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29、探寻玉米地

229、探寻玉米地

  之后薛和我从王叔家屋子里出了来,这里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就是我们刚好翻出来,恰好外面有人,结果把那人给吓了一跳,也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我和薛的,我就看见他在原地愣住了,眼睛里满是惊骇的神色,也不知道是把我和薛当成了人还是鬼,再接着他就飞一般地逃走了。

  这点事也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村子里的人对王叔家是多么的讳莫如深,我所知道的早先王叔他媳妇因为王叔的事,连愿意帮他家看格局的先生都找不到,也可以看得出村里人对他家尸油多不待见,更别说后来又接着王叔他二儿子和媳妇相继出事了。

  出来之后,说起王叔家的情景,薛没说他看见了什么,只说了一句他家的情况比他想的要复杂,一般薛并不会刻意瞒一些什么事,他不说只有一个理由,就是他还拿不准,我知道他的言下之意,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之后他就详细问起了我关于刚刚的事。说到这里的时候,就不得不说一说薛的脾气,他对别人很坦诚,但前提是别人也需要对他很坦诚,否则就要受到他的嫌恶,这是我这几天看出来的,而且他问什么事都要问到很细节的地方,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事他能看得出其中端倪的原因吧,有些时候你觉得很不注意或者根本呢无关紧要的一个细节,他会想很久,而且会反复的问,直到你把所有的每一个点都想起来了,都说出来了才肯罢休。

  现在也是一样,她反反复复问了很多遍,而且是从不同的角度问了我很多,而且他问我事的时候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我自己感觉到的,我判断的一些东西他统统都不要,他只要听我确切听到的,看到的,感觉到的,觉得的那些他都会将它们给剔除掉,用他的话说,这样会避免我给他带来的误导,能够找到正确的方向,我觉得之后我看问题的方式算是从他身上学到的。

  等我把这事完完整整地和他说了之后,他说给他想想其中的联系,他的意思是不是现在一时半会儿能够想得到的,看来还得慢慢琢磨,于是我就没说什么了,后来我们又在村子里绕了一圈,最后来到了村口这边,见到了他们村的那棵青树。他们村和我们村不一样,他们只种了一棵改变格局的青树,而不是两棵,而且这棵青树长得很好,枝繁叶茂,薛看了说整个村子的风水大致上没有问题,大多是得益于这棵青树能够聚得起来。

  我问薛说那么王川不在村子里也不影响吗,薛说他在不在村子里并没有多大影响,只要和我的联系不断,就不会出问题,我又看了看这棵青树,从生长程度上来看和我们村子里的大小的确差不多,也应证了那个说辞,三个村子的青树应该死同一时间相继种下去的,只不过薛说,现在他已经可以肯定,这个三魂和合风水局不是蒋布下来的,问起原因,薛应该是从祠堂的事上推断出来的,他说如果三魂和合风水局也是蒋布下来的话,那么他就不会再要寻找祠堂下面的拿东西,因为在布局的时候,祠堂应该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可是现在看来很显然不是,所以他才推断三魂局应该是他人所为。

  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薛却说出了他的担心,他说这既是一个好消息,又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因为不是蒋布的局,我们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不用担心他这个局会把我们往未知的方向带;坏消失则是既然不是蒋布下来的,那么就是说我们还有一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人藏在暗处,而他能布下这样一个局,绝对是不逊于蒋的一个人,如果这个人是我们的对手的话,那么往后我们处境的艰难就可想而知了。

  听薛说到这里,我似乎还听出了一句潜台词,就是婶奶奶说过要是薛三魂合一,那就没有什么是能够难得到他的,可是现在他既然说出了“处境艰难”这四个字来,就是说很长的时间里,他是不可能三魂合一的,也就是说找到他另外两魂的难度是有多大。

