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40、第一夜

240、第一夜

  这个镇子进入到里面之后的第一感觉就是很冷清,其次就是阴森。我和母亲来的时候正是白天,但是却鲜少看见有多少人,而且进入到里面之后,让我颇感意外的是,这里虽然是山坳里面,房屋的建设和街道的铺设完全和外面的镇子是有得一比的,甚至外面的镇子都不及这般。

  最重要的是,进入到这里之后有一种浓浓的不真实感,这种不真实感来源于所有的建筑都保留着古色古香,没有半点现代建筑的气息,同时这也是阴森感的来源之一,总之从第一步踏进这里之后,我就觉得这里有一种诡异的气氛,而且有些异样的感觉。

  也可能是我自己多疑的缘故,只是母亲说我以前来过,我自己却一点印象也没有,所以进入这里之后,感觉周围的这一切全部都是陌生的,看着母亲一路上合各种婶婶伯伯打招呼,我却一个不认得,最后我和母亲终于到了外婆家,对于我外婆外公我只有依稀的记忆,见到的时候稍稍还算是有一些亲切感,至于那些舅舅,就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所以来到外婆家之后,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外人一样,外婆家的宅子也算是四合院一样的类型,也是那种老宅子,都是木头建起来的,特别是楼梯这些走起来“嘎吱嘎吱”作响,让人多少有些不舒服,母亲倒是早已经习惯了这些,于是向我和舅舅舅妈们一一介绍了一遍,一共就两个舅舅,那些孩子都和没有和我差不多大的,最大的也就十二三岁,和我也不是一个年龄段的,所以也没什么交流。

  母亲给我安排好了住的地方,在南面的楼上,母亲说为了防止那些小子扰到我,这里整层楼就只有我一个人住,我听了虽然心上有些奇怪的感觉划过,但是也没说什么,他说让我一个人这住在楼上,第一是不让舅舅他们扰到我,第二也是让我不要扰到他们。我觉得母亲的这个说辞有些怪,然后母亲就和我说舅舅他们做的不是一般事,晚上出行会多一些,我知道忌讳就好,别的就不多提醒我了。

  我知道母亲说的是什么意思,然后母亲又说这里虽然是在镇子上,但是毕竟是山里,所以晚上听见外面有什么响动都不要好奇开窗开门来看,这里是很忌讳着些的,说起这个母亲还特地叮嘱我,他说在家里的时候我就经常记不住这个,现在到了这里一定要记住了,因为这些不是儿戏,有些事情,等我熟悉了这里她就会和我慢慢说。

  我都一一应了母亲,只是后来有一点是让我奇怪的,就是我在奶奶家堂屋里的老相框里竟然看到了吊死女鬼的相片,看到的时候我有些惊,当时刚好是小舅妈在一旁,我就问说这个人是我们家的人?

  小舅妈见我这样问,忽然就有些尴尬的神色,然后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意思,我觉察出不对劲,正好这时候母亲进来了,小舅妈就把母亲喊了过来,然后自己就像是逃一般地走了,母亲看见照片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她说不是和我说了等我熟悉了这里就和我说这些,这几天不要乱问了。

  听见母亲这样说,我更加觉得奇怪,而且我总觉得外婆家的每一间屋子都透着一股阴森气,比奶奶的屋子还要盛,所以我估摸着这里阴气有些过盛,总是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刚来的这一天我也没做什么,吃了晚饭之后就闷在屋子里,到了天快黑的时候,我看见两个舅舅似乎是有事出去了,我也没怎么留意,只是关了门窗找了些书随便来看,外婆家下面有电视,但我总觉得这个家怪怪的,而且母亲早早地就让我上来房间里,也不知道是在忌讳什么。

  后来我看了一阵子书,实在是无聊,就睡了过去,只是后来被一阵声音给吵醒了,我好像听见“嘎吱嘎吱”的声音,醒来的时候那声音刚好消失,我于是警觉地侧耳朵听了听,也没听出什么来,就想自己可能是出现幻觉了。

  我于是翻了个身继续睡,可是接着又是那样的声音,我这回有些警觉了,哪知道紧接着就听见一声猫叫声,我这才反应过来,是小黑,于是我去开门,哪知道门才打开,就看见一个人站在外面,我吓了一跳,刚想喊出声已经被他捂住了嘴巴,同时薛的声音传过来,他说是他。

