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43、蹊跷

243、蹊跷

  后来我只觉得迷迷糊糊地就从老头的木屋里出了来,一路上都在想着他和我说的那些话,心里头有些久久不能平静,相反薛好像早就知道这些一样,像一个无事人一样,我问薛说他怎么没和我提起过他就是这里的人的话语,薛的回答却是我从来就没有问过,就这样搪塞过去了,我觉得薛和这里,以及现在又出现在这里,都是有原因的,虽然现在我还什么都不知道。

  我本来是想悄悄回去的,不要让外婆家的人知道我自己跑出来的事,自然也包括我们今晚见到的这些,可是回去之后让我意外的是,外婆家的大门打开着,在大门两边各点了两根蜡烛,火光摇曳着,外婆就蹲在大门边上,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薛于是拉着我藏到了隐蔽一些的地方躲起来,我不解这么晚了外婆她这是在干什么,而且很快我就看见大舅出了来,他在外婆耳边说了什么就进去了,我和薛隔得远,也听不见。

  之后外婆好像是弄好了,也直起了身子进了屋里去,她进去之后就把大门给关上了,只剩下门边的蜡烛的烛光还不断地闪烁着,我不明白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于是就看向薛,薛没说话,我们看了一阵子,发现再没有其它动静了,这才从藏身的地方出来,现在已经差不多是三更天了,一般这个时候人人都在睡梦中了,可是偏偏外婆就弄出了这样的动静,我觉得这个时间点和奶奶外出烧纸钱的时间似乎有些像,但是那一瞬间我也就是在脑海里飘出这么一个念头而已,并没有深想下去。

  我和薛来到刚刚外婆弄着的地方,发现地上竟然是一个很小的神龛一样的东西,很小而且很袖珍,在神龛上还供着一个人,当然是用草扎的,很小,大概有指头长的一个,我更加不解起来,于是小声问薛说外婆他们这倒底是在干什么,薛眯着眼睛,眼睛里满是凌厉的光,然后他说我先回去,已经很晚了,要是被家里人发现就不好了。

  我觉得薛这是故意在瞒着我什么,于是我们顺着出来时候的路线重新折了回去,我们出来时候翻出来的墙刚好可以到我住的二楼,在我翻上墙的时候,薛忽然说他不和我一起了,她有些别的事要办,让我回去好好休息,我愣了一下,更加确定他是有事瞒着我,只是这当口下我也不好过多地追问,于是就一个人翻回了楼上,然后蹑手蹑脚地回到房间里,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忽然有个声音在房间里响起:“你去哪里了?”

  这个是母亲的声音,她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然后我才看见她坐在床边上,似乎已经等了我很久,我当时的情景就像是做贼被抓住,人赃俱获的感觉,于是开口问她说她怎么会在这里,母亲说她不过是上来看看我,哪知道进来我就不在了。母亲来的时候我已经出去了,也就是说那时候已经很晚了,我于是就顺口问她到道,都这么晚了她上来看我干什么。

  我只是觉得母亲这样的说辞很蹊跷,然后母亲就没说话,好像是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好回答于是就转移话题说她问我去哪里,不要说这些别的。我犹豫着要不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然后母亲说她似乎听见了小黑的声音,然后就问我说是不是薛来过了。我被母亲这一问吓了一跳,因为母亲的心思也太缜密了,我当场就不承认,说小黑本来就是一直跟着我的,它出现在在这里并不奇怪。

  母亲便不再问这个问题了,而是继续问我说我大晚上的倒底去哪里了,见母亲一直追问着不放,我心想如果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母亲是不会罢休的,于是有所保留地说了我去了村子里的青树下。母亲听见我去了青树那里,有些惊,见她惊我自己也惊起来,本来以为那是个安全的地,说出来母亲也不会有什么,可是想不到她有这么大反应,如果我说我去了坟地,不知道她要做出什么举动来。

  母亲接着追问我好端端地去那里干什么,我于是就把责任全部推到了小黑身上,和母亲说是小黑带着我去的,也不知道它要我去那里干什么,母亲说那我在那里看见什么没有,我摇摇头说没有,为了不让母亲起疑,于是反问了母亲一声说,难道那里有什么不成?

