖子一看到这个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 一下子动作都快了起来, 他一下子把这个孩子从包里提了起来。

  孩子浑身赤裸, 却在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的虎头鞋,只是这个虎头鞋上面的两双眼睛,看起来像是真的眼睛一样, 在烛光的照射下, 显现出幽兰色的光, 看起来无比的幽深恐怖!

  胖子却在此时又点上了一根儿烟,默默的又抽了起来, 搞的我们三个都着急了, 我上去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小孩儿, 死了二十多年了。 只是死的时候, 被一个挺牛的高人, 锁住了魂魄, 锁在了身体里, 他的脑袋里, 灌的水银, 脚上虎头鞋的眼睛, 是猫眼, 真猫眼, 胖爷我也想不明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胖子吞吐着烟雾, 眼神迷离的说道。

  胖子抽完了烟, 拉开了背包, 发现这个包里, 除了一封信之外, 全是钱, 五十的, 十块的, 一百的, 花花绿绿整整齐齐的叠放在包里, 看着钱堆, 估计都能有几十万那么多。

  胖子似乎心情特别的差, 看着地上的孩子尸体,脸上难受极了, 直接就把信递给了我, 站起来道:“ 给, 这就是我的娃说的, 他娘留给你的信吧, 胖爷我不看。”

  我拿着信安慰胖子道:“ 别难过了, 现在不是知道这个孩子的生存八字了, 等下跟二叔说说, 不就有办法救了?”

  “如果救不活, 一个孩子两个尸体, 你不感觉, 这个娃娃有点可怜?” 胖子问我道。

  我一下子沉默了。

  胖子拿着那个黑包, 我想起了那个小姐走之前说的话, 道:“ 这钱你还真的准备给那个小姐了?”

  胖子道:“ 给个屁, 这是那个女的给自己孩子准备的学费。”

  “啥玩意儿?” 我拿着信诧异道。

  胖子说道:“ 这事儿还真的出乎胖爷我的意料之外, 其实这个男孩儿, 我直接就知道, 绝对是跟那个死去的站街女有关, 可是那个女的当时来了天葵, 不可能怀孕, 我就琢磨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后来听你们说, 这个站街女的尸体当时没人认领, 是警察火化了之后随便就埋了? 胖爷我其实当时就感觉奇怪, 你们还记得那时候, 在医院, 胖爷我请她上小兰身的时候,他说的什么不?”

  “她说她有个儿子, 在上大学。—— 我后来也没想多少,认为可能是孩子认为做皮肉生意的老娘丢了自己的脸, 没人来认领。”

  “现在胖爷我算是琢磨明白了, 其实她的孩子, 早就死了, 但是因为这孩子, 被人锁住了魂魄, 尸身灌了水银不腐, 其实在那个女的眼里, 自己的孩子一直都没死, 死了二十多年了, 按照年纪来说, 可不是该上大学了? 这些钱, 都是她给自己孩子攒的学费啊!” 胖子提着包, 怀里抱着那个孩子, 唏嘘不已。

  “走吧, 真他娘的可怜天下父母心。 等下问问你二叔, 让这个孩子移魂的成功率高不高, 他要是没把握, 胖爷我就是把他生下来又何妨?” 胖子说道。

  他一句话, 说的我们三个人都哑口无言, 我想到了那个站街女, 实在无法想象那个叫着三十块的女人, 竟然在背后, 还有如此让人感叹的母爱在里面。

  我们出了门儿之后, 二叔依旧是站在车前, 只是我看到, 在青旺街9号的那个大铁门处, 那个老头, 提了一把红色的灯笼。

  正在幽幽的看着我。

  “上车! 我都不敢看到这对老两口!” 我直接招呼黑三道, 他们几个应该也有同感, 我们上了车, 黑三开的也飞快, 在回来的路上, 我不停的回头看, 但是没有看到,追过来的身影。

  这对老两口到底在搞什么玩意儿? 给我的感觉, 就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 因为到现在为止, 我对老头的感觉还不错, 那个老太太, 却是想起来就一身鸡皮疙瘩,不仅是她是死过的人的原因, 更多的是因为她的性格。

  等回了酒店之后, 胖子提着东西就回了房间, 这个孩子怎么做, 是生下来, 还是打掉, 都需要他今天来拿主意。

  而我在洗完澡之后, 才想起了, 今天失魂落魄的胖子, 交给我了一封信, 是那个站街女留给我的信。

  我裹着浴巾擦着头发拆开了信, 这一看, 就陷入其中。

  这封信里的内容, 更给了我一个非常奇怪的感觉, 看完了这封信, 我心中五味杂陈, 几乎无法诉说无法呼吸, 只感觉压抑异常。

  “我叫张苌楚, 跟这封信放在一起的, 是我的儿子, 他的名字叫李非凡,非凡是我给他起的名字, 所以我有一个请求, 不管以后他会改姓叫做什么, 我都希望留下非凡这个名字, 因为这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希望和祝福。”

  “我在怀上他三个月的时候, 他的父亲就死于一场车祸,然后在他出生的那一天, 他的爷爷掉进了鱼塘淹死, 奶奶死于忽然倒塌的鱼塘, 这小家伙儿似乎是灾星降世, 他的出现,给整个家人都带来了灾难,甚至有人说要我丢掉他, 可是在我眼里, 这个白白胖胖的小家伙儿, 他就是我的儿子这么简单。”

  “可是, 他却在一岁半的那一年,同样的死了, 没有任何的疾病, 就在晚上我搂着他睡觉的时候, 早上醒来, 却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他当时是我全部的希望与寄托, 哪怕是现在几乎家破人亡的情况下我的心里依旧充满了阳光,可是他的死, 却直接崩碎了我所有的所有。”

  “当时我决定与他一起死, 死了就能真正的和家人一起, 我是在这个时候, 遇到了那个老人, 他抽着旱烟袋,佝偻着腰, 满口的黄牙, 他对我说, 其实家里的事儿, 怪我, 我是一个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人,是阴体, 阴体怀胎,所以给家人带来了厄运, 我并不关心这个问题, 因为厄运已经发生了。”

  “可是这个老人说, 他能救我的儿子, 让他活过来, 并且他向我展示了他的本领, 让我不得不相信他的话, 他给小非凡穿上了虎头鞋, 在他的肚子上写下了生辰八字, 在悲伤用朱笔画了一道符。 他说, 迟早有一天, 他会活过来。”

  “可是他却不要任何的报酬, 只是说, 他需要我去做一件事儿, 这件事儿会非常的困难, 也难以启齿, 那就是在青旺街9号这个地方,去做一个无耻至极的女人。 严密的监视着对面两口子的举动。”

  “他还说,你儿子重生的时候, 就是你死的时候, 因为你阴人的原因, 你会被抓去一个地方唱戏。 我希望你要在必要的时候, 帮助一下一个叫林小凡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 会在二十年后的某一天, 造访你对面的这个二层小楼。”

  “我本来是个诗人, 却做了一个妓女, 但是我不后悔, 我只有一个请求, 那就是,以后不要告诉非凡, 他有一个这样的母亲。”

  ——信封里还有一张照片飘落下来。

  这是一个老人抱着那个死婴的照片, 照片里抽着旱烟袋的老人, 是我的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