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六章 夜闯发廊

第三十六章 夜闯发廊

  胖子的酒意正浓,被我这么一说马上一个激灵,甩开我的手道:“ 你激动啥, 到底梦到了什么?”

  我就对胖子和黑三说了我刚才的那个梦, 说来也奇怪, 我之前不管做了什么梦只要醒了就说明都不记得了, 可是这个梦, 我却是记得的如此的清晰明了。

  “胖子, 别的不说, 我估计我们需要的东西, 就应该在那个站街女住的那个地儿。”我兴奋的对胖子道。

  “站街女住哪里?” 胖子显然是酒刚醒, 还在一头雾水中。

  “肯定在那个青旺街9号的那个发廊里, 就算不是, 去问问就可以了, 那里现在不是还营业吗? 走, 去看看再说! ” 我此时确实是有点激动, 因为我总感觉我刚才做的那个梦, 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那个小孩儿肯定是有话对我说, 更别说他还说了, 她老娘都有信息要传递给我。

  至于为什么是我, 这好解释啊, 哥们儿身上有光啊! 有光的是什么? 绝对是天使的化身啊!

  黑三在此时的确喝了酒, 但是喝了酒归喝了酒, 在聊城, 公安局局长都欠了我们人情, 酒驾什么的根本就不用担心, 在出门之前, 我甚至叫上了我的二叔, 因为我们去的这个地方, 是青旺街9号的对面, 而9号的那栋小楼里, 住的可是一对妖孽一样的夫妻。

  特别是孩子的那一句, 我妈妈被抓走唱戏了, 让我现在想起来还瘆得慌, 骨灰盒找不到了, 就是被抓走唱戏去了?

  这一切要是跟那个凤没有关系, 那才是奇怪了, 之所以称呼这个人是凤, 是因为第一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我二叔管她叫凤姨, 我本来应该是叫凤奶奶的, 可是这个人, 你让我叫她奶奶, 我还砢碜的慌呢, 只能叫凤。 不过为了方便大家理解, 我以后就叫她凤姐得了, 形象上, 也的确挺吻合那个网络红人的。

  等我们赶到了那里, 青旺街9号那栋二层小楼还亮着灯, 怎么都感觉, 这里像极了隐藏在这个城市之中的魔鬼地带, 二叔下了车之后, 就往车前一站, 道:“ 你们过去吧, 我在这里看着车。”

  可是, 我看着他盯着9号的那栋二层小楼, 目光凝重, 很明显对这个把他养大的凤姐颇为忌惮。

  红灯区还营业者, 刚开始我还想着这个地方荒无人烟的, 谁还在这里做皮肉生意, 估计得发霉了, 后来还是黑三对我说道, 其实这个地方生意不差, 因为附近拆迁和老城改造,有很多农民工在这里干活儿, 年轻力壮的老婆又不在, 这家生意又是独门儿, 所以生意其实不错。

  我们四个进了门, 里面的小姐, 也一共有三个, 看到我们马上就站了起来, 一股子刺鼻的香水味传来让我几欲作呕, 小姐的长相气质更是歪瓜裂枣的, 上来就拿胸脯往我们胳膊上使劲儿的蹭,娇笑道:“ 哎呦,几位老板能来小店玩,咋个玩法啊? 出去包夜, 还是在这里吃个快餐?”

  我们对此都非常的厌恶, 因为这小姐实在是不咋地, 而黑三更甚, 一张帅气的脸在女人接触到他的时候几乎都要扭曲了起来, 他一把推开了那个抱着他胳膊的女人,从口袋里抽出钱夹子,抓了一把钱直接丢在了地上, 道:“ 废话都他娘的少说, 就你们店里之前死的那个女人, 她住在哪里? 说了, 钱就都是你们的了!”

  三个小姐本来看到钱的时候有点放光, 可是在听到死了的那个女人之后, 脸上都不自然起来, 道:“ 你找她干什么?”

  黑三似乎根本就不想跟这样的女人说话, 直接又抽了几张出来,道:“ 不说废话, 现在去帮我找她住的地方, 这钱就给谁。”

  刚才那个问话的女人站起来, 一把夺过黑三手中的钱, 道:“ 小帅哥, 姐姐最喜欢你这种了, 走, 我现在就带你们去。”

  说完, 这个女人还对黑三抛了一个媚眼儿, 那真他娘的叫一个风情万种总是春。 我们跟着这个小姐, 她似乎认定了黑三是个有钱人, 在前面走路的时候, 裙子都要撩到腰上, 一对肥硕的屁股扭的都要飞起来, 谁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黑三不仅对此视若无睹, 甚至看着眼前的女人, 都想杀人?

