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八章 千年未有大气象

第三十八章 千年未有大气象

  照片上的这个老人抽着旱烟,而现在看着照片的我则抽着卷烟,我其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的心情是怎么样的,或许我该欣慰,又或许会感觉到害怕,冰冷与窒息。

  “这件事儿你怎么看?”我问我二叔道。

  “其实事情已经非常明了了。你所看到的,就是答案,你爷爷,在你身上付出了太多太多的苦心。”二叔说道。

  “他为了什么?”我问道。

  二叔张了张嘴,有点木讷的道:“以前我以为是为了让你成为帝星荣登九五,现在发现,一切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二叔说完,我们俩都默默的发呆,我不知道他心里现在在想什么,但是起码我知道此时我的心里异常的平静,我有一个为我谋划了一生,足够聪明到让人叹服,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爷爷,他不会害我,这是肯定的。我有了常人不能有的,我应该感到骄傲才对。

  “胖子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儿,现在又要怎么办?”我小心翼翼的收起了爷爷的照片,这一切的一切,我相信总会在有一天水落石出。

  “这孩子,是天煞孤星。”二叔缓缓的道。

  “是什么玩意儿啊?”我纳闷儿道。

  “天煞孤星,与贪狼星并称两大绝命命局,贪狼星乱天下,传说中伟人就是贪狼星坐命的命局,贪狼一出天下易主,而天煞孤星则是乱人,此命一出,家人亲戚不安,几乎要死为一人,所以你爷爷才会让这个女人去做一个小姐,沾了淫邪乱了阴阳,其实跟用带血的月事带辟邪是一样的道理,以秽祛晦。”二叔说道。

  “那怎么办?”我一听,这家伙绝对要是做一个真的灾星了,这可是此命一出,亲戚全部死光光的命局,莫非胖子一生下他来,胖子也要挂掉?

  “既然你爷爷能答应他什么,那绝对就没有什么问题,二十多年的死胎身份,早就用无尽的死气养了一身活气,应该没有问题,不过小凡,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二叔看着我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跟我还有什么该说不该说的?”我道。

  “我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你爷爷有意为之,吴妙可现在无法生出孩子是因为被林小妖的龙气大气运压着,本来在你跟她结婚之后压着了,但是作为凤仪天下命格的母体,她本身的气运并不太好消散,这个孩子,恰好可以做她的一剂药引子,龙气至阳,天煞之气至阴,这样的一个阴阳调和,对孩子对她,都有好处,而一个去掉煞气的天煞孤星,绝对是一个好命,极好的命。”二叔说起这个的时候,双眼有点放光。

  “有多好啊?”我问道。

  “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小凡,你爷爷虽然没有送你一个帝王星坐命,但是却尽他所能给你了一个千年未有的大气象,娶妻林小妖,文有天煞孤星,武有林二蛋万夫不当之勇,你知道你现在,用一句古话怎么说不?”二叔幽幽的看着我说道。

  我被他说的都有点兴奋和热血沸腾了起来,哪个男的不想自己牛B叉叉的?谁不想登顶天下一览众山小?眼睛看着二叔,我估计自己的双眼里都写满了光芒。到底是什么千年未有大气象?

  “虎豹之驹虽未成型,但已有食牛之气。现在若为乱世,你可以想象一下,带着林二蛋和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出山建功立业,会是多么波澜壮阔的画面?”二叔对我说道。

  二叔说的,我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舒畅了起来,真的,哥们儿还真的没有发现,其实我已经这么叼了?身边有文有武,再装逼点,还有二叔和胖子,那绝对是可以出来打江山了!——放在乱世古代的话。

  可是激动归激动,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个天煞孤星的孩子,还在胖子的肚子里,二叔说,如果这孩子可以让吴妙可去生的话多好多好,可是那只是假设,现在总不能对胖子来一个刨妇产之后,放进吴妙可的肚子里,让这个孩子给生下来。

  “具体现在要怎么去操作?”我平静下自己内心的激动问二叔道。

  “现在先找人,知道吴妙可的生存八字,这个八字,要和吴妙可的八字配一下,并且这个的操作难度,会非常的大,一点闪失都不能有。”二叔说道。

  “这个好说,我给九两打个电话,现在让她去林家庄,去问一下吴妙可,不,我妈的生辰八字,这边配一下就行了。”我说完,就准备掏出手机打电话,不得不说,有手机真的方便,轻轻的一拨打,就盯上古代绝顶的高手都不一定会的千里传音。

  “你让九两,把你妈她接过来吧,这其中还会有点事儿。需要她在才行。”二叔说道。

  我点头说道成,这都是小事儿,不知道为啥,我知道这个孩子要移魂给吴妙可肚子里的的时候,心里特别的兴奋,这不是我的恶趣味使然,而是我终于算是给这么一个可怜的女人一个交代,我无法想象当时她在硬着头皮在我面前脱下衣服的时候,说那句婶儿只是想要个孩子是什么心情,总归现在,我可以满足她这个夙愿,却也不用做那种注定成为禁忌的乱伦之事。

  我给九两打了一个电话,跟她交代了种种,九两本来还有点纳闷儿道,现在找你丈母娘干啥,我想到胖子说的那句,除了你们三个以为是秘密之外,在别人的眼里都不是秘密,心里也是一慌,道:“这里有家医院,治不孕不育不错。”

  九两笑着说了一句,你这女婿当的挺称职么,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丈母娘的不孕不育之症,绝对是中国好女婿的典范啊,就这样瞎扯了几句,我叮嘱九两道,得了,我也不跟你瞎贫,你只管照做了就行,你来了之后,我安排你看一出戏,好戏,大戏!

  我相信九两绝对会高兴看到此刻怀孕,马上就要做人流的胖子的吃瘪模样。

  这边搞定了之后,我们就去找胖子,孩子是人家怀上的,他最有发言权,我跟二叔说的再多也是先吃萝卜淡操心,我们到了之后,胖子已经把那个面色铁青灌了水银的孩子给装进了他做的小棺材里,甚至已经备了一圈一看就是要做法事的东西给这个孩子超度。

  “胖子,你瞧你现在的这个熊样儿。”我对胖子笑骂道,临时客串了一把女人怀孕的胖子,现在莫非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女人,一个慈母来看?

  “这你不懂了吧,这就是胖爷我做一个名义上当爹的应该做的事儿。”胖子也不悲伤,似乎非常平静的道。

  我拉开他,丢掉他的纸钱了什么的,对他说了我跟二叔的打算,胖子听完之后皱着眉头看着二叔道:“给天煞孤明转命移魂,林老二你有多大的把握?”

  “做了就有可能成功,不做就一点希望都没了。”二叔没有打包票,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似乎是经常被那些人拿来当座右铭的话。

  胖子点了一根儿烟,最后狠狠的掐灭,道:“成,就这么干,成了,胖爷我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不成,我也不怪你。”

  胖子说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的,用手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

  就这么一个动作,让我想起了林家庄,肚子里装着我的孩子的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