  然后他这才进了来,小黑也窜了进来,然后薛说要不是有小黑带路,他都找不到这里,我很惊讶,问他说他怎么来了,薛才说他觉得这事总有哪里不对劲,于是就跟着来了,我说他这样迟早是会被发现的,薛说楼上就只有我一个人住,别人发现不了的,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是要藏在楼上了,我于是问他说那么吃饭这些他怎么办,薛说那就要靠我想办法了。

  这些都暂且不提,薛进来之后问我说,我那两个舅舅回来没有,我说我睡过去了,不知道有没有回来,于是薛又问我说,那么我知道他们出去干什么吗,我摇头说不知道,他问我那想过没有,我又摇摇头,然后薛才说我真是一点危机感没有,然后就问我说就没觉得这地方不对劲。

  我这才说是有那么一点,薛听了说不止是一点,而是完全就是一个恐怖的地方,我说就是阴森一些,其实都还好,薛却说,不是阴森,而是死寂,我感觉到的阴森,完全就是死气。我不大明白薛的意思,然后薛才问我说为什么我带了这个盒子来,这个我说不清,只说是那个声音让我带来的,薛这才说这个盒子就是这里和我们村子的联系。我知道薛说的是什么,因为母亲和婶奶奶都是冲着这个盒子去到村里的。

  薛说到这里的时候,就没有再继续下去,而是和我说,我们到镇子上去看看。我不知道薛这是要干什么,但是最后还是跟着出去了,只是这个出去的过程颇有些像是做贼的味道,还好薛选定的路线还算隐蔽,虽然要翻墙。

  出去之后薛就带着我一直往镇子的中间走,这时候大概已经是子时了,镇子上家家已经蟹等睡觉,整个街道上都是黑暗的,我们两个人一只猫,就像三只幽灵一样,很快薛就带着我来到了要来的地方,我看见了一棵很是茂盛的青树,有我们村的两三棵大小,而且在青树下有一口水井,看样子这里依旧是整个村子的水源。

  看见这样的情形,我问薛说他领着我来这里干什么,薛说我就不觉得很眼熟吗,我说一般的村子或者镇子上都会有这样的青树和水井,用来镇风水也是寻常不过的事情。薛听见我这样说,他说他要给我看的就是这样的情形,就在这时候,我们忽然听见远远的有一个脚步声传来,于是我们立刻躲到了青树背后,很快就有人过了来,我看见这人挑着一对水桶,好像是来取水的。

  我有些惊讶,这么晚了还有人来取水,于是就躲在青树后面一直看着,他弄了一阵之后两只桶都灌满了水这才离开,等他走远了一些,薛说我们跟着去看看。哪知道这一跟,就跟出了不寻常来。

  我们跟着这人一直去,却是越跟越不对劲,因为这人竟然是往镇子外头走的,最后直到要走出镇子了,我才觉得有些阴森的感觉袭上心头,而且越来越感到不对劲,而那人依旧还在往镇子外面走,薛却并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我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去。

  来到镇子外面之后,这里根本就再没有人可以住的地方,最后反而进到了小山坡里,而且翻过山坡之后,人就不见了,只是人倒是不见了,我们竟然来到了坟地上,翻过小山坡之后,就只见这边密密麻麻的都是坟。

  直到这时候我头皮才猛地一阵发麻,知道这是撞邪了,可是让人奇怪的是,小黑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而且薛看家坟地之后反而更加感兴趣了起来,好像这里有什么可以吸引他的东西一样,他非但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且还更往里面走了。

  薛在坟地之间行走着,走了一阵之后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和我说我有没有发现,这里的墓碑都是空白的,这个我倒还真没有留意,于是就凑着仔细看了看,没想到还真是我说难道是没有葬人?

  可是也不对,因为所有坟都是有些年头的了,最后我们往里面又走了一些,发现里面的墓碑开始有了,只是另一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再次出现,就是所有墓碑上的名字都姓石。看到这点之后,薛忽然看着我,然后说了一句让我自己也为之震惊的话,他说:“石头,这里该不会是你家的祖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