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25、陆的谋划

225、陆的谋划

  所以晚上的时候,我和薛去了坟地上面的庄子,上来之后薛才说为什么要半夜上来,主要是晚上才能找到正主儿,白天上来只是扑一个空。即便是和薛一起上来,但是在经过坟地的时候我还是会有些害怕的味道,这回倒还好一些了,不像之前那样恐惧了,我觉得是不是因为和薛说的我正在慢慢苏醒过来有关。

  薛说我本来就有这种能力的,只是受到了依附在身上的亡魂的限制,后来我仔细想了一阵之后,问薛说既然邱布剩余的亡魂都还附在我身上,那么是不是说我可以控制这两个亡魂,邱布会有些忌惮我,薛说还真是这样,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目前邱布不敢和我硬碰硬的原因,而是让殷铃儿和我结成冥婚,大概也就是想用这个法子将我身上剩余的两魂给夺走,但我觉得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比如邱布的亡魂是如何进到我的身体里的,我总觉得这些事和当时母亲怀我的时候有关。

  薛则和我解释为什么我会无魂,原因在于王川身上,也就是说我和他共用三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命局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只要我出事,他也就会出事,这才是共生。薛说起王川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十三,那么十三又算什么,我的命局也投影在他身上,这又是为什么,而且十三看起来似乎比王川知道的要更多,而我到现在还没有去找他,对于我想知道的那个宅子,我一直想揭开里面倒底有什么秘密。

  我一时间想了有些入神,后来还是薛把我唤过了神来,说话之间我们已经到了庄子门口,小黑一直跟在我身边,但是我看不见它,但是我知道它就在身边,在必要的时候就会出来,我有时候还和薛说,自从小黑跟了我之后就像一个保护我的武士了,而不像从前的它了。

  我看见庄子门口悬挂着那盏白皮灯笼,其实这个问题我一直都很想问,就问薛说那灯笼真是人皮做成的吗,薛点头说是的,我说怎么会有这样残忍的手法,把人的皮剥下来做灯笼面,其实这种灯笼的作用我已经知道了,只是每次想起是人皮就觉得有些别扭,薛则没有过多评论,而是和我进到里面。

  这次和薛进去,我们是堂而皇之地进了去,不像之前那样还要像做贼一样进来,进来之前我还能听见一阵阵的吵闹声夹杂在风声里面,像是幻觉,又像是真实存在的,但是薛进来之后,这些声音就彻底没有了,我看见东厢房的灯亮着,心想赵钱应该就在里面。

  薛却并没有去任何地方,而是站在了院子的中央,然后环视了一遍周遭,不一会儿我就看到东厢房的门开了,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赵钱,他出来之后在屋檐下愣了那么一下,似乎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是很快就过了来,我看见他的脸色都已经白了,大概是看见了薛的缘故吧,因为他是见过我的,我觉得不会是因为我的缘故。

  然后我就听见他喊了一声薛大爷,虽然声音和平时无异,但是我还是能感到他的声音里似乎夹带了那么一些不自然,甚至有些颤音,说明他在害怕。薛看了他一眼,然后问说这个庄子是他在执掌?

  赵钱说是的,薛神色冰冷,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他,然后忽然说显出他自己的身形来,不要附在一句尸身上,让他看着搁眼,赵钱也不敢违拗,很快我就看见一具飘乎乎的亡魂从赵钱的尸身上飘了出来,完全是我没有见过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谁,不过现在也不重要了。

  薛见他现了本身,于是问他说现在庄子都是谁在打理,他好像有些听不懂,看了薛一眼,但是又立刻垂下了眼皮,说是他,薛则用不变的音调重复了一遍,却是疑问的语气:“是你?”

  我看见他顿时被吓得不轻,正在这时候,我忽然听见小黑的叫声从屋顶上传来,然后小黑就一下子跃了下来,就在我身边的位置,但是我觉得小黑很厌恶这个亡魂,薛这时候说:“你也看见了,黑将军已经生气了。”

  他看了小黑一眼,但是立刻就收回了眼神不敢和小黑对视,他自己也知道为什么小黑会生气,当时小黑在陆手上的时候,连带着被他操控,现在小黑恢复了自由身,难免不会恨他,薛则和他说,如果他不想成为小黑的嘴下之物,就问什么说什么,他哪里敢违拗,自然是连连答应点头。

  薛问他说陆从这里招了多少亡魂去村子里,他说少不下百个,薛又问都招去干什么了,他说都是养成恶灵供她在村里驱使,薛又问怎么一个养法,他说陆在村子里制造冤死然后制造出怨气,再将怨气扩大,进而生出煞气。

  薛听见他这样说,却并不是很满意,而是看着他说:“真的?”