  听见我反问,母亲确定我并没有见到什么,于是就不再提这个这件事了,然后母亲说外婆找我有些事,在堂屋里等着我,让我快些去。而母亲坐在床边上却一动不动,我问她说她不去吗,她说她在这里等我,她还有事要问我,等我见过了外婆上来再说。

  我于是更加有些忐忑起来,这大半夜的母亲跑上来难道就是为了告诉我外婆找我不成,而且等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觉得厌烦,不禁让我心上更加惴惴不安起来,总觉得莫名的蹊跷,而且母亲也变得和平时不大一样,说话的语气和神态,总有些生疏的感觉。

  我就这样从楼上走下来,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只见堂屋里有微微的亮光,好像是烛火的微光,而还不等我走到院子里,忽然就看见母亲站在楼廊下问我,这大半夜的我跑下来干什么,我见到站在楼廊下的母亲的时候,顿时就懵了,而且脑袋顿时就成了一片浆糊,我说不是她让我下来堂屋里的吗,可是这句话才出口我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因为从二楼下来的楼梯就这么一个,我从上面下来,那母亲是怎么下来的。

  果真,母亲听见我这样说话,就疑惑地问我说我这是在说什么,然后她就朝我走了过来,来到我身边的时候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问我说我没事吧,看她担忧的神态和动作,似乎是以为我中了邪什么的,直到这时候我才忽然害怕起来,然后看了看楼上,和母亲说,在我楼上的房间里,有一个和母亲一模一样的人在里面。

  听见我这样说,母亲直愣愣地看着我,然后问我说我没看错把,我说不会看错,而且我还和她说了好多话,这时候我和母亲的说话声已经惊动了外婆和舅舅们,但是只有外婆出了来,然后问我们说这是怎么了,我见无论是外婆还是母亲传得都整整齐齐的,好像并不是从睡梦中起来的样子,但是见到这样的景象我也没有开口问,因为现在我满脑子都是楼上个假冒的母亲的事。

  外婆听了有些惊讶,但是却并不意外,而且我看外婆的神情,这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一样,即便是黑暗之中,我也看见外婆和母亲使眼色,那情景好像是在说先暂时让我镇定下来,其余的又说。果真母亲就说她和我上去看看,无法我只能和母亲上了来,外婆则没有跟着来,见是这样的情景,刚刚在大门口看见的那般情景我就更加不敢问不敢说了。

  我和母亲来到房间里,床边坐着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母亲开了灯,然后仔细地看了床沿上,也没找到什么,最后折腾了一阵,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线索,最后母亲又问了我一遍我真的见到了,我点头说千真万确,母亲看了我,然后拍拍我的肩膀说我睡下,等明天再说这事,到时候大家一起想想办法。

  我心上有阴影,于是说我还要一个人睡在这里吗,母亲安慰我说不用害怕,如果她要害我我早就遇见不测了,所以让我安心睡下就是了,之后母亲也没有做什么,比如说驱邪的一些什么手段,都没有做,她只是说要是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就喊她们。

  之后母亲就离开了,自始至终母亲都没有疑心我出去过的事,后来我好好想了之后才觉得这事有很多说不过去的地方,不是那个假冒的母亲出现的事,而是我自己,因为当时我穿得和她们一样,根本就不像是睡醒起来的,第二则是她坐在床边上的位置,是朝着门边的,而不是面对着床里。母亲是一个心很细的人,她应该已经觉察到了这些异样,可是她却一点都没提,也就是说她已经知道我当时不是睡在床上,可是她却什么都没问。

  之后我也睡了一会,但是第二天很早也就醒了,起来之后外婆她们依旧还是各自做各自的,我起来到大门外看过,昨晚点的蜡烛和那个很小的神龛,都不见了,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我还特地看了点过蜡烛的那地方,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我不禁奇怪起来,难道昨晚是眼花了,还是说一大早外婆他们就把这些东西给弄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