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73、遇袭

273、遇袭

  我看了看楼梯这边一眼,又担心母亲安危,于是就管不了楼梯上的薛,心想着他也不会出事,就往院子里出来,哪知道才到了院子里,忽然就听见身边满是窃窃私语的声音,但是你数着耳朵去听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好似只是风声一样。

  我觉得更加诡异起来,只觉得这个院子里好似有什么,可是我又什么都看不见,最后也管不了这么多,张望了周围一遭之后,就到了院门便,哪知道就在我到了院门边上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我听见那个声音说:“不要出去。”

  就这个四个字在我的脑海里经久不绝,这时候我已经跨上了院门的台阶,然后就生生地止住了步子,我等了半分来钟,等他再和我说不能出去的原因,但是这句话之后,这个声音就再没有出现过,好像已经凭空消失了一样。

  我站在院门边上,有些焦急起来,一方面是担心母亲安危,另一方面这个声音让我不要出去那就是不能出去,因为这个声音从来没有骗过我,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母亲微弱的声音,她说:“石头,救我。”

  听见母亲的这个声音,这个声音的警告顿时就被我抛到了脑后,我走出院门,只是才出来,就看见母亲躺在院墙边上,好像是受到了攻击一样,我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好似刚刚的那句话已经费尽了她全身的力气一样。

  我于是立刻跪到母亲身边,扶起她试图将她唤醒,可是事实证明却是白搭,我于是将母亲抱起来,然后到了堂屋里让她靠在椅子上,我检查了母亲的头部的一些地方,发现并没有什么伤口,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样说的话母亲只是单纯的昏了过去。

  母亲昏迷了大约有一刻钟左右的时间,然后幽幽醒转过来,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她这是在哪里,等看见我在身边的时候,才回过神来,我见母亲醒过来,问她说她没事吧,母亲将身子直起来,说没事,我悬着的心这才松了一些,然后母亲摸着脖后根问我说,她这是怎么了。我告诉她她在院墙外面晕了过去,母亲听我这么一说,想了想,好一久才想起来,然后说好像是有人打了她的脖后根。

  我问母亲说他出去院墙外面看到了什么,母亲却一脸茫然,然后眼神就那样空洞洞地看着我,好似什么都已经想不起来了一样,我见母亲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心上也跟着一紧,然后就问母亲说怎么了,母亲则看着我,然后说她不记得了。

  母亲自己也很惊讶,而且就才是半个多小时以前的事,母亲竟然就彻底想不起来了,看来遇见的并不是什么普通事,而是一个大麻烦,否则为什么要让母亲想不起来,我有些不甘心,就和母亲说她再好好想想,看能不能想起什么来,母亲又想了想依旧是在摇头,最后我只好作罢,但是除了这一段其余的母亲却都记得,然后她就问我说薛还没有出来吗?

  我点说是,这才意识到薛进去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是不是遇见了什么麻烦,后来我们又等了一阵,薛实在是没有出来,我于是就到院墙外去了一次,刚刚因为发现母亲躺在那里,匆匆忙忙地将母亲抱进来,没注意那里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来,于是现在出去,是想好好看看。

  只是这晚上的院子着实让人有些异常诡异的感觉,只要我一到院子里,就会听见那种窃窃私语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和我说话一样,但是我一旦到了院门边上,这些声音就会戛然而止,只要我回到院子里,就又会有这些声音,我疑惑地皱了皱眉,但是疑惑归疑惑,也没时间去管这些。

  我提着马灯到了院墙边上,那里满是落叶,我翻找了一阵,却并没有找到什么东西来,后来正有些失望,也就是在直起身来的时候,忽然看见墙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于是就提着马灯照了照,哪知道这一照就看见一个手掌印赫然印在墙壁上,只是乍一眼看到这个手掌印的时候,有些不对劲的样子,我仔细看了之后,才发现这个手掌印六根手指。

