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42、守墓老头知道的太多了

242、守墓老头知道的太多了

  都说知子莫若父,其实知父也莫若子,赵老头和崔岩临师徒这么多年,关系形同父子,崔岩临自然知道赵老头的一些想法,他朝这地儿寻着来,果真看见赵老头就在那儿。他怕被赵老头发现只敢在远处偷偷地看着,只是他看见赵老头有些奇怪,又加上夜里黑暗,他只看见三口黑沉沉的棺材摆在那里,而在一口棺材头上,赵老头就坐在上面一动不动。

  崔岩临一直看了很久,赵老头就像一尊雕塑一样坐在上面压根没动过,这情景看的崔岩临心里头发毛,于是有了想立刻逃走的念头,只是他才刚转身没走几步就与一个人撞了满怀,他刚要惊呼出声,却被那人一把捂住嘴,然后他听见赵老头说:“别喊!”

  崔岩临当时胆都快吓裂了,如果这人才是赵老头的话那么刚刚坐在棺材上的那人又是谁?他这个念头才刚刚划过脑海,然后赵老头身上的一股子泥腥气就扑鼻而来,他这才发现赵老头捂住他的嘴的手冷冰冰的,似乎沾着许多湿泥。

  等赵老头松开他之后,他大气也不敢出地问:“师傅,你干什么去了?”

  赵老头却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你怎么跟过来了,没有人发觉吧?”

  崔岩临摇摇头,然后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放置着棺材的地方,只见那三口棺材上面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半个人影,更别提有一个人了,崔岩临咽一口唾沫压根不敢说刚刚的事,而这时赵老头和他说得赶紧回去,不要让发觉了才好。

  之后赵老头根本没有告诉崔岩临他大晚上的一个人跑出来究竟干什么去了,他们两个人蹑手蹑脚回到住处之后赵老头换了一身衣裳,换下来的衣裳则特地包了起来,好像根本不想让人发现一样。

  到了第二天发生的事更加离奇,就是本已经挖了有一丈来深的龙口竟然被填平了,更诡异的是那三口棺材也不翼而飞,只留下三个棺材印儿,预示着它们的确曾在那地方呆过。至于赵老头一直沉闷着不说话,好像受了很大的惊吓一样,就连镇长的一些询问也是答非所问,最后只是说了一句:“镇子风水奇特,开龙口的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然后他就和崔岩临出了镇子,崔岩临留意到他们的随身包裹里多了头晚上赵老头包起来的衣物。

  回到村里之后赵老头就变得怪怪的,经常一个人坐在黑暗中一句话也不说,这样一坐就是一整天,据崔岩临说他偷偷打开过赵老头的那个包裹,里面竟然是一身满是泥点的寿衣!

  大约是回来后的半个多月的一天,赵老头就死了,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崔岩临说他似乎是吓死的,他说赵老头的眼睛瞪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嘴巴张大,脸庞扭曲着,分明是被吓到了极致的表情。

  听到这里,我问说那么崔岩临呢,他后来怎么样了?老头听见我问,这才说赵老头虽然说娶妻生子,可是最后却最终没有娶到妻子,自然临死之后也就无后,于是崔岩临就把姓改成了姓赵,算是继承赵老头的门庭。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个老头忽然看着我,然后忽然说阿姑家来了个生人,说的就是你吧。俗话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这句话重点的地方我倒是没听到,只是却留意到了他说的“阿姑”两个字,我于是问了一声:“你说的是那个阿姑?”

  然后老头才有些恍然惊悟说漏嘴了的感觉,只是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就没有再能收回去的事,况且他如此惧怕薛,薛对阿姑这两个字本来是不敏感的,但是见到我表情奇了很大变化,就知道这事不对了,加上我也和她提起过几次阿姑,于是他就帮着追问了下去,问了之后才惊觉,阿姑竟然是外曾祖父的第二任媳妇。

  这事情到了这里马上就悬了起来,老头只知道阿姑曾经结过婚,但是她说她丈夫总是打她,她去投湖没死成,后来找了空隙逃了出来,就到了这里,再之后就成了外曾祖父的续弦,至于曾外婆,老头说她死得早。

