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31、惊惧

231、惊惧

  我呆在原地根本就不敢动,也动不了,我就看见她蹒跚地站起来,然后一步步朝我走过来,我最后只觉得自己彻底被它笼罩在阴影之下,然后我就觉得自己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而就在这时候我猛地醒了过来,醒过来之后梦里的那个场景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即便是回到了现实当中,依旧觉得那样一张鼠脸依旧在我的身边晃荡。

  这回可能是我的动静实在是太过于大了一些,奶奶起了来,问我这是怎么了,也难怪奶奶担心,自从我去了玉米地之后就接连做恶梦,加上我又言辞闪烁,她不担心才怪了。只是不知道怎么的,看见奶奶进来,我就想到那个鼠脸老太,更是一阵惊吓,奶奶见我又是那样的神情,脸色多少有些凝重了起来,最后终于问我说,我是不是有什么瞒着她。

  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还该不该再这样隐瞒下去,最后我终于和奶奶说,我见到了一个鼠脸的老太,回来之后就一直做这样的恶梦,然后我就把刚刚梦里的那个场景给说了出来,哪知道听见我说出这个场景的时候,奶奶猛地就变了脸色,我看出奶奶神色的不对劲,于是更加确定薛说的是真的,最后只能问奶奶说,我小时候是不是真的见过这样的鼠脸老太,就是梦里的那样的。

  奶奶见我这样问,然后终于叹一口气说她就知道这两天我不对劲,特别是我看见她被吓到时候的眼神,她就琢磨着不对了,然后奶奶才说我的确是见过,而且比起在桑树林里被老鼠拖着走的那次,更加恐惧。

  说起这件事的原委来,奶奶说有一回我从外面玩了回来,那次奶奶又是出去了,可是家里明明是锁了门道,但是我我回来的时候门却是虚掩着的,而且我进到院子里的时候,院子里有个人正背对着我坐着在拣着什么东西一样,好像这人就是我们家里人一样,年爱说我那时候虽然年纪小但是还是会分辨人的,我知道这不是奶奶,也不是认识的人,于是就有些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哪知道这人回过头来竟然是一张鼠脸,至于是不是像我梦里见到的那样,就不得而知了,因为他们也没有真正见到这个鼠脸老太,后来的经过都是我自己说的。

  听见是我自己说的,我自己都觉得很是惊讶,那时候我被吓成那样,还能自己说出这些经过来不成,奶奶说就是我说的,我梦里梦见的场景和现实当中的多少还有些差异,她说当时我并没有哭,她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我局坐在屋檐下,虽然看着有些发呆的样子,可是却并没有什么异样,而且奶奶说我见到她回来,还像寻常一样喊她,然后就和她说这个关于鼠脸老太的事。

  奶奶说当时我讲述这件事的神情完全就像是一个旁观者看到了很好奇的事情一样在讲述,以至于当时奶奶都在怀疑这个事是不是我编出来的,但是她又转念一想,我编一个这样的故事来哄她干什么,于是就一直听下去,哪知道我讲着讲着,忽然就开始“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好像之前并没有被吓到,直到把这个事完全告诉了奶奶之后才彻底被惊吓到了一样,奶奶说当时我快讲完的时候忽然就歇斯底里地哭了起来,嘴上一直念叨着“太害怕了”这四个字,一直在重复着。

  当时我的情形实在是太诡异了,以至于把奶奶都给吓得不轻,后来无论奶奶怎么哄都哄不歇,最后奶奶实在是无法,只能点了香试着帮我除惊,后来我边哭奶奶边帮我除惊情况才好了一些,我总算止住了哭,但是晚上和奶奶一起睡的时候,总是会惊醒,一惊醒就哭,一问起就说梦见了那个鼠脸老太,被吓醒了。