  六根手指的手掌印我只在一处看过,也就是奶奶家的窗前,但是这一次再看到,心情已经不复从前,因为据我母亲所知,这个手掌印很显然就是邱布的,邱布和奶奶是同一个战线上的,现在想想,他的手掌印会出现在奶奶家的窗前,那也就不足为奇,现在再想起来,只觉得这又是一个早早就谋划好的阴谋,只是那时候我从来没有察觉到而已。

  边想着,我伸出手摸了摸这个手掌印,因为手掌印是血红的,虽然干涸了一些,但那种红依旧很显眼,而且特别像是血,我试着摸摸就是想看看是不是血掌印,只是当我的手触摸到这个手掌印的时候,忽然像是被电击一样,浑身这么抖了一下,然后我就觉得脑海里面有什么东西要浮现出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袭遍全身,接着一片茂密而且是密不透风,好似一个密闭空间的林子就忽然在脑海里出现,我只看见一个介于有无的人在其中,背对着我,我也不知道他倒底是谁,但是我脑海里却浮现除了这么一句话:“来找我!”

  这种感觉来的实在太过于突然,我一点反应也没有,然后我猛地缩回了手,那种怪异的感觉就立刻消失,同时我看见这个手掌印就像是撒到了墙壁上的水异样徐徐被墙壁吸收,然后只剩下一个勉强可以辨认的轮廓。我亲眼看着这个手掌印消失,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的感觉,但是那个画面和那句话却已经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

  这件事的发生,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二月初一的事还没有一个头绪,忽然就又冒出这样一个影像出来,而且同样是一个无法分辨的地方,甚至连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我于是就在想,这两个人会不会是一个,还有就是两个地方会不会也是一个?

  我就这样有些浑浑噩噩的回到屋子里,后来直到母亲喊了我几声我才回过神来,母亲则问我说没事吧,怎么像是丢了魂一样的,我依旧担心母亲,问她说她觉得好些没有,母亲这才说她已经好多了,而且已经没事了,让我不用再担心了,说着她就说可是她担心我,问我刚刚进来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我没有瞒着母亲,和她说我在院墙上看见了一个六指手掌印,听见六指手掌印,母亲也一下子就想到了邱布,因为在奶奶家窗子上的那个手掌印是家里人人尽皆知的事,母亲则说难道是蒋追到这里来了,我被母亲这一说,也开始有这样的怀疑起来,只是现下什么都还是猜测,于是也不敢乱说,心想着等薛出来之后,问问薛是怎么回事再做定论,或许他能给出一些什么建设性的线索来也说不一定。

  只是让人颇感意外的是,薛这么一进去就再没有出来,一直到了第二天也不见他的踪影,我和母亲见是这样的情形,于是越发坐立不安起来,最后都不禁在猜测是不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不成,可是如果薛都会出事,我们是不是就更不能进去,因为无论是我还是母亲,都自认为不如薛的能力强。

  后来母亲提出了一个法子,她说要不我试着问神试试,而且母亲说我迟早也是要学这些的,只是迟学的早学而已,我这回回倒也没有推辞,于是就答应下来,母亲说问神和叫魂差不多,但却没有叫魂这么繁杂,而且也不用建立契约,这是最好的一点,只是有这样的好处,母亲说问神的时候我会看到一些肉眼看不到的情景,而且整个人都会深陷其中,所以母亲说我的好奇心一定不能太重,最切忌的就是不要胡乱跟着不知道的人胡乱去什么地方,因为如果去的深了,回不来就出大事了,还有就是里面的有些东西就是专门引诱我们这些问神的人去的。

  母亲说了好几遍,说能看到薛在哪里就行了,不要试图弄明白所有事情,第一是我能力不够,第二是这样很危险,看得越多,危险就越大。母亲说如果看不到薛在哪里,也不要勉强,做这事最忌讳勉强,让我量力而行。我都一一听在了心里,母亲为我准备了香和水,然后也是和叫魂一样,对着正前方拜三拜,集中注意力,一心想着自己要完成事,很快就会发现自己会置身于一个地方,我可以在里面自由行走,但是我自己却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好像自己就是一阵风一样,母亲说香熄灭之前我一定要回来,香熄灭之前会有预兆,我的手心会有被香烙到一样的疼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