  这事我没问他,也没说出来,只是暗暗放在了心上,也明白薛的担忧,听了之后我的确也是这样,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也有更加沉重了的感觉。之后的时间我和薛在村子里又瞎转悠了算是打发时间,薛说除了王叔家宅子有问题之外,整个村子倒还算安静,不像我们那里那样处处存在着危机,薛才说怪不得村里人不待见他家,他家和整个村子总是格格不入,受到村子里的歧视也是正常的。

  后来总算是等到了天黑,我和薛重新去了玉米地上,我觉得这地方白天和晚上来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更何况我还是很多次到了这里来,每一次来都是那种惊魂未定的感觉,而且可以说是每次来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这回换做了夜里来,薛才到地头就感觉到了不一样,他说白天和晚上果真不一样,到了晚上就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阴气笼罩了整片玉米地,白天完全没有这种情形,听薛这样说,我多嘴说了一句会不会是从这路尽头的地方涌过来的,前面亡魂桥的事我也和薛说过,薛也细细问过,听见我开口这样说,他没有接口,他说玉米地有些怪,我就不要下去了,让我和小黑在这里等他,他再下去看看。

  很快他就隐没在了玉米树的黑暗之中,我和小黑就在路边等他,周边都是黑暗的,要不是有小黑在一旁壮胆,我觉得我绝对是要害怕的,再加上想起上回那老鼠扑在身上的那种感觉,一想起就全身瑟瑟发抖,那绝对是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噩梦。

  等了一会儿之后,我开始发现小黑有些不对劲,它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在附近,接连发出了好几声叫声,而且一声比一声尖锐,它可能知道这里不安全,即便察觉到了周边有什么,却也并没有离开,而是走了几步,离我更近了一些,就没再动了。

  薛说小黑的声音能够恫吓那些东西,所以刚刚它发声应该也是起到震慑的目的,让那些东西知难而退,不要再越雷池一步。往后果真周边就安静了一些,因为小黑就没再有过反常的举动。这回薛下去倒是很快就上了来,他上来之后和我说这里果然很不对劲,里面有很多东西在游荡,因为我看不见,所以不知道这里的情形,他说一般人晚上到这里来绝对是要出事的,而且薛还说,这里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乱葬岗一样。

  听薛说起乱葬岗,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想起王叔捡回去的那截骨头,还有先生捡回去的那一截,但是这个场景也就是在脑海里浮现了那么一下,就又隐没了,薛说虽然这里有东西,但是还不到特别匪夷所思的地步,接着他说我们到亡魂桥那边去看看。

  因为这回我并不是生魂,所以自然不会穿过了亡魂桥就去到了另一个地方,我和薛到了亡魂桥旁边,薛看了指路碑和石桥,说这些都是寻常祭祀的手段,然后我们就从桥上走了过去,过去之后,我们来到了沟的另一边,这边依然是一片田地,薛走过来之后就没有再往前走了,他说这里没有特殊的,不用再过去了,然后他才说亡魂桥只会对亡魂和生魂有用,我们这样过来是娶不到我说的那个地方的,所以也找不到这里面的那些联系。

  之后我们就沿着原路返回,可能这回是我和薛、小黑一路的原因,我没有再看见坐在路边的那个影子,当然了既然邱布已经现过身,也就不会再在这样的场合出现,以往他出现,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意思,薛说他应该是对我有所图,所以出现只是为了达到他的目的而已。

  哪知道折回来的时候,一直安静的小黑忽然就冲进了玉米地里,然后就只听见玉米地里传来“稀里哗啦”的声音,因为玉米杆子的叶子大多数已经干了,踩在上面就是那种很清脆的响声,我也不知道小黑为什么忽然就这样,薛说它一定察觉到或者是看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因为猫眼能看到我们看不见的东西,而且猫可以任意在两边行走,所以我们不能用自己看到的知道的去去揣摩它们。

  不一会儿的功夫,小黑就从玉米梗子里窜了出来,只是我看见它嘴巴上叼着什么东西,起先我没看斟酌,以为是一个亡魂之类的,可是直到我听见了老鼠的“吱吱”的叫声,我才注意到它嘴上叼着一只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