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72、诡秘

272、诡秘

  接着我听见黄依稀问了一声说是不是董告的密,但是薛并没有回答他,接着我看见薛拿出了金印,然后对折黄的脑门就按了下去,黄根本不敢挣扎,在金印按上他的脑门的时候,我听见他发出一声惨叫声,好像痛到了极致,这撕心裂肺的声音直到薛拿掉了金印才停止,最后薛收起了金印,黄就像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一样跌坐在地上,勉强用手拄着地面才能让自己的身子不倒下去,我看得出黄所经历的痛楚,但是他却一声不吭,什么也不敢说,可以看出薛在他们之间积威有多重,看样子也就是蒋不怕他而已。

  薛做完之后和黄说他可以走了,我这才看见黄勉强站起来,然后跌跌撞撞地离开,在他走出几步之后,薛说让他告诉那个人说有些心思他不用动太多,否则最后迟早祸及自己。黄听了说了一声“是”然后就走了,我在屋檐下看得有些目瞪口呆的味道,薛走到屋檐下,然后问我说看到了吗,我点点头,薛说我应该这样和黄交谈,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我说可是黄并不像他惧怕薛这样惧怕我。

  那知道薛说他当然怕,但是我的态度却给了他不用怕的资本,所以最终的问题在于我,是我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气势来。听见薛这样说,我忽然觉得有种莫名的压力压在了自己的身上,我于是转移话题说,可是我还要从黄口中知道剩下的事,薛说进去女尸村和找寻那个湖是不是?

  我见薛说的太轻松,就惊问说他可以,而且他知道湖在哪里?薛自然点头,他说但是暂时我们不用去女尸村,我也先不要知道那里有什么比较好,至于那个湖,他可以带我去,但是,听到“但是”两个字的时候我的我的心忽然抽了一下,我紧张地看着薛,不知道他要说出什么来,然后我听见薛说,他希望我不要去。

  我问说为什么,因为在我的记忆当中,这似乎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而且是不去不可的一件事,我问薛说为什么,薛说这更想一个圈套,然后他问了我对那个地方的感觉,特别是我噩梦中对那个地方的感觉,我惊异地看着薛,问说他怎么会知道这些,薛没有说话,只是继续说在那里我会遇见危险,所以他希望我不要去,但是如果我坚持要去的话,他也不会勉强我。

  我被薛说得有些心上心下的,一时间也没有一个确定的主意,于是说了一声那我再想想,薛就没说什么了,之后我和他进到了屋子里面,只是薛对这个屋子似乎有些警惕,因为他在到了堂屋门口的门槛边的时候,略微迟疑了这么一下,而且我明显看见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但她还是走了进来,我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问他说这是怎么了,薛说这是陆住的地方,处处透露着诡异的气息。

  原来是这样,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然后就问薛说是谁的住处分的有那么细吗,薛说那是自然,因为每个人每座宅子的风水不同,所以住在不同的地方身上的风水也会表现的不尽相同,就像他和陆的屋子,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水格局和流动,所以进来之后难免会有所不适应。

  而且薛进来之后,我就发现他一直抬头看向楼上,并且是一直在看,我和母亲都看着薛,知道他的这个举动很不寻常,我见他就像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样,然后问他说难道他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吗,薛的心思全部在新发现的什么东西上,对于我的话并没有怎么在意,只是敷衍地“嗯”了一声,只是我却有了更多的疑惑,他们共同住在一个镇子上,可是却没有来过,这有些不合常理。

  薛一直在屋子里踱着步子,只是眼神却在整个屋子里不断地环视着,好似在打量着整个屋子里面的格局,要找出所有的不对劲地方来一样,我和母亲都不敢打扰他,只是看着他的这个举动,最后我看见薛走到了楼梯口,但是就在那里停住了,然后他就像是忽然回过了神来了一样或过头来看着我们,然后才说,这里的格局,和村子里奶奶家的格局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只是这里的气息和风水流动要比那里更甚,如此看来,村子的奶奶家完全就是按着这里的格局建起来的,特别是风水的流动,虽然外貌不一样,但是风水的布局却是一模一样的。

  我说这里本来就是她的家,老家按着这里的格局建造那也没什么稀奇的,薛说是没什么稀奇,但是有一点我或许没有想到,单一的风水格局是要融合在整个村子的风水局的,也就是说如果整个村子的风水格局做不到和镇子里的风水格局一样,奶奶老家的风水就做不到和这里一样,然后我就听见薛说了一声说怪不得赵老倌家的屋子会和他的一模一样,竟然是这样的缘故。

  我没怎么听懂,况且风水方面本来就匮乏的厉害,于是问薛说是什么的缘故,然后薛才和我说,直到现在他终于明白奶奶为什么要做这个三魂和合风水局,以及蒋在密谋什么了,他们要将我们村子建成另一个清河镇。

  薛的这句话石破天惊,但是细思这句话之后,发现关键的信息,也就是重中之重并不是我们村子,而是清河镇倒底是一个什么地方,为什么奶奶和蒋要费尽心力把村子建成另一个清河镇?

  我正这样想着的时候,薛的视线已经重新回到了楼梯之上,然后我看见他往楼上走了一级上去,但是我看他走的很是小心翼翼,像是每一步都在提防什么一样,完全不像我们一样大大咧咧地就走上去了,并且我看见薛的走法也很奇特,然而更加奇特的还在后头,在薛走到了第三阶楼梯的时候,我忽然薛就这样不见了。

  是的,就是这样不见了,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我和母亲都被吓了一跳,于是立刻到了楼梯边上去看,然而整个楼梯上都不见薛的半点踪影,我想上去,但是被母亲拉住了,平时我们上上下下无数次的楼梯,忽然之间就变得让人望而却步起来,母亲说我们先等等,等到薛出来再说,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看母亲的样子似乎是有什么猜测,母亲说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凭空不见掉,唯一的解释只能水鬼遮人,也就是这个楼梯是被精心设计过的,有什么东西始终附在上面,当你找到或者看见它们的时候,就能隐藏在它们身后,然后像薛这样忽然消失不见掉。

  当然了,母亲说她这也只是猜测,倒底是不是还要等薛出来才能确定,所以母亲让我不要乱走,我这时候才忽然想起,为什么母亲一再叮嘱我不要到楼上去,竟然是这样的原因,而且很显然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单纯地只是外婆这样告诫她,然后她又这样告诫我而已。所以这样说来,这座宅子比我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特别是楼上隐藏的秘密或许远远不止于我想到的看到的这么多。

  我和母亲在下面等了很久,薛一直都没有出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整个屋子寂静的可怕,然后我忽然听见院门被推开又合上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人进来了一样,于是我和母亲的视线顿时都转向了院门那里,只是透过堂屋门我们只看到院门兀自开合着,却没有半个人的踪迹,这样的情景不免让我们再一次警觉起来,母亲拍了拍我的手臂,说她出去看看,我留在这里不要动。

  然后母亲就走了出去,我看见母亲一直到了院门边上,然后到了院门外张望了这么一下,有一个细节我留意到,母亲张望了一遍之后,好像是看见了什么人,然后我就看见她就走了下去,然后我就看不见她了。

  我很好奇会是谁,但是无奈母亲却一直没有再出现在院门的范围之内,我觉得一刻钟,半小时过去,母亲始终没有再出现在院门前,我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母亲怎么会出去了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