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74 问神-1

274 问神-1

  起初的时候我还觉得是置身于院子当中,但是马上我就觉得脑袋有些恍惚起来,很快这种恍惚感就越来越强烈,我好像觉得整个人这么晕了一下,接着老屋和院子就都已经无法再感受到,我觉得自己好像忽然置身于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这种奇怪的感觉完全来自于一种强烈的陌生感,一种从未到过这里的陌生感。

  刚开始的时候我只觉得眼前事完全的黑暗,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但是慢慢的眼前的景象从漆黑开始变得朦胧,逐渐清晰明亮,然后我才发现自己竟然是站在一座坟前,眼前的这座坟黑漆漆的,没有墓碑也没有任何的标注,完全就是一座孤零零的土坟,上面的土因为时间太过于久远的关系,已经长了草又干枯掉,一层层的覆盖在坟身上。

  我朝四周张望了一遍,周围都是一片空旷,但是用更具体的话来说,其实是看不透,好似周遭都被黄昏一样的昏暗给笼罩着一样,将我和这座孤坟笼罩在了其中,意识到这点之后,我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恐惧升腾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来源于周遭的黑暗,又好似是来自于身前的这座孤坟。

  但是此时此景根本容不得我多思多想,我也无法细细探究这种恐惧感究竟是来自于何处,我抬起脚试着往旁边走了几步,只是让我有些诧异的是,我竟然有些感觉不到脚下的土地,好似它们存在,但是我却并没有踩在上面一样。

  惊讶之余,我也没有再去管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就往远处走了一些去,当我走出大概有一二十米远的样子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有什么声响传来,我回头去看,只见刚刚还孤零零的土坟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坐着一个人,他就坐在坟顶上,好似看得清清楚楚,又好似什么也看不清,这种感觉和做梦有些类似,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我不防有一个这样的人影忽然出现,于是就愣愣地看着它,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倒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身子却已经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按照以往的经验,如果我走过去,这个人影一定会就此消失掉,或者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就已经无影无踪了,可是这回却没有,直到我走到了他的身边,他依旧那样坐在坟堆上,而且一动不动地,就像一个死人一样。

  在靠近他的时候,我终于彻底看清楚了他的容貌,这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董。而且到了他身边之后,我才惊讶地发现,自始至终,他都睁大着眼睛看着我,眼神随着我的靠近而变化,所以看到这样情景的时候,刚刚还觉得他是一个死人的念头就被我彻底打消掉,反而是被一种瞬间的惊吓所取代。

  我觉得这是我置身于这里之后第一次发声,也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地听见自己的声音,觉得这个是我到了这里之后最真实不容置疑的东西,我问他说:“董,你怎么会在这里?”

  然后我就看见董从坟堆上起身来,笔直地站在我面前,然后我听见他说:“我在等你。”

  我看着他反问了句:“等我?”

  我并不能很快明白他的话语,而董也没有再和我解释,而就是那样站在原地,但是眼神还是像之前一样一动不动地盯着我,好像要从我身上看出来什么一样,我被他这样看得心虚,于是问了一句:“怎么了?”

  董依旧只是看着我,良久之后才终于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他和你一起来了。”

  说完我就看见董转身往前面走,只剩下我在原地琢磨着这句话,我想不明白,等抬头的时候董已经走出去了四五步,我赶紧跟上,董一直往院里坟堆的地方走,边走的时候他边和我说,我有一炷香的时间,,他让我记住这个地方,这座土坟就是我回去的标记,如果我找不到这做土坟,我就回不去了。

  听见董这样说,我问了一句说他不和我一起回来吗,我看见董摇了摇头,就没再说话,更多的不解在我的脑海里开始打转,接着我觉得董带着我走到了朦胧的黑暗边缘,我感觉自己忽然像是闯进了浓雾里面,身后的土坟再也看不见,于是我另一个疑问已经在心底成型,那就是我怎么找到这座土坟,这里没有任何标记,又如此空旷。董的回答却让我多少有些意外,他为了回到我的这个问题,特地停了下来,然后看着我说,能不能回来,这是命。

  而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却忽然隆隆地响起了另一个声音来,那个声音就像是遥远的隔音一样,就像是遥远的海浪一样,一层一层地撞击着脑海,一阵清晰一阵模糊,我不禁喃喃自语道:“快到这里来?”

  就是这样一句话,在我说出口之后,董忽然看了看我,然后说了一句我们时间不多,赶紧进去。我越来越迷糊了起来,而且我记得我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薛而来的,可是董却好像已经知道我要来到这里,已经专门在这里等着,还要带我去什么地方,那么薛呢?

  思考间,董已经带着我走出了这一层浓雾一样的昏暗,然后我就看见了另一番景象,眼前虽然依旧昏暗空旷,但是却有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我看见了一棵树,这棵树就像之前的那座孤坟一样孤零零地屹立在空旷和当中,异常地显眼,而董显然就是要带着我往这这棵树边上去,起先的时候我觉得这棵树并不大,但是随着越走越近,我才终于发现,我觉得它小是因为我们距离实在是太远,等几乎到了跟前,这完全是一棵二十来个人都合抱不过来的巨大青树,整棵青树枝繁叶茂,树冠就像是一把巨大的雨伞一样把我们笼罩在其间,我看着这棵树,问董说这是哪里。

  董说这就是我要来的地方,可是这里除了这棵树,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于是我再一次疑惑地看着董,哪知道董却说让我记得这棵树,而就在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只觉得地下在猛烈地震动,好像是一场大地震忽然来袭一样,再接着,我就看见整棵树剧烈地摇晃着,那种摇晃的程度,好似马上就要倒塌下来一样,我处在这种剧烈的震动当中根本就无暇他想,甚至我根本都已经站不稳,然后整棵树忽然就朝这我倒下来,我只记得我用手挡在自己身前,然后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置身于爷爷家的院子当中,我看见熟悉的院子,这才长长地舒了一一口气,因为我终于回来了,只是很快我就觉得不对劲,因为我手上并没有香,母亲也不在身边,瞬间意识到不对劲,我看了看周围,周围像是黑暗一般寂静得可怕,而且这种昏暗的感觉让我很不自在,更像是那种熟悉的梦魇里的昏暗一样,我这才忽然意识到,我并没有醒过来,而还是在问神的处境当中。

  我站在院子里,从这里看进去,爷爷家的堂屋门紧闭着,里面湖南一片,也是寂静得什么声音都没有,而我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我让我快点进去,这种心情很急促,好似马上就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我必须得马上进去。

  受这种心情的影响,我快步走到了屋檐下,然后推开了堂屋门,只听“吱呀”的一声,堂屋门就这样被推开了,只是在门被推开之后,里面的情景并没有像我预想的那样,而竟然是另一番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