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41、龙口

241、龙口

  就在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人从外面忽然喊了一声:“谁在里面?”

  这一个声音不大不小,而且很快这人就已经来到了我们面前,这是一个年近七十的老头,见到我和薛,立刻就很不友善地质问我们在这头是干什么的,可是当薛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忽然说了一句:“是你?”

  然后老头才看见了薛,哪知道老头看见薛之后,忽然就惊惧得像是见了阎罗王一样,可是他的说辞却和我之前听见过的一样,他说:“你怎么回来了!”

  虽然老头有些害怕的口气,但是更多的却是惊讶,好像薛出现在这里很不合乎常理,特别是那句“你怎么回来了”,很让人值得深思,我在一旁听着,顿时只觉得薛竟然也是这里的人,要不是遇见这个老头,或许我们还不知道。

  薛没有说话,然后老头就可能反应过来了什么,对我们说我们不要在坟地里面,然后就把我们领到了坟边上的一座木屋里头,看样子这老头是在这里守坟地的。之后我问起了那个挑水的人是怎么回事,老头再一次有些害怕起来,然后问我们说我们看见了?见他的样子,好像这是极其忌讳的一件事一样。

  之后还是迫于薛的压力,老头才和我们说了这件事的原委,哪知道这一说,竟然牵扯出整个镇子一桩隐秘的事来,而且听到最后,我才发现这个镇子和我们村的关系。

  这个老头告诉我们说,我们看见挑水的那个人叫崔岩临,要说这个崔岩临,就要先说他的师傅赵老头,他说赵老头这人年轻时候是个吃死人饭的主,和死人打交道半辈子,也拿了一些死人的东西发了点小财,后来他自己觉得自己做这些造孽的事迟早会遭报应,于是金盆洗手不再干,做了一个普通人娶妻生子,过平凡人的生活去了,只是这人手艺在着,后来就经常帮人看看地之类的,也算是一个地师。崔岩临则是他早先年就收养的孤儿,一直跟着他,到后来他金盆洗手之后就帮着他打打下手,因为赵老头懂得多,不久名声就传开了,周遭破土祭祀都喜欢找他。

  这事就是他做了地师之后发生的,那年头地师紧俏,会的人不多,于是从外地来了两个村民特地找到了赵老头,他们就是从这个镇子去的,原因是镇子里的井干了,想重新开一口龙口,所以让赵老头去帮忙看看风水之类的。

  赵老头起先还推辞,但是当这两个村民开出酬劳的时候赵老头动心了,他们说他只要跟他们去帮忙看一趟可以给他五十个大洋,而且作为定金,当场村民就拿出了十个大洋。五十个大洋可是天文数字,难怪赵老头不动心,于是他满口答应下来,当下就和这两个村民去了。

  这一路上倒也顺利,可事就出在到了镇子上之后,因为进到镇子之后这两个村民说要上茅厕,接着就不见了,赵老头师徒俩在镇子口等了良久也不见他们出来,心上不免有些起疑,也正是这时候遇见了镇子的村民,村民见两个陌生人出现在村子里就和他们搭讪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当他听说赵老头是看风水的之后立刻高兴地领他们去见了镇长。

  说是镇,其实这地方也就比一般的村子稍稍大了那么一些而已,只是人家爱这么叫他们也管不着,于是也就没问。而自始至终那两个村民都没有出现,直到见到了镇长,赵老头说起了这事,才发现了蹊跷,因为镇长说他们的确要去请人来开龙口,但是安排去请的村民还没动身,明天才去的,况且让去的地方也不是他们那里。

  这话听得赵老头师徒俩一身冷汗,而当赵老头将这两个村民的模样描述了一遍之后镇长的脸色刷地就变了,只听他抖着声音问:“你说的是真的?”

  赵老头当即听出不对劲,镇长这才告诉他师徒俩,赵老头描述的那两个人的模样是镇子里半个多月前才死去的村民。而说起死因,这两个村民不知咋的双双掉进了镇子里唯一的水井里,还是取水的人察觉到井里有东西才发现了他俩,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掉进去的。

  即便赵老头见多识广,可听了这事也不免心上发毛,镇长还特地领他们去看了这两个村民的坟,都是刚堆起来的土坟。赵老头倒还好,那崔岩临直接吓得脸都青了,不止一次地和赵老头说快离开这邪乎的地方。可是镇长见好不容易来了个看风水的怎么舍得让他们走,于是极力挽留最后好说歹说留住了赵老头,答应替他们开龙口。