  “真贱。” 黑三嘟囔道。

  “人家也是做生意的人, 又没让你上, 你看你激动的。” 我道。

  “做什么不好, 偏偏要做这个?” 黑三白了我一眼, 他对小姐的怨念似乎非常之大, 搞的跟以前被小姐伤害过了一样。

  不一会儿, 我们顺着小路, 走到了一排小门房前, 那个小姐一指其中上锁的一间, 道:“ 楚姐的房间就在这, 以前我们都住一排的, 她没了之后, 我们也换了地方, 我看几位老板也都是有钱人, 商量个事儿呗, 等下楚姐的房间里, 要是找到了钱的话, 给我呗?” 这个小姐对黑三抛着媚眼儿道。

  黑三抽出几张钱,骂道:“ 滚!”

  这个小姐似乎也感受到了黑三的愤怒, 从地上接到钱, 骂了一句有钱了不起啊, 老娘一B夹死你就小跑着离开了。 我看着这个上了锁的小房间,心中感慨万千的, 我真的没有想到, 就是当初跟我见了一面, 问我要不要三十块钱来一发的一个大龄站街女郎,竟然能跟我扯上这么千丝万缕的联系。

  胖子伸出了手, 道:“ 都别动。” 他的脸上, 在此时甚至写满了紧张。

  我心道胖子怀孕之后真的什么变了, 这是因为见到自己孩子他妈, 都他娘的激动成这样儿了么?

  可是此时的胖子,从他贴身的那个百宝袋子里拿出那个罗盘, 目光紧紧的借着月光看着罗盘里的指针, 我凑过去一看, 也吓到了, 只见罗盘上的指针, 此时转动的非常的疯狂。

  “什么情况?” 我问道, 我忽然感觉, 今天晚上的天气, 还真他娘的有点冷。

  “怨气很大, 这房间里有东西, 胖爷我先进去。” 胖子抹了一把脸, 他的表情都点纠结, 毕竟说的难听点, 这个地方, 是他儿子托梦给我叫他来的。

  我虽然知道我自己身上有龙气傍体 ,可是我还是不敢凑的太近, 胖子就这么拿着罗盘走近了房间的门儿, 对林二蛋招手道:“ 二蛋, 破锁!”

  林二蛋哦了一声, 直接走了过去, 那一把硕大的三环锁, 只让他用手握住, 轻轻的扭动了一下, 直接就断成了两截, 这还真的不是锁的质量有问题, 而是林二蛋不是一个人类啊。

  这个地方是一个拆迁区, 电已经停了, 胖子走进去了一会儿, 就点上了蜡烛, 我们也没感觉到什么异常情况, 就也走了进去, 四个大老爷们儿被一个转动的罗盘指针给吓到, 也绝对不应该啊不是?

  胖子就在房间里四处转, 眼睛盯着手中的罗盘, 直转到那个席梦思小床上的时候, 他又对林二蛋招了招手,道:“ 二蛋, 床挪开。”——林二蛋绝对是以一顶十的上好劳动力, 不用他用谁?

  二蛋也没异议, 走过去,三下五除二就把床搬到了一边儿, 我这接着昏暗的蜡烛光, 看到了在床底下的位置, 有一个黑色的包, 旅行包, 胖子就拿着罗盘死死的盯着地上的那个黑色的袋子,脸上布满了汗水道:“ 里面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怎么阴气这么重?”

  如果说鬼是磁场颠倒阴阳的话, 那此时还真的是,磁场这么强烈, 搞的罗盘都拼命的晃动?

  胖子放下了手中的罗盘, 对我们道:“ 小凡过来, 你们俩退后, 胖爷我倒是要看看, 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胖子让我在此时站到他身边, 说明了他没底气, 关键时刻可能要拿哥们儿的龙气来辟邪, 他俯下身, 轻轻的拉动了那个黑色包的拉链。

  我拿出手机, 用屏幕光凑上去。

  胖子缓缓的拉开,那个包慢慢的张开。

  我张大的嘴巴,随着拉链的拉开, 皮包里慢慢的显露出来一张铁青色的脸。

  这就是我刚才在梦里梦到的那个孩子。 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