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44、疑心

244、疑心

  这成了一个疑影儿在了我心里,之后我一直都没有和家里的任何人提起过这事,因为我觉得他们既然是在大半夜的时候做这个,而且一大早就全部弄没了,就是说不想让人知道,当然了这个人很可能只是我一个人,我去问反而暴露了自己,无法解释晚上怎么会在外面,第二则是我去问了他们估计也不会告诉我。

  起来之后母亲也没有和我提昨晚上的事,好像压根就没有发生过那件事一样,我见他们都是这样的神情,也就没有多问,之后我说家里闷想出去走走,母亲不放心我就说和我一起去,然后我就去了那棵青树下,其实对于这棵青树我并没有多大兴趣,我关心的是那口井,按照守墓老头的说法,当时镇子里的龙口并没有开成赵老头就走了,那么这一口龙口后来又是怎么开起来的?

  我于是装作无意地口吻问母亲说这口井存在有多久了,母亲却说她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她小时候懂事起这口井就已经在了,她也没问过这个问题,只怕我还是第一个这么问的,因为大家都觉得这井的存在是理所当然的,也不会问这么多。

  我听见母亲这样的回答,有些将信将疑,又见青树都已经这么粗壮了,想着井的时间也不会短,而且我还发现在井沿边上有被磨损过的痕迹,于是我就蹲到井边上,摸着被磨掉的缺口,缺口有两处,而且磨损的痕迹一直延伸到井沿的内壁,缺口则已经很陈旧了,尖锐的地方都已经被磨平而且颜色都已经和井沿周边一样,母亲说这个缺口和她对井的记忆是一样的,好像这口井声来就是这样的一样。

  我看了看母亲,觉得这事母亲没必要骗我,反而是母亲觉得我很奇怪,竟然对这样的缺口好奇起来了,我于是笑起来说就是觉得有些不一样而已。母亲就没说什么了,既然母亲不肯说她知道的,那么再呆在这里也就没有什么必要,于是我和母亲就离开来这里到镇子的其他地方去转转,就当散步了。

  其实对于昨晚出现的那个人,我后来好好想了想,似乎有些眉目了起来,因为我想到了那个假冒的奶奶,也是一模一样的情景,然后趁着和母亲转悠的功夫里,就问母亲说我昨晚看见的那个人是不是母亲积累下来的“债”?

  哪知道母亲却有些惊讶地看向我,然后竟然很肯定地说不是,我听见母亲说的这么肯定,就觉得奇怪了,问说为什么不是,母亲说她不可能积攒下来这么多“债”。这我就有些不懂了,要不是债的话,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人出现,然后母亲说这事她也拿不准,外婆或许会知道一些,但是也要给外婆一些时间。

  听见母亲提起外婆,我就问外婆是干什么的,我说母亲会祭祀的这些事,外婆是不是也会,然后母亲提醒我说,他会叫魂和祭祀是奶奶教的,和外婆怎么会扯上关系呢,我说可是婶奶奶也会,然后母亲说婶奶奶会也不代表奶奶就会啊,让我不要多想。

  其实对于母亲这样的说辞我是根本就不信的,反而母亲这样的说辞还让我怀疑起奶奶来,怀疑奶奶什么呢,因为早先薛就说过奶奶和婶奶奶学叫魂只是为了示弱,现在母亲也是这样,这是不是在说,奶奶其实本来是懂这些的,只是为了避人耳目,要让自己会的这些东有有个会的由头,所以才拿了婶奶奶做幌子?

  我想这些想的有些入神,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很远,直到母亲说我们该回去了我这才回过了神来,这时候我也不知道已经走到了哪里,总之是在镇子的一个交叉路口上,前面也不知道是哪里,我听见母亲说要回去,我说时候还早,就多逛逛呗,顺便也熟悉一下镇子,可是母亲说我们出来已经有些时候了,先回去,等有时候再逛吧。

  母亲的说辞也无法反驳,我于是和母亲折回去,可是就在我打算折身的时候,我忽然看见小黑趴在一间房顶上,也不知道母亲看见没有,然后小黑似乎是发现我看见了它,它就故意窜走了,见小黑这样的举动,我于是对母亲说,要不母亲先回去,我自己再逛一会儿,母亲听见我这样说有些惊讶,然后说我对镇子里人生地不熟的,她不放心,我觉得母亲是有什么瞒着我,然后我又看了看前面的地方,总觉得前面的那些宅子和这边的似乎不大一样,于是就更加坚持,母亲见我如此坚持,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最后只好松口说那我自己小心点,一会儿就回来,不要贪玩。