  可以说这件事是我来到这里第一天最大的,也是最让人惊诧的天大的新闻,因为阿姑不单嫁给了太爷爷,还嫁给了外曾祖父,虽然父亲这一脉和她根本没什么关系,母亲这一脉和她也没什么关系,但是我要如何定义她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她牵连出来的事情甚多,婶奶奶和母亲的关系就已经够让人值得揣摩了,有多处一个阿姑来,我总觉得这事有些悬乎的不分明。

  怪不得我在来的时候奶奶会说那些话,母亲也说等我在这里熟了一些之后就把一些原委告诉我,可是我完全没料到会是这样,老头活了这么多年,自然懂得察言观色,于是这个话题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转而回到崔岩临的那件事上,其实崔岩临后来改成了姓赵,他的事也多半有些明了了,我们村姓赵的虽多,但是出事的就是赵老倌一家,这崔岩临多半应该就是赵老倌家祖先了,只是是哪一辈的话,我推算了下,总该是赵老倌爷爷辈的。

  果真,老头说的和我想的基本吻合,崔岩临将名字改成了赵岩临,老头说这个赵岩临从赵老头那里也没继承到什么,唯一得到的就是一罐银元,也不知道是赵老头什么时候积攒下来的,他只记得赵老头临死前说这一罐银元是一罐子债,要赵岩临把它埋在地下头封起来,不要动里面的一块钱,否则就会惹来灭门之祸。

  赵岩临倒也听话,果真就把这一罐子银元埋在了房子底下,从没有用过。听到这里,倒是和周先生那次忽然到访和我们说的那罐子、赵老倌家无缘无故挖出来的银元很好地衔接了起来,当时我还纳闷那一罐子银元是哪里来的,现在终于有了答案。

  后面的事自然也就明了了,邱布的到来让他家无意间挖到了银元,暂且不说邱布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总之他家动了银元,于是全家死绝了,和赵老头临死前说的一点都不差,只是听到这里,我问老头说,那么崔岩临既然已经在我们村子安下了根,又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而且半夜的还挑水,很显然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多半是亡魂无疑。

  老呕吐叹了一口气,说这事就要就没人说得清了,因为崔岩临自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这个镇子,但是忽然有一天村里人就发现有人在半夜里打水,后来说这人是崔岩临的传言就在村子里流传了出来,也没人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再说了,他已经是那么久的人了,即便有人见到,也认不出来吧?

  老头这倒是说的是,于是崔岩临的这事也无法再细究,只是他消失的地方是在这一片坟地上,就像薛怀疑的那样,这里会不会是我们家的祖坟所在的地方,如果是,那么崔岩临出现在这里就有些值得深思的味道了。

  而且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头忽然说了崔岩临的另一件事,是关于崔岩临死后的。他说据说崔岩临才死了一天,身上就开始长东西出来,老头买个关子让我们猜猜看是什么,他说是蘑菇,才一天,蘑菇就从尸体上纷纷长了出来,而且每一个都连着血肉,就像是从血管里、皮肉里滋生出来的一样,特别是他的嘴巴里,长出来的那片蘑菇状的东西完全就是和它的舌头是一体的,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头忽然说,但是有人说那不大像蘑菇,他说我们见过绿色的蘑菇没有,崔岩临舌头上长出来的那东西是绿色的。

  听到这里的时候,母亲描述外曾祖父死后诈尸的话语忽然在耳边一阵阵响起来,她说外曾祖父的舌头上长着一块绿色的什么东西,看着有些像玉的颜色。

  听老头说到这里,我久久回不过神来,薛才问他说,这些事他是怎么知道的,然后老头才说镇子里有从我们村来的人,他们经常说起这些事,所以他自然也是听他们说来的了,薛追问说是哪些人?

  老头说几十年前有两个姓石的小伙子经常到这里来,他和他们年纪差不多,又是一起做事的,所以就很熟,这些事就是他们说的,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头忽然看着我,然后继续说道,他们一个是你的爷爷,一个是你爷爷的兄长,而且你爷爷的那个兄长,还娶了你母亲的一个姑姑回去,你应该见过她的吧。

  听到这里,我已经彻底惊呆了,老头和我说的这些,完全是家里从来不曾提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