  他被吓了一跳,然后立刻改口说陆有一个煞气的来源之处,就从那里引煞然后建了一个招魂台,我大致上已经知道他说的引煞之处是哪里了,就是郑老秋父子早先住的地方。薛听他这样说,这才满意了,然后问他说郑老秋的亡魂是被收在哪个庄子里,他听见问郑老秋的亡魂,立刻变得支支吾吾起来,薛看向他,他立刻解释说,并不是他不愿意或者不敢说,而是这个郑老秋的亡魂并没有被任何一个庄子收留。

  薛问这是何缘故,他这时候忽然看了看我,然后说其中的原有要从我身上说起,我觉得奇怪,郑老秋怎么会扯到我身上了,他说郑老秋死的时候,母亲才刚怀上了我,郑老秋死后亡魂并没有往庄子这边来,而是被还在肚子里的我招了去,后来郑老秋的亡魂就一直在我的身上,也就是还在肚子里的我身上。

  我听见他这样的说辞,于是问他说怎么会这样,他说这些他也不知情,只知道郑老秋的亡魂无法被收到庄子里来,听见他这样说,再回想起小时候丢魂的事,我总觉得这里头好像是有什么玄机,我问说他到我身上作什么,于是她又重复了一遍说,不是他要到我身体上,而是我把他的亡魂给招了去。

  然后薛说我是无魂之身,是能够这样做的,大概是为了填充生魂的缘故,我没听太懂,但是也就没有继续追问,然后我说可是我见过郑老秋出现过在庄子里,他说不可能,他出现在这里她不会不知道,我和他说就在这里,我真切地见过,还有另外的那个阴宅,他知道我不可能说谎,一时间自己竟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薛说先到这里,然后他问这亡魂说,也就是说陆掌控了庄子,他已经投靠了陆了,这亡魂听了立刻全身瑟瑟发抖起来,刚要争辩,忽然小黑就扑了上来,然后将她一口咬在嘴上,有些撕咬的动作,我见小黑这样,于是让小黑放开他,小黑这才将嘴巴一甩,他在地上翻腾了几圈,然后再次现出身形来,我和他说他没说实话。

  他被小黑这一阵撕咬吓得不轻,然后才说陆已经把这里弄成了一个恶灵栖身的地方,每一口棺材里不再是栖居着无处可归的亡魂,而都是一个恶灵,只等时机成熟了就被陆招到村子里去。薛则问他,陆要这么多恶灵干什么,他说陆要让恶灵栖居在老鼠体内。

  我听了说村子里的老鼠已经够多了,她还要弄出许多来,究竟是要拿来做什么,然后他才说陆要用老鼠挖什么东西,他们自己没有形体下不去,老鼠虽然是恶灵附身,但是却又形体,可以下去到那地方。

  听见他这样说,我看了看薛,因为我不知道这样的地方,而薛的神色已经变得很是阴冷了起来,我听见薛问说庄子里是不可能有煞气的,那么就要有一个煞气来源饲养恶灵,他们是拿什么来作为煞气来源的,这亡魂说是用了陆的一样东西,薛问说这东西在哪里,赵钱说就埋在院子里的泥土之中,透过地气浸入到亡魂之中,然后薛就让他把这东西挖出来。

  他哪里敢反抗,于是把这东西挖了出来,我看见也是一个盒子,只是盒子被打开之后,却发现竟然是他上次从我这里抢走的那快玉环,我想不到这竟然是陆的东西,从前我还以为是阿姑的东西,被赵钱给偷了去。

  薛见我认得这东西,又听见说我戴在身上过一段日子,然后说那就我线保管着这东西,说不定我还能用它反过来对付陆,至于怎么一个用法,当时薛就教了我,他说让我将玉环按在亡魂的额头上,我不知道薛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看见亡魂的身子显然抖了这么一下,似乎极其害怕。

  后来我照着薛说的做了,哪知道拿着玉环的手竟然感到有些疼,好像有针在扎一样,薛这才和我说,这种东西只有各自能用各自的,比如是陆的就只有她能用,其他人根本就用不了,但是我不一样,我可以随便使用任何一个人的,包括薛的。

  之后我看见亡魂有些扭曲,等我手上的疼痛感消失,薛说以后这亡魂就不再听从陆的调遣,而只听我的了,就和小黑一样,我可以随便差遣他做事。