  我于是在附近转悠了一会儿,直到等母亲走远了,这才来到刚刚的宅子前找小黑,只是找了一阵却没见它的踪影,宅子里我又进不去,于是就一直在这边乱走,后来终于在房子间的胡同里看见了薛,他似乎在这里等了我已经有一会儿,然后和我说染我跟他来。

  我觉得这情景就像是在做贼一样,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是和他偷偷约好了在这里私会呢,我于是跟着薛从胡同里进去,哪知道这胡同竟然很深,我于是才问薛说这是什么地方,他要带我去哪里。

  薛只是和我说让我跟他去,可是倒底要干什么却并没有说,我忽然觉得这事有些悬,有一种不好的念头在心头划过,最后到了胡同尽头,我看见了和整个镇子里格格不入的一座房子,乍一看的时候很眼熟,然后就惊讶地看着薛。

  薛只是那样看着我,一副就是我想到的那样的表情,我这时候根本就顾不上别的,只是来到房屋面前,试着把门推开,发现门是可以推开的,当我看见里面的景象的时候,更是已经不可思议了起来,薛一直跟在我身后一言不发,似乎是所有的场景都要让我自己来经历,自己看到。

  我站在院子里,只是不可思议地看着这座屋子,可是更多的却是恍惚,我好像觉得自己重新回到了奶奶家一样,良久之后我才问薛说,这倒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和奶奶家的格局一模一样。薛则说,不是这里和奶奶家的格局一模一样,而是奶奶家和这里是一模一样。我听得出来薛的意思,很显然他是在告诉我,奶奶家的屋子是照着这里建出来的。

  我觉得自己有很多的疑问,问他说为什么,为什么奶奶家要照着这里建房子,倒底是为什么,边说我便打量着这里,试图发现和奶奶家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来,我来到堂屋里里,房间里,拉掉楼上,格局都是一模一样的,怪不得上回薛到奶奶家的时候将每一个地方都说的这么清楚,原来他已经见过一模一样的了。

  这座房子看着不像是被废弃的,但是却没有人住,否则我们进来这么久,也不会没人出来制止我们,薛没有说为什么两座屋会一模一样,他只是回答了我后面的那个问题,他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里是他家。我被薛的这句话彻底惊住了,特别是他的说辞很奇怪,什么叫不出意外的话,难道还有什么意外让这里不是他家?

  薛这才和我解释说,之所以用这样的说辞,是因为他也不确定,因为薛说他醒来的时候,他就躺在这房子里的床上,至于是为什么醒来,就好似他命魂回来的时候,他说他躺在屋子里,可是房子里却没有一个人,而且种种迹象都表明他似乎就住在这里,衣柜里有刚刚合身的衣服,所有的摆设都是他习惯的位置。

  我说怎么会这样,难怪那个守墓老头会和他说那样的话,原来薛竟然是这个镇子上的人,可以想象,当他第一眼看到奶奶家的房子的时候,是有多么的惊讶,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我问他那么后来他是怎么到寺庙里去的,他说就是自然而然就去了,好像命中注定要去那里似的,我觉得我问漏了问题,于是又问说那他为什么萌生了要离开这里的念头。

  这次薛却犹豫了,犹豫了一阵之后他只说了一句话,他说他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这就是他离开的理由,起初我觉得奶奶让我来这里还有些突兀,可是现在看来,这里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最起码,我们村发生的那些事,都应该是和这里有关联的,而且听了薛的这番说辞,我说那么蒋呢,他也是这里的人是不是?

  薛没有反应,然后才说这他不知道,因为他没有在这里见过他,所以也不能确定他倒底是不是这里的人,我一时心急,于是又问这里倒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可是薛却摇头,他说对于这里,他和我一样,都是一无所知。

  我问他说那么他就对自己以前没什么记忆吗,自己的家人之类的,薛摇头,他说他只知道自己叫薛,别人应该畏惧他,其余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不禁有些愕然,想不到薛还有这样的一段不为人知的经历,那么他又是什么人,来自哪里,怎么会出现在镇子里,我心中不禁默默在想这个镇子倒底有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