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30、白老太

230、白老太

  但是这只老鼠很小,大概是我遇见那种大老鼠太多了,看见这样寻常的老鼠都觉得它们已经小到能够被忽略了,但是这只老鼠却不同,因为它是纯白的,看清之后,在黑暗中还是很抢眼的,我这时候才觉得,既然小黑这么急匆匆地奔进玉米地里把它抓来,那么它就不会是普通的白老鼠。

  小黑来到地上之后,就松口将白鼠扔到了地上,白鼠应该是被小黑吓到了,在地上蜷作一团根本不敢动,我看向薛,因为我根本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小黑又不会开口说话,只能期待薛给我一个解释,薛看了地上的白鼠之后,然后说一般有白鼠出没的地方,要不是大凶,要不是大吉。薛说按着这里的情形来看,大吉是不可能了,更多的应该是大凶的预兆,我说就只是这样,它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然而我话音还没有落,忽然就听见玉米地里传来仪征“哗啦啦”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正从里面出来一样。

  听这声音的动静不小,于是我们的注意力就都被吸引了过去,小黑叫唤了几声,但是却停留在原地没有动,而是看着下面,之后我就看见田埂上忽然走出来一个人,但是步履蹒跚,看着像个老人。我有些奇怪,这大半夜的除了我和薛是特地来看这里的格局的,其他的又怎么会有人,而且还是在这样巧合的时候?

  于是我心上有些警惕,这个人缓缓走近我们,无论是我们还是她都没有出声,就连小黑都没有要上前的架势,我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端倪,于是就只是盯着这个人,我发现她虽然像人,只是却有些不大一样,而且等她彻底走近了,我才终于知道那个村里的阿婆所说的鼠脸是怎么一个情形,因为我看见这个老太就是一张鼠脸,真的就像那个阿婆说的,她的脸就除了一张毛脸胡须和竖起来的耳朵了。

  意识到这是一个鼠脸老太,我于是自然地去看她的尾巴,果真见她的身后拖着一根长长的尾巴,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更重要的是她会说话。而她的声音和一般的老太根本别无二致,只是这种情形却有些诡异,因为你总觉得你是在和一只有人这么大的一只老鼠在讲话。

  她的意思,是说这只白鼠是她养的,让我们不要伤害它,能够把它还给她。这事我做不了主,只能看向薛,我看见薛看着她并没有什么变化,让我意外的是,他竟然也没问鼠脸老太为什么会在这里,养白鼠做什么,然后就对我说让小黑让开一些,我于是把小黑唤过来,小黑离开了白鼠,白鼠就一下子滴溜溜地钻到了鼠脸老太身边,鼠脸老太见我们放了白鼠,就谢了我们,然后白鼠先行钻进了玉米地,接着鼠脸老太才慢悠悠地重新走了回去,只是这回她是背对着我们的,她的尾巴我能看得清清楚楚,更觉得吓人。

  等鼠脸老太已经彻底不见踪影的时候,我才问薛说就让她这样走了,薛点点头,可是他不说话,我说那他也要问点什么,薛却说不用问,然后问我说不觉得这个鼠脸老太很眼熟吗,我却愣住了,我说这里昏暗,除了能看到大概的一个脸型之外,还真看不出别的什么来,然后薛说她穿的衣服,和跟我们说这件事的那个阿婆是一模一样的。

  听见薛这样说,我顿时就惊道,这怎么可能,因为薛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他是在说和我们说这件事的那个阿婆就是我们刚刚看见的这个鼠脸老太?薛更让我意外的说辞还在后面呢,他说估计她口中的她的婆婆什么的都是虚构出来的,她才是那个经常去祠堂而且被老鼠咬到的人,只是为了不让我们起疑,所以才这样说。

  我反问说那么我们和她说话的时候,她并不是鼠脸,也没有尾巴,薛说这才是我们这个村子的可怕之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里面倒底还藏着一些什么秘密,藏着一些什么人,他说现在这个鼠脸老太出现在这里,那么就是说我们村子的事和这里是有关的,所以无论是我还是父亲总会莫名其妙地跑到这里来,也是有原因的,包括邱布一直在这里出现,就更加是了。

