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75、问神-2

275、问神-2

  我看见母亲坐在椅子上织着毛衣,看见的那一瞬间有些恍神,一时间有些不知自己置身于何处,但是很快我就察觉到不对劲,就是母亲的动作很机械,好像完全不是自主意识一样的在动,再接着我忽然发现在母亲的身旁,有一个被我忽视掉的人躲在暗处,然后我才发现,她就是一整个的站在母亲身边,而母亲自己却全无察觉,在我看见她的时候,她也朝我看了过来,只是在看见的那一瞬间我被吓了一跳,因为这个人我认识,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吊死女鬼。

  我还没弄明白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吊死女鬼怎么会在这里,然后就看见吊死女鬼忽然从阴影中朝我走过来,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她面露凶色,很显然是已经发现了我,我的身子往后退了一两步,可是身后就是门槛,我垂眼看了一眼门槛,再抬头看的时候,吊死女鬼忽然之间已经到了跟前,那张脸几乎和我的脸擦在了一起,我惊呼一声然后就要跌倒,哪知道她却忽然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但是她这一抓却并不是要拉我,而是真真实实地要来抓我,并且在她的手碰到我的手臂的同时,我感到一阵莫名的刺疼。

  我正要挣扎,可是却忽然听见吊死女鬼发出一声尖锐的嚎叫,然后就飞快地抽开了抓着我的手,然后迅速地往后退开,我看向被她抓到的地方,只见一道清晰无比的黑色手掌印赫然印在我的衣服上,甚至衣服都有一种被灼烧了烧焦的感觉。

  我稳住自己的身子让自己不要跌倒,等我再看向屋子里的时候,只见屋子里只剩下了母亲,但是刚刚发生的事完全就没有丝毫惊动到她,我这时候才猛然明白过来问神倒底是怎么回事,就是我能看见寻常根本看不见的事,而这时候看见了吊死女鬼是说,这东西一直都在母亲身边,她缠着母亲!

  想到这里,我于是便不再去管其它,而是直接往楼道上过来,当我来到楼梯边上的时候,忽然看见楼梯上面站着一个人,当我看见的时候忽然就一闪而过不见了,我没看真切,不敢确认是不是薛,但还是就这样上去到了楼梯上。

  从我走上楼梯的时候,我就觉得一阵阵的不对劲,走上来的时候,我总有一种去到了另一个地方的感觉,而且当我走到薛走的那个位置的时候,我像是忽然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了一样,然后就到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这是一个阴沉而且死寂的地方。

  当我的脚踏在地上的时候,这一次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踩在地面上的感觉,而且在我踩下去的时候,有一种踩在枯叶上的声响,脚陷入到枯叶与腐叶之下,一直到脚踝的位置,然后周围的景象一下子涌入我的眼睛,我这才意识到我来到了一片林子当中,一片密不透风的林子,好似那个梦一样,只是唯一不同的是,没有那个人出现在前面。

  林子里根本没有别人,我张望了一阵,也丝毫没有看见薛的踪影,只是在这片林子当中,却有一条有人走过的痕迹,一眼看过去很是显眼,一直通往林子的深处,我想这是不是就是薛走过的痕迹?于是我也没有多想,就顺着这一行脚印走了进去。

  往里面走了一些之后,只觉得林子变得越来越密,而且落叶越来越厚,两边的树木都已经没有了树叶,只剩下一棵棵好似已经彻底死掉的树干一样,我越走越深,人走过的痕迹越来越不见,而整个地方却变得越来越阴森诡异,就在我自己也有些打退堂鼓的时候,我忽然看见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人,等细看之后才发现不是薛又是谁。

  他站在树木之间,显得有些落寞的神情,只是很快我就发现,他和母亲一样,是察觉不到我已经到了这里来的,而且很快我就看见他与平时所见的样子有些不一样,我看见他的左右肩膀上各放着一盏灯,只是两盏灯的火光都在不停地跳动,好似随时都会熄灭掉一样。

  等细看了之后,我发现又是刚刚看见吊死女鬼那样的神情,因为我看见薛的身边有人,同样是那种隐身于黑暗中的极难辨认的人,而薛肩头的火光之所以在闪烁,是因为它们在旁边不停地吹它!