  接连好几次都是这样,弄的奶奶一晚上都没睡好,更加严重的是,第二天早上我就发起了高烧,额头烫得都无法下手,奶奶见情形不一样,赶紧找了父母亲把我送到医院,而她自己则在家替我祷告烧纸钱送祸祟,后来在医院输了液,烧总算是退了下来,连着去了几天医院也就好了,只是自那之后,提起鼠脸老太的事,我却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即便提起这几个字我也没什么感觉,奶奶他们才更加觉得奇怪,但是奇怪归奇怪,这件事就被藏在了心里,再没有被提起来一星半点,直到我和薛从玉米地里回来那晚,奶奶听着我被惊醒的声音就特别像那年被吓到之后惊醒的情形,只是少了醒来之后的哭闹,所以奶奶就留了一个心眼,可是问我我死活不说实情。

  听见奶奶这样说,我只觉得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按照奶奶说的意思,就是那个鼠脸老太自己跑到我们家来的了,可是为什么她要这样做,难道装作那样的样子就是为了吓我不成,而且我之后的情形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是把这些事讲出来之后才被吓成了那样,我总觉得无论是鼠脸老太,还是我自己都有些不对劲,而且我小时候看见的那个和我前晚看见的那个又是不是一个?

  这些问题连我自己都无法回答,更别说奶奶了,更重要的是,即便奶奶和我说了这件事,可是我的记忆里除了这个刚刚的梦,却再没有一丁半点的记忆,好像根本就回想不起来,完全不像上次被老鼠拖走的事件,后来我就回想起了所有的经过。

  被老鼠拖,又被鼠脸老太吓,我心想我这是犯老鼠不成,这两件事都和老鼠有关,那么两件事有什么联系没有?我就一直疑惑,当时老鼠拖我干什么,要是它要害我当时就应该扑上来就咬才对,可当时它却要把我往桑树林里拖,很显然是有什么目的的。而后来鼠脸老太“特地”出现在我们家,然后就是为了吓吓我?

  我觉得想不起来的事是关键,我一定漏掉了什么东西,而漏掉的东西就是我见到鼠脸老太之后的情形,她对我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这些我在对奶奶的描述当中肯定不会提及,但是只有我才知道。

  记忆就是这样,你越是拼命去想,越是什么也想不起,反而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就会忽然涌上你的脑海来。所以经过这一晚之后,之后的时间我一直都希望那一个瞬间我就想起这件事来了,可是事实证明,我一直都没有想起过。

  薛自然是第二天就知道了这事,当天晚上这么大动静他不可能不知道,只是碍于身份,他没有下来而已,他倒是并不急于让我记起这件事情来,相反他反倒是关心起当时鼠脸老太在干什么,我后来问过奶奶,奶奶说我说的也不清楚,就说她坐在院子里拣着什么东西,可是拣什么却并没有说。

  这和梦里的情景也是吻合的,因为梦里的情形也是她在拣着什么东西,只是我没有看清她在拣什么,所以后来薛说我们要不去哪个阿婆家看看。听见说要去他家,我有些发悚,同时有些打退堂鼓,薛知道我的心思,他说我总是要面对的,一直害怕又能逃避多久呢,这次我忽然想起这事来,并不会是巧合,或许是有另外的什么正在发生,所以最后我还是要去面对的。

  被薛这么一说,我才勉强和他去了那个阿婆家,哪知道到了她家之后,我忽然萌生出一种错觉来,因为我们到她家门口,再到进去,似乎都和梦里的情形一模一样,除了身边多出来一个人之外。

  她家的门也是虚掩着的,我和薛推开门进去,然后就看见这个阿婆背对着我们坐着,好像也是在拣什么东西,只是在拣什么依旧是看不清,而且听见有人进了来,她直起身子,就要转过头来。就在我看见这个动作的时候,忽然觉得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心跳瞬间攀升上来,梦里那张毛茸茸的老鼠脸呼之欲出。

  我甚至都已经有想闭上眼睛的感觉,可以看出我是有多恐惧这样的场景。可是最后我还是睁着眼睛看着这个阿婆转过了身来,只是我所预想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她转过来之后依旧还是之前的那个样子,与那天的样子别无二致,同时我也看清楚了她在拣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