  而变故就发生在开龙口的时候。

  当然,至于为什么镇子以前的井为什么不出水了,竟然也和这两个溺死的村民有关。据说是这两个村民被发现死在井里之后,井里的水位就开始下沉,而且一日不如一日,只不过几天的功夫竟然竟这样干了。

  镇子里的人见唯一的水源就这样干了,不由纷纷惊慌起来,于是镇长让人下去看井干涸的原因,却不想下去的人竟然从井里头重新捞上来一具已经只剩骨架子的骷髅骨来。

  只是让人觉得诡异的是,这骷髅架子全身上下都缠着丝线,并且不是一般的丝线,而是银线!

  得知这件事之后的人们更是惊恐,这口井里的谁他们几乎喝了一辈子,一下子得知这样的事那恶心劲儿都一股股地从胃里往嗓子眼翻,于是竟然忽略了井水为什么干涸,转而要求镇长重新开一口干净的龙口。

  之后赵老头虽不大乐意,但还是碍于形势在镇子重新选了一处开龙口的好地儿,等看定了用石灰画了标记,镇长就吩咐安排好的壮丁开始动工,起先倒也没什么,只是才挖了一米来深,原本晴朗的天竟然一下子变得乌云密布,而且不一会儿的功夫就下起了大雨。

  这突如其来的大雨让全部人都有些懵,其中自然也包括赵老头,可是他哪里肯让人背后议论,于是当镇长问起的时候他说这时候下雨那是好兆头,预示着风调雨顺,新开的龙口水源不绝。被赵老头这么一说镇长还真信了,可是虽然风调雨顺,但总得避雨,更何况这雨越下越大,于是这事就这么耽搁住了,本来想这样的暴雨一时半会儿也就停了,可是这暴雨竟然整整下了一天一夜才停下来,这在镇子几乎是从没发生过的事。

  雨后镇子里的人重新开挖,可是再往下挖了一米来深竟然挖到了一口棺材。

  起先这些人只是觉得挖到了什么东西,可是当这东西逐渐露出其真面目的时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这竟然是一口没有经过任何保护措施就这样埋在土里的棺材,而且当这些人循着棺材挖过去的时候发现这不是一口,而是有三口。

  三口棺材头尾相接摆成了一个三角形,刚好和要开的龙口开口一般大小,而且不偏不倚正处在中间的位置。

  遇见这事这些村民便不敢再继续挖,连同镇长纷纷向赵老头问主意,可是赵老头有哪见过这样的情景,但是他凭着自己上山下地的经验硬说这是一种古人的墓葬模式,与镇子里发生的这些异象完全无关,只是他这话说的异常心虚,连他自己都不信。

  可是镇子里的人都把他当成活菩萨,那些人信了。

  自然而然地镇子里的人听了他的话,将这三口棺材给从土里挖了出来。据说这三口棺材被挖开吊起来的时候,棺材底下忽然跳出来成千上百只青蛙,每只都有拳头大小,浑身呈青黑色,与一般的青蛙很不一样,青蛙不像青蛙,癞蛤蟆不像癞蛤蟆,而且更诡异的是每只青蛙的背上都有一个人脸一样的图案,乍一看就像是一张张人脸从里面飞出来的一样。

  据说当时在场的人看见这些青蛙蹦出来之后魂儿都吓丢了,幸亏当时赵老头镇着还有些底气,否则估计这些人早就一哄四散了。这些青蛙从里面蹦爬出来的情景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数量不下千只左右,周遭的的人也不敢去抓,只任由它们四散逃走,就连赵老头都只是看着,根本不敢去抓一只看个究竟。

  所以等这三口棺材从里面运出来之后再没有人敢下去继续施工,而且就连镇长也开始怀疑赵老头是否真的找准了开龙口的位置,赵老头当时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和他徒弟崔岩临默默地回了给他们安置的住处。

  自白天的事发生之后一整天赵老头都怪怪的,那三口棺材就那样被放置在了那里,甚至都没有人去照看着,当然也包括赵老头。只是当那晚半夜崔岩临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赵老头的床是空的,崔岩临起初以为赵老头是出去方便了,于是也就没有在意,可是过了很久赵老头依旧没有回来,于是崔岩临起来寻他,可是周遭根本不见他的踪迹,他不敢惊动其他人,于是壮着胆朝白天开龙口的地儿来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