  就在我发现这点的时候,我忽然看见薛猛地转过了头来,他似乎是看见了我一样,然后朝我急促地说道:“去找董,到石家祖坟!”

  薛的话字字清晰,我听见他这样说才忽然意识到为什么我会看见他肩头的两盏灯,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身上的阴魂和阳魂马上就要不保了,可是能让他这样的又会是谁,顿时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人的名字,是蒋,一定是他!

  薛说完之后就重新回过了头,只是我的视线穿过薛却看到在林子深处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的身影颇为熟悉,好似那次在林子之中看见的那个人影来,顿时他和我说的那句话就回荡在了脑海当中:“来找我!”

  而且透过林子,我似乎还能看见一座屋子也若隐若现的呈现在他的身后,一时间我竟看了有些失神,等彻底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竟然已经不知不觉地往前走了好几步,但是当我清醒之后我立刻便停止住了,因为我知道薛有危险,就像母亲说的,我不能再往里面去了,越往里面走我就会陷得越深,换句话说,知道的越多,我就越危险,越是无法回去。

  于是在这一瞬间我彻底止住自己心中的好奇,然后转身就往回走,我感觉自己已经进入到了这里很长的时间,可是手心却从没有出现过母亲说的那种疼痛,于是我不免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心,哪知道看到的时候我忽然就愣住了,因为在我的左手心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被香烙过的香印,只是我却一点也没感觉到疼痛的感觉,就在这一瞬间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在我的心头划过,我似乎已经意识到母亲的担心已经成真了。

  但是尽管如此,我依旧拼命地往外跑,只是我却再也找不到来到的那个地方,也就是说我一直都在林子里打转,最后我忽然冲出了林子,重新到了一片昏暗而且空旷的地方,到了这里之后,身后的林子忽然就像是海市蜃楼一样地消失了,我彻底失去了方向感。

  我试着走了几步,可是完全就像是无头苍蝇在这里乱撞,而整个地方又给人一种无边无际的感觉,让我不禁有些心生绝望的感觉,原本有些焦急的心就更加焦急起来。这样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觉得我已经彻底迷失在了这里,只是漫无目的地游走着,而且身上开始感觉莫名地冷,这种冷不是因为周围的温度降低的感知,而是从身体里面开始往外散发出来。

  这种感觉持续了一阵之后,我渐渐开始觉得,这恐怕是不好的预兆的开始,我迷失在了这里,那么也就是说我纹身并没有回去,那么我就一直不会醒过来,换句话说,我的身体会这样死掉,这种冷很显然就是身体僵硬冰冷的前兆。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死亡真的好简单,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死亡了,而自己却浑然不觉,我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看见前面影影绰绰的有个人影,一直朝我走着过来,见有人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迎着他过去,等走近了一些,我才发现他提着一盏白皮灯笼,这种感觉有些熟悉,而且他戴着大大的斗笠,我只能看见他的身子,却看不见他的人,到了跟前之后,他却率先开口和我说话,他说我不能再往前走了,再往前就是阴间,我已经到了过渡地带的边缘,再进去就出不来了。

  他的声音听着有些怪,好像是可以压低了一些声音和我说话,我当时心急如焚也没注意,就问他说那么我要怎么出去,然后他就指了指我身后,告诉我说出去的地方在我身后,然后他又把白皮灯笼给我,说白皮灯笼可以帮我照路,在这个地方,没有白皮灯笼是出不去的。

  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说了一句,他说他把他的白皮灯笼给我,他在这里等我,让我回到那边之后,记得烧一个白皮灯笼给他。我问说我要怎么烧,他说我要找一张人皮做成灯笼,用三炷香,没一炷香三支,三对蜡烛——其中两对红的,一对白的,灯笼混着纸钱一起在祠堂前烧掉就可以了,他就能拿到灯笼了。

  听见他这样说,我问了一句说:“祠堂?”

  他说:“你知道是哪里的,过了二月初一,你应该就要回去了,记住回去的七天内要给我烧来,否则你就会和你奶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