  可是我依然觉得无法相信,鼠脸老太难道会专门从村子里到这里来,难道她还会像传说中的狼人人一样,每逢什么时候就变身不成?听见我这样说,薛说我想的差不离,但却不是我说的这样,他说应该是鼠脸老太每逢接触到什么东西就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远离的时候就会是我们看见过的那个样子,至于她为什么能活这么久,还要弄清楚了她的情况才能知道,然后薛才和我说,又多了一件事,看来这些事还不是一股在作祟,而是有好几股混杂在一起,而我们之前却从来没有意识到。

  薛说这也是今晚我们唯一的收获,之后我们就回到了家里,只是回到家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对这样的鼠脸老太有了阴影,见到奶奶的时候竟然莫名地被下了一大跳,好像只要见到这样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就会觉得她们会变成那副模样,奶奶将我看见她的神情还觉得疑惑,问我这是怎么了,我又不能说这事,因为是我和薛背着奶奶她们问的,于是只能胡乱搪塞,可是我桑黄的技术又不好,最后被奶奶看出来不对劲,我只好抵死不说,奶奶也只好就这样作罢,但是心里面存有疑影儿那是一定的了。

  后来做梦我整晚就梦见自己到了玉米地里,然互反反复复就是梦见那个鼠脸老太,包括邱布的人影,走近了之后也变成了鼠脸老太的样子,然后一脸被同样的梦吓醒了好几次,而且是不是做了好多这样的梦每次醒来的时候都有了幻觉,每次醒来往窗外一看就看见一张鼠脸趴在窗户上,又是被一阵惊吓。

  最后弄得我实在是不敢睡了,只能就着黑暗坐起来,然后就坐到了天亮,等起来之后,薛看见我疲惫的神情就问我是怎么了,我背着奶奶不在的时候把整晚上的梦都和他说了,他有些意外,问我说就这么怕这东西,我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觉得特别怕,然后薛就来了一句,他说我小时候是不是被这样的鼠脸给吓到过,我回想着小时候的事说没有哇,就是被老鼠吓过,我说会不会是因为我怕老鼠的缘故,所以对这种看着半人半鼠的老太太更觉得恐怖异常?

  薛却没有接我的话,而是一直看着我,他的眼神深邃看不到底,我被他看得心虚,就问说他这样盯着我看做什么,然后他说对一种东西的极度恐惧总是有原因的,然后他说我肯定是见过什么一样的情景,但是因为过度惊吓最后忘记了,但是昨晚重新见到之后勾起了这段记忆,然后就像药引子一样把这些记忆给引了出来,薛说昨晚可能只是个开头,明晚我或许能记起更多来。

  我听见薛这样说,于是就心虚地和他说他不要吓我,他却看着我,让我知道他是认真的。之后奶奶见我也是那样恹恹欲睡的模样,就问我是怎么了,晚上没睡好还是怎么的,她说听着我一晚上总是有些惊吓的声音,是不是做噩梦了,我只能老实说的确是做恶梦了,只是梦见了什么却不敢和奶奶说,奶奶追问,我就搪塞说还是之前梦见的那些怪事。

  奶奶自然知道我在搪塞他,然后说我梦见过各种各样的怪事,之前的是哪些,听出奶奶语气的不对劲,我知道奶奶已经知道我在骗她,但是这事又的确不能说,然后奶奶问我说是不是关于玉米地的,因为她知道我昨天和薛去玉米地了,而且这么晚才回来,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说是的,奶奶说那里邪乎,我以后还是少去,我点头说知道了。

  之后的一天我都觉得人恹恹的没精神,哪知道到了夜里,竟然真如薛所说的那样,我再次梦见了鼠脸老太,只是这回却不是在玉米地,而是在奶奶家,梦里的场景是从大门开始的,我只知道自己那时候还很小,可是确切有多大我却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梦里的开始是我莫名地出现在奶奶家大门口,然后我进到了院子里,有个人背对着我坐在院子里,只是这个人是谁在梦里却没有声音提示我,也没有是谁的那种感觉。

  反正是一个老太太,背对着我坐在院子里也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我走进去的时候,她忽然转过了头来,我看见的不是鼠脸,而是一个生长在人身上的老鼠头,是的,就是一个毛茸茸的老鼠头,我看到的时候顿时就觉得心都从胸膛里蹦出来了,然后我还听见她喊我